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五十章 我能
    第一千零五十章我能

    离开东瀛山,杨潇和宫灵儿回到宫灵儿落脚的酒店,谁也没提刚刚发生的事情。

    杨潇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根本不会在意。

    但是宫灵儿不然,杨潇给她带来的震撼,令她根本无法忽视刚刚的事情,一路上她一直想找机会问杨潇一个问题,杨潇没给她机会:“杨潇,你帮了我,等下我请你吃饭!”

    “正好我也饿了!”杨潇没拒绝。

    “等我回房间换个衣服!”宫灵儿快速望了杨潇一眼,脸颊闪过一丝绯红,她飞快的转身跑进电梯:“我在1106房间,你可以到门外等我!”

    电梯门叮的一声阖上!

    杨潇被宫灵儿关在电梯外,他纳闷的道:“既然叫我在门外等你,我们一起进电梯不就好了?”

    宫灵儿这小丫头谜一样的操作,他也是大写的服气。

    正好另一部电梯打开了门,杨潇走进去按下数字“11”,在电梯向上行的时候,1106号房间门外,一个服务员推着一辆房间清洁车离开。

    1106号房的房门虚掩着!

    “宫灵儿这小丫头不是换衣服?怎地连门都不关?”

    看见房门没有关好,杨潇伸手准备为宫灵儿关好门,一张纸从门缝滑下,见状,杨潇心中顿时叫了声不好!

    宫灵儿那小丫头,不会是出事了吧?

    杨潇一把抓住那张纸,推开房门,房间里一片凌乱,正印证了他的猜测,宫灵儿果真根本不在房间里。

    杨潇手里的那张纸上赫然写着:“阁下美丽的小女友受邀前往东林馆做客,九点之前若是不见阁下赶到,阁下将收到她的尸体。”

    “该死的!”杨潇浑身煞气大盛!

    若是有人在杨潇身边,则会发现,杨潇身体周围,空气似乎都是冰冷的!

    熟悉杨潇的人,则会知道,杨潇动了真怒!

    他最恨别人拿他在乎的人和事威胁他,更恨别人用无辜者要挟他!

    杨潇拦下一辆出租车:“东林馆!”

    出租车司机连问都没问一下,直接发动车,见状,杨潇问道:“你似乎对东林馆很熟悉?东林馆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出租车自己咧嘴一笑:“当然熟悉了,那里诞生过很多拳王!我喜欢的北野一,就是从那里出身的,后来他还拿过几场国际性赛事的大奖,还得到了金腰带!”

    杨潇从与司机的对话里得知东林馆是一座非常有名的地下拳场,杨潇赶到东林馆时,时间已是八点五十五分。

    门口的壮汉守卫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潇,目光落在他左手里的逆鳞剑:“左手拿剑,你是杨潇?”

    杨潇颔首:“不错,我就是杨潇!”

    闻言,壮汉守卫拿起对讲机:“杨潇到了!”

    对讲机里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放他进场!不用阻拦!”

    壮汉守卫古怪的看了杨潇一眼,打开门放杨潇进场!

    地下拳场内部跟体育馆极像,此时已经坐满了疯狂的看客:“上苑君,打死他,快点打死他!”

    “用你的三连踢!踢爆他的脑袋!”

    “我赌你还要两个回合才能结束战斗!”

    拳场正中的场地上,两个人的交手已经快到尾声,一方志得意满,满脸得意,另一方鼻青脸肿,脚步踉跄。

    败局几乎已经注定,胜方却并不着急结束战斗,他抓过脚步虚浮几乎站不稳的年轻男子,得意狞笑:“我的粉丝赌你还能支撑两个回合,不如我叫你支撑三个回合如何?”

    场地外,一个同样鼻青脸肿的年轻男子悲愤的吼道:“上苑鹤道,你不要太过分!他都认输了!”

    听到来自天府之国的乡音,杨潇朝场内看去,那个被称为“上苑鹤道”的男人显然是这一场中的胜利方,只不过他一直在戏耍手下败将供在场的看客们取乐、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上苑鹤道一脚踹倒年轻男子,踩在年轻男子的脸上:“失败者没有权利与我对话,要么就换一个上场的拳王!有人上场,我自然放了他!”

    上苑鹤道一边说,一边用脚尖碾着年轻男人的脸庞!

    年轻男子满脸羞愤,耻辱,却是根本挣脱不开上苑鹤道的脚。

    被他称为“失败者”的年轻男子狠狠一拳砸在地上:“该死!该死!”

    上苑鹤道根本不为所动:“我的目标就是战胜你们所有来自天府之国的拳王们,不服?不爽?那就上来与我一战!”

    “我来!”一个同样一脸愤怒的年轻男人跳上场。

    杨潇的目光在看客里搜寻着,没有看到宫灵儿,四周坐满了看客,拳场守卫,以及穿着各色赛服的拳手。

    这个刚刚跳上场的年轻男人,没有撑过两个回合,就被上苑鹤道踩到了脚下。

    四周一片欢呼声:“上苑君,真不愧是我国剑术天王之一!”

    “万岁,上苑君!”

    剑术天王!?

    杨潇手下曾有个来自东瀛的手下败将,似乎也是号称剑术天王,他还记得那个名字——梅川内酷。

    难道约自己来的人,劫走宫灵儿是为了梅川内酷?

    上苑鹤道朝场边示意,一个拳场工作人员递给他一只麦克风:“我的天哪,这就是你们天府之国的拳王?一个个软绵绵的跟棉花包似得,我都没使劲!”

    他一出声,几乎所有的看客全部齐声欢呼!

    只有一边坐着几个拳手,脸色复杂,难看,羞耻,无地自容。

    不用说他们全部是来自天府之国!

    上苑鹤道的挑衅就是针对天府之国的,连一边坐着的杨潇,都有点压不住怒火。

    在地下拳场,本身来这参加拳赛主要是为了输赢,像是上苑鹤道这种上升到两个国家的,很少见。

    “难道天府之国的拳王都是猪吗?连一个像样一点点的都没有?”

    上苑鹤道抬起小手指,目光轻蔑的环视四周,他的目光似有若无的在杨潇身上停留片刻:“难道你们天府之国的人,就没有一个有点骨气的?”

    他一边说,一边用力踩着被他踩在脚底的年轻拳王!

    四周一片群情激扬!

    欢呼声阵阵!

    上苑鹤道的手下败将们,一个个面含悲愤,无力,绝望:“快点放了他!”

    “你都赢了,何必如此羞辱人?”

    “要想在我这里赢得尊重,只有胜过我,你们能吗!”上苑鹤道讥嘲的道,末了,仰天哈哈大笑:“你们谁能?”

    杨潇从看台之上,一步跃入场内,声音低沉有力骤然炸响:“我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