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5章 谁注孤生
    程昱向来不乐衷嘴炮这件事,可被这么一激,胜负欲一下就上来了。

    他神情淡然地瞥了庄穆玄一眼,不急不缓地说道:“婚礼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倒是有些人未婚生子还险些害死自己儿子,我还以为这样的人要注孤生呢。”

    庄穆玄被戳中了痛点,顿时跟炸毛的猫似的不服输地回起了嘴,“你说谁注孤生?”

    程昱挑了挑眉,“谁注孤生我说谁。”

    一旁的庄睿宁有幸围观了全程,扶着额头一脸无奈地摇摇头,“这些大人怎么回事,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学人装嫩,斗嘴也太幼稚了。”

    两人阵仗颇大,凌华清和陈思思也注意到了这边。

    她们都对这种幼稚行为嗤之以鼻,凌华清更是把嫌弃写在了脸上,拉着陈思思就准备往里走。

    没走出几步,凌华清忽觉整个人一下悬空,紧接着便被打横抱了起来。她不由吓得惊呼一声,下意识搂住了庄穆玄的脖颈,“你干嘛?”

    庄穆玄此时也顾不上跟程昱生气了,眼角眉梢尽是得意,“刚才李姨说了把你交给我,那么这接下来自然就是……洞房了。”

    最后三个字他压低了音量,只有两人能听到。

    纵使如此,凌华清还是不可避免地红了脸,顿时连反驳的话都给忘了,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了卧室的床上。

    卧室自然也是经过了一番布置,气氛是恰到好处的旖旎。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整个人就被庄穆玄结结实实地抱住,房间里静得过分,两人又紧紧相拥,甚至连他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都清晰传进耳中。

    “谢谢你。”

    庄穆玄没头没脑地丢下这么一句,凌华清却第一时间意识到他话中的含义。

    她眼角嘴角笑意扩散开来,明知故问道:“谢我什么?”

    庄穆玄倒也配合,侧过头去,薄唇贴在凌华清耳侧,“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一直没有放弃我,最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辈子。”

    说话时的热气打在耳廓,凌华清想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向来敏感的耳垂红得滴血,热度惊人,她不自在地挣了一下,下一秒却被更加用力地抱紧。

    一个吻随之落了下来,想羽毛一般轻飘飘地贴在耳垂上。

    凌华清莫名觉得嗓子有些发干,手心里逐渐渗出冷汗,张了张嘴轻声道:“庄穆玄,我、唔……”

    她绞尽脑汁想到的准备用来转移话题的那句话只来得及开了个头,这个吻来势汹汹,甚至令凌华清有些招架不住。

    脑中神思越发混沌,她只能凭借本能攥紧了庄穆玄的衣领。

    吻毕之时,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几分。

    庄穆玄眸色暗沉几分,却又像是燃着一簇无法轻易浇熄的火。他凝视了凌华清许久,接下来的那一吻到底还是克制地落在了她柔软的手背。

    他一手将人从床上拉起来,哑着声音道:“我带你去看一个东西。”

    凌华清这时候才注意到,卧室里那张桌上放着的东西都被拿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红色绒布盖着的像是盒子的一个东西。

    庄穆玄将绒布一角放到她手里,笑笑道:“生日礼物,打开看看吧。”

    凌华清本以为家宴就是全部的礼物,对此完全没有准备,愣了几秒才缓缓掀开红布,瞬间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给震惊到了。

    红布之下盖着的,自然就是庄穆玄前段日子以现在居住的这栋别墅等比例缩小后做的微缩模型。

    凌华清从没想到,庄穆玄会亲手造一个“家”送给自己。

    这比任何礼物都要珍贵。

    之前被遗漏的细枝末节开始清晰,凌华清怔了一瞬,捉起庄穆玄两只手仔细查看了一番,“你跟大宝在书房就是为了做这个,手上的伤也都是这么来的。”

    她说的并非疑问句,庄穆玄心慌了一下,老老实实点头,“这个比我想象中要难,不过出来的效果我很满意,你喜欢吗?”

    话一出口,他甚至还有些紧张。

    说来惭愧,庄穆玄这辈子长这么大,手里经手过不少数额惊人的大胆子,可做手工倒还真是第一次。

    他虽然也想自夸,但盲目自信总归是不对的。

    凌华清好半天没说话,最后笑着扑进了庄穆玄怀里,语气里是难掩的欣喜,“谢谢你,穆玄,我很喜欢。只要是你给我的,不管是哪个家我都很喜欢。”

    情到浓时,身体的亲密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凌华清抛却了平日里的羞涩,主动仰头吻上了庄穆玄的唇,呼吸交缠,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滚烫。

    亲吻的间隙,两声“我爱你”糅杂在一起,犹如催化剂一般点燃一场大火。

    突兀的一声尖叫惊醒了亲热中的两人,庄穆玄先一步回过神来,一手将脸皮薄的凌华清摁在了自己胸前,沉着脸望向门口。

    门口,三个小孩乱七八糟地摔了一堆。

    显然,是想听墙角,结果门没关严实,被这么一推就直接开了。

    庄穆玄耐着性子,沉声问:“庄睿宁,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程熹怎么会在这儿?”

    庄睿宁嘿嘿干笑一声,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爹地,干妈和干爹说有事就把小熹留下了,说是让我先看着。但她老哭,我管不了啊。”

    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这么没有眼色地跑上来坏人好事啊。

    庄穆玄身体里那股火气被卡得不上不下,深吸一口气才得以接着道:“那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进门之前敲门是基本礼貌?”

    庄睿宁撇了撇嘴,小声说:“我刚敲了,你没听见那能怪我吗?”

    庄穆玄眼看又要发飙,小程熹却哼哧哼哧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都写着“求知欲”三个大字,睁着大眼睛望向凌华清,“干妈,你们刚才是在亲亲吗?羞羞哦。”

    凌华清眼前一黑,只好鸵鸟似的往庄穆玄怀里躲。

    她莫名有种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怕是就毁在今晚了!可是内心又莫名觉得甜甜的,十分甜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