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617.悲歌
    天才本站地址s

    谷外。

    单单以天罡军之力,独自应对不断从谷内涌现出来的元军铁骑自是不够。

    那些率先冲杀出去的轻骑将士们这会儿已经是和前面的元军纷乱交锋起来,折损甚是惨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特种团的将士也很难依靠一己之力改变战局。

    有元军铁骑冲杀到天罡军步军方阵面前,且形成数股,向着天罡军步军方阵突进。

    整个场面都是乱糟糟的。

    枪炮声响个不停。

    黄尘滚滚,弥漫整个战场。

    只好在姜修、禹兴文等人也相继率领着天满、天立和天平军杀到。

    他们的轻骑团将士在赶过来以后也是直冲冲杀进元军铁骑里,和那些元军铁骑厮杀起来。

    这总算是将局面暂且稳住。

    唐福师在谷内留下两万大军,此时麾下铁骑仅仅只有六万余人。这样的兵力,还不如苏泉荡此时麾下的大军多。

    随着天满、天立、天平三军全部都加入战场,虽是以步卒应对骑兵,但还是将元军铁骑的冲锋给挡住了。

    四个禁军军团,从实力上来说,是绝对要超过唐福师那六万多铁骑的。

    只是战斗显然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分出胜负来,唐福师想要牵制住建康军区大军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之前苏泉荡就没有任何撤军的打算,现在两军完全绞杀起来,就更不可能撤军。

    因为即便是以大宋禁军的精锐,在这种情况下撤退,也避免不了折损惨重的结果。

    军中军旗云动。

    道道盾牌折射的光芒在滚滚黄尘中掠过,所到之处往往是人仰马翻。

    唐福师这会儿在山坡上难免为大宋禁军的战斗力而心惊,脸上也是露出些许焦虑之色来。

    他还真担心占不台迟迟率军不到的话,他带领的这些铁骑会不会被宋军给杀退。

    这原本让他们引以为豪的铁骑,此时在宋军面前看起来竟是那么经不住打。

    唐福师甚至连以前最常用的“狗斗”战术都用出来,但是收效甚微。

    狗斗战术,是元军铁骑以前攻打欧洲,和欧洲军队作战时屡屡收到奇效的战术。

    说穿了,就是前面的部队佯装败退,然后两翼部队趁势将追击过来的敌军包围起来,集中歼灭。

    而在这里,的确是有大宋的轻骑将士们中计,追击上来,杀到元军铁骑深处。但当元军想啃下他们的时候,却发现啃到铁板了。

    大宋禁军简直是在哪都能站得住脚,即便是被合围,也没有半点溃散的迹象,仍然是紧紧团聚着抗敌。

    元军的“狗斗”战术,反倒是让得他们的情形变得颇有些糟糕起来。

    只好在这个时候唐福师也是听到神仙岭谷内突然密集许多的枪炮声。这自是又让他振奋起来。

    他相信只要占不台率军赶到,那必然能够覆灭这股宋军。而到时候,即便他率领的这些铁骑全部阵亡,也都无所谓。

    因为这场战斗的胜利还是属于他们的。这样的胜利,是自从赵洞庭当政以后,元军从未取得过的。

    杀声好似愈发浓郁起来。

    随着双方越来越多的将士投入到厮杀的行列,这个战场便是愈发的混乱起来。

    整个荒野上,目及之处都是双方在将士在厮杀云动。

    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来谁占优势,谁占劣势。

    不过随着绍兴、临安、庐州的守备军也渐渐接近战场,局面自是又有些不同了。

    从兵力上,大宋禁军都已经超过元军。

    有热气球向着神仙岭内蔓延过去。

    苏泉荡这会儿也没再留下军寨里,跟在临安守备军中,向着战场上奔赴过来。

    这场仗他将全部都兵力都压上来了,作为元帅,他也没必要继续留在军营里指挥大局。

    或许他的大纛出现在这里,便就是最好的战术。因为他的这杆大纛,无疑是最能振奋士气的。

    只是此时,谷内天英、天富两军的情况却是极为不妙。

    再强大的军队也有其能够承受的临界点。

    原本的两万多元军,再加上此时占不台率领过来的八万余众,这无疑已经是超过天英、天富两军的承受极限了。

    以不到两万人想要抵挡这么多的大军,除非双方之间还是像以前那样,一方用的火器,一方却仍旧用的是冷兵器还差不多。

    而那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

    随着占不台越来越多的步卒蔓延到山坡上,然后再冲杀下官道,天英、天富两军终究是被牢牢围困在里面。

    在两军将士的周围个个方向,都是密密麻麻的元军。

    子弹、炮弹从个个方向射过来。

    不计其数的将士死在炮火之下。

    连金灏、何方松两人这个时候也已经颇为狼狈。

    金灏左臂负伤。

    两杆大纛上面都被子弹打穿几个洞。

    汇聚在他们身边的将士越来越少了。原本散乱在周围的将士想要向着他们靠拢过来,往往都在突进的途中被元军覆盖。

    喊杀声早已变得悲壮起来。

    这刻即便是寻常将士们也都明白,他们这回,怕是很难再活着回去大宋了。

    周围不断涌现的元军,只好似杀也杀不尽。

    不知何时,眼前的景色都已经变得通红如血。

    谭璞余等人率着热气球团的将士们在空中给下面的将士们着炮火援助。这会儿,炮弹也用得差不多了。

    而且已经有元军开始架起冲天炮,在向他们进行射击。

    一团团热气球在空中爆开。

    谭璞余单手扶着吊篮边缘,站在热气球里,看着下面的一幕幕,缓缓闭上了眼睛。

    吊篮里的轰天雷已经全部都扔下去了。

    “下去”

    再睁开眼睛时,谭璞余对着吊篮里的士卒们下令道。

    其实他们这些热气球军在空中还是有机会可以脱离战场的,之前的时候更是想走就可以走,只是,没谁打算抛弃下面的袍泽。

    一起在军中渡过那些难忘的岁月,纵是死,也想死在一块。

    吊篮里的士卒什么都没说,只是将火焰关小,让热气球缓缓向着下面落去。

    然而,还没有等这个热气球落地,却是有一颗炮弹直直射在吊篮上。

    轰隆声响。

    吊篮炸开。

    谭璞余和吊篮里的士卒们都被火光吞噬,然后向着下面栽落。

    在临死那刻,谭璞余的目光仍是凝聚在下面。

    周遭,还有其余在向下降落的热气球也被炮弹击中。

    这是一场有死无生的战斗。

    到这刻,何方松等人心里都很明白,他们已经没法坚持到苏泉荡率领大军过来了。

    他们仍旧在这里奋战,只是想为大军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而已。

    而在远处山坡上,占不台等元将看着这幕,脸上只有冰冷的神色。两军交战,真是不容有半点不忍的。

    天英、天富两军的胆色让他们佩服,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会愿意给两军留条活路。除非是两军将士选择投降。

    但大宋禁军,又何时投降过

    这会儿已经彻底没有什么战术可,何方松、金灏两人也不再率军突进,只是在原地抵挡不断扑上来的元军。

    枪炮声不如之前那般密集了。

    官道上的尸体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不知凡几。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永远的倒在这片土地上。

    天富、天英两军的将士越来越少,元军也在不断的付出着代价。

    而这个时候,那位姓马的上元境供奉也终于是得以掠到神仙岭外。

    他杀出来得不容易,即便是以他的修为,到这会儿也是身负两处枪伤。青衣被血迹沾染大片。

    掠到神仙岭外后,看着乱糟糟的场景,他不断寻找着建康军区的大纛。数分钟后,终于得以看到远处苏泉荡的那杆大纛。

    马供奉从山中掠出去,向着大纛而去。

    一路行,一路鲜血低落到尘埃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