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0章 出尔反尔
    对此,陆青青不屑地撇了撇嘴。

    不过她也沉默下来,一双明眸闪烁着隐晦的光芒。

    但这不是说,她忌惮于阴阳圣教,而是她不想在齐正飞来到北海修行界之前,她就先一步和阴阳圣教起了摩擦。

    若是如此,齐正飞整合阴阳圣教,可能就因这一个小插曲而难度大增。

    可是,此际陆羽负伤在身,就这么眼睁睁地放任其离开,陆青青又怎能么会甘心。

    而一想到,造成如今这般进退不得的境地的始作俑者,也就是她的师妹陈婉蓉,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尽然她早就料到,陈婉蓉早就胳膊往外拐了。

    要不是陈婉蓉从中作梗,她早就将这个魔道伏诛。

    当然,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而埋怨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难题,姑且不说,陈婉蓉是不是真的下定决心了要与魔道为伍,硬碰硬的话......她不想冒这个风险。

    她是知道的,陆羽的修为比她要高出一截,就算现在他是身负重伤,陆青青也不敢小窥。

    斟酌少倾,陆青青便是长长一叹。

    “唉......师妹,你明不明白,他是魔道?若让外界知晓,剑宗弟子与魔道为伍,而剑宗则放任不顾......剑宗,很快就会大难临头。”

    陈婉蓉的神色一紧,双手也不受控制地揉|动起来,显然,是乱了方寸。

    正邪不两立,她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条道理。

    她在明知陆羽是魔道的前提之下,还不主动远离,迟早是要为剑宗招惹灭顶之灾。

    “师姐,我......”

    “师妹,只要你跟我回去,并且答应我,从此往后都不会再与这个魔道发生任何瓜葛,我会念在多年的师姐妹情分上,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否则,你不单会连累整个剑宗,你还会累及师傅,还有你的父母......懂了?”

    陈婉蓉的娇躯一颤。

    她又怎么不懂。

    与魔道为伍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也没有一个,能够逃脱得了修行正统的追杀。

    ......

    “师妹,过来吧。”陆青青叹了口气,说道。

    此刻的陈婉蓉,则像是鬼使神差那般,通红着双眼,踌躇地迈开了步子。

    当走出好几步之后,陈婉蓉回过了头。

    她双肩颤抖,低声的道,“陆羽,我不能陪你了,我,我得为了师门着想,还有我的父母,师傅......要是我继续跟着你,他们......”

    陆羽没有做声,依旧是一脸淡漠。

    其实,陈婉蓉离开,不管是对谁都是一件好事,只是他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陆青青对他的成见,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问题是如今他伤重在身,境界也跌落至第六步,他再强行动气,境界跌落得就更快。

    打嘴仗,或许司马兰青与陆青青势均力敌,但是轮到修为......司马兰青绝对不是陆青青的对手。

    始终,陆青青都是迈入了第七步的修行者。

    也就是说,一个说不好,今日他还真有可能,被留在这里。

    他是不是还有与陆青青一拼之力是一回事,齐正飞和陈泽海夫妇,会不会突然赶至,这又是另一回事。

    而想扭转这个局面,或许......

    “陈婉蓉。”

    正当陈婉蓉欲要转身,飞向陆青青之时,陆羽及时开口了。

    他咧嘴一笑,说道,“你大可放心,我也不忍因魔道这个身份累及于你,待你平安回到剑宗,那就没事了。”

    在他说出这番话之时,谁都没有留意到,陆羽的双目,有一抹红光闪过。

    唯独是陈婉蓉,微微一怔。

    接而,她就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陆青青的方向飞去。

    眼看自己的师妹,被她说动,陆青青的心底就不禁一阵快慰,她这师姐的威严,在她的这个小师妹面前,还是很好使的。

    而没有了陈婉蓉这层牵制,她就可再无顾忌,对陆羽出手了。

    随着陈婉蓉走近,陆青青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

    直至,陈婉蓉走到她的面前。

    “师姐,你答应过我,我若跟你回去,你不会难为陆羽!”

    她还记得,此番陆羽已是身负重伤,陈婉蓉怕的就是,陆青青的出尔反尔。

    而她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她不想为陆羽招致任何意外,毕竟她也不敢保证,她的父母和师傅,有没有在赶来的路上。

    “师妹,师姐我肯定是......”

    ......

    陆青青脸上的笑容没变,陈婉蓉的身体却是猛地一颤。

    接着,陈婉蓉的神情,便流露出难以置信,以及深深的失望。

    “师姐,你......”

    原来,还在上一刻,陆青青趁着陈婉蓉不备,对其下腹发出一道剑气。

    陈婉蓉缓缓瘫软在了地上。

    这一道剑气,在她周身肆虐,虽不至死,但谁都知,一旦剑气入体,则非常难以将其排除体外。

    也使得她丧失了任何反抗的余力。

    “师姐,你不能这样......”

    尽管如此,陈婉蓉还是想要尽力阻止,她伸出手,艰难的抓住了陆青青的脚踝。

    只是此番的她,又如何阻挡得了陆青青?

    “咯咯咯......”

    陆青青发出了银铃般快意的笑声,以俯视之姿说道,“师妹,你还是执迷不悟,可我这么做,是为了确保你不会被这个魔道利用,师姐的一番苦心,往后你自然会理解。”

    说着,她就抽出了寒气逼人的长剑,直指陆羽和司马兰青二人。

    陆青青的语气,骤然一冷,“还有你,阴阳圣教的弟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识相的就马上滚。”

    “呵呵,有趣,这种事情,我也还是第一次遇到。”面对这种情况,司马兰青倒是被气笑了,“你要搞清楚,这是谁的地盘。”

    “地盘?”陆青青挑了挑秀眉,不屑的道,“用不了多久,这北海也就轮不到你们阴阳圣教说事了。”

    此话一出,司马兰青就不由一怔,“你说什么?”

    这时,陆羽淡淡的道,“兰青姑娘,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恩怨。”

    “陆羽......”司马兰青欲言又止,却最终不再坚持。

    “很好,你能老实上来受死,也免了我不少功夫。”陆青青点点头,上下打量了陆羽两眼,其后说道,“说吧,你要怎么一个死法?”

    “在死之前,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陆羽皱了皱眉,问道。

    “......也好,既然你主动领死,我也不妨让你了却最后一个遗愿。”司马兰青楞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

    她不认为陆羽再能翻出什么风浪。

    包括,眼前的这个阴阳圣教的弟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