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0章:极地龙谷都市
    一条长长的抛物线在魔晶制作的显示屏上描绘出来,可以看见,这艘携带着六百吨货物的福音级飞艇在接近安第斯雪线的五千米处抬升,如果不这么做会直接撞上去的。由于高空气候带复杂,那一次次震动和颠簸就是在抬升时遇到紊乱气流时产生的,但像坐过山车似的越过了雪线后,现在飞艇开始高速下降。

    当然,更形象的说法是“冲刺”,福音级飞艇的每条龙骨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元素仓内的风元素分批释放,它的海拔高度也越来越低。

    终于,一头扎破云层时,地窗下的视野骤然间变得清晰起来。

    “去瞭望塔,看看北极吧。”薇尔亚斯心情好极了。

    虽然外面非常冷,她也不怎么在意,而是毫不介意的拉起安洛西的手,朝螺旋形的金属楼梯走去。

    很快他们俩就抵达了巨大的瞭望塔,那是一座高于飞艇表面的高塔,最顶端有宽阔的露台,还有望远镜和信号灯,以防止在夜航时两艘飞艇撞在一起。清爽的北极空气伴随着高速气流吹着面颊,掀起了少女赤红色的双马尾。

    安洛西趴在露台上往下看,一瞬间竟然有些惊讶。

    那竟然是生机盎然的山谷,大片大片的绿色沿着山脊线蔓延,一面是万年不化的上古冰川,一面是无数鹅黄色的北极罂粟,嫩绿色的叶片与鹅黄色的花瓣在被云层散射的太阳光中轻柔的摇曳着。

    忽然间,焚烧树木时产生的烧焦味加入了冷风中,充斥着鼻腔。接着,呜咽如鬼哭的啸声出现。

    安洛西一愣,薇尔亚斯定睛一看,只见一条拖曳着尾焰的巨型赤龙带起庞大的阴影逼近飞艇——

    它发出高昂如管弦乐般的龙吟——却没有敌意,而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有孩子般的欢呼雀跃。

    哪怕隔着厚厚的地窗,阵阵极具穿透力的龙吟声也回荡四方,紧接着,巨大的赤铜色阴影带起激荡的狂风,擦着飞艇的表面而过——“洛雷斯!欢迎老朋友不是这么欢迎的!”长达百米的巨龙虽然只是福音级飞艇的四分之一大小,但飞艇依旧被这大家伙带起的风吹得倾斜。

    摇摇晃晃的瞭望塔上,巨龙远去的身影如此壮观。

    飞艇的高度持续下降,更多的巨龙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巨大的冰川上是无数冰窟,冰龙探出一个脑袋,懒洋洋的趴在冰面上晒太阳,而罂粟花海下漫步着年幼的龙类,父母守护在他们旁边,看到飞艇落下时都齐齐扭头。

    飞艇持续下降,最后从花海与冰川间的裂口中落下,那是个天然形成的裂谷,两旁都是冻土带,在人类未未开化之前,他们认为北极一直都是冰天雪地的死寂世界,却不知道这里存在着世界自古以来就有的龙之故乡。

    安洛西震惊了,但好在这次有烛龙的提醒,他并没有失态。

    飞艇其实就相当巨大了,可越接近那裂谷才越明白它的巨大与雄伟,那似乎是龙爪生生在雪峰上抓出来似的,五道整齐的裂口下是繁忙的都市。

    人类的都市。

    都市周围均匀分布着许多飞艇和大量金属教堂、公寓楼。钢铁与蒸汽交织成一副动感画面,简易的棚屋到处建立,以此划分出公路的轮廓。

    都市周围有一圈高高的隔离带,数个军团的营地有戒备的骑士,为的是防止人类破坏环境,深入北极腹地——不仅会在凛冽的北风带里死得很惨,而且还会打扰到这里的原住民。

    巨大的平台在飞艇落下时激起了猛烈的狂风,狂风则将周围取暖用的管道蒸汽流掀起,一片雾蒙蒙。

    它其实并没有完全落下,而是悬浮在离地面七八米的高处,四条缆绳分别绑住吊舱的四个角,防止这个还留有风元素的庞然大物被阵风吹走,随后地窗打开,一条绳梯自动落下。

    这个时候,已经有朋友在平台上等待着薇尔亚斯和安洛西了。

    “老朋友,洛雷斯——”炽热的气流晃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弗洛特艇长跳下绳梯后却是一声口哨,一个前冲,与那蒸汽中的庞然大物来了个西北人特有的熊抱,接着发出粗犷的大笑。

    巨大的龙首从蒸汽中探出来,不同于在中庭看到的那些巨龙,它没有任何武装,全身上下如同一块烧红的碳火,可腹部却是柔软的白色。

    可以看见,他身上一圈圈鳞片线十分醒目,像树木的年轮或者淡水鱼的鳞片——可以看出年龄。

    它吐出长长的舌头,在弗洛特的脸颊上舔来舔去,那种亲密无间,看得安洛西头皮发麻。

    “弗洛特叔叔以前可是哥哥的导师,只是年纪大了也就退休了,他曾经和洛雷斯一起参加过破秦之战呢!”薇尔亚斯这时才为安洛西解释道。

    安洛西还有些奇怪,“那为什么弗洛特当飞艇艇长了啊?”

    “因为负伤了,弗洛特叔叔的下颚骨断了,虽然现在好得差不多了,但还是时不时的痛,所以老家伙开始喜欢酗酒,而洛雷斯它……”薇尔亚斯抬头看向那目光纯真的巨龙,“它已经老了。”

    “原来如此……”安洛西努着嘴点点头道,“当时用龙息把我差点弄死的也是这样一条赤龙吧?”

    “你还记得清楚,谁让你傻,主教都说你没救了,要不是带队的骑士有骑士道的美德,看你还有一口气把你带回来,恐怕你就冻死在岩浆湖外边了。”薇尔亚斯裹紧熊皮大衣。

    凉嗖嗖的冷风只刮面门,安洛西忽然也觉得冷了,但一股股暖流从心脏中流出。烛龙在心底欢声叫着:我可是你的小太阳!我头上有犄角!背后没尾巴!我是你亲爱的欧巴!而飞艇上,那些船员正在把大批黑箱子往外运,需要两个小时左右,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出来透透气。

    漫步在这座极地中的龙谷城市,感受着北极罂粟努力寻找太阳的美,安洛西的心情放松下来。

    “接下来可要第二次驯龙了,别告诉我你没信心喔。”她说。

    安洛西说:“听你之前讲,你也驯过一次龙吗?”

    “没错没错,我哥带我来的,别看我们教皇一脉都是红头发,但我们都是冰系魔法哦!”薇尔亚斯笑着说道,在云海中时隐时现的阳光下,少女的锁骨和脸颊充满了惊人的流畅感。她忽然叹了口气,“可惜,那条冰龙看我太弱了,没让我缔结契约。但这也是正常情况,我那时才二阶呢,一般龙骑士都要六阶才能拥有自己的巨龙,并且和他一起成长。”

    “那……”

    安洛西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亚当斯密教官呢?”

    “他啊……还是年轻人呢。”薇尔亚斯一愣,可依旧保持着笑容,“当然我们更年轻不是吗?”

    “说得也是。”安洛西点点头,与她一起漫步在冰川运动留下的黑灰砾石地上,抬起头来就可以看见漫山遍野的北极罂粟,这种植物并不能制成鸦片,而是将自身的一切都奉献到了吸收阳光上,因此才能在寒冷的极地盛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