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7章 奇异玉佩
    真是奇妙,龙兵将‘玉’佩塞进方婕的嘴里,不到一刻钟,本已奄奄一息地方婕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没有刚才那么微弱了。访问: 。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龙兵见方婕已经好转,再次“扑通”一声跪倒在老人的面前。

    “谢谢老人家的救命之恩。龙兵无以为报,只有这些钱财,望老人家能够收下。”

    龙兵说完掏出自己的钱包,将所有的钞票全都掏了出来。

    “哈哈……小伙子,你这是在侮辱我呀,你觉得以我的本事,想要搞点钱财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吗?我救你不是因为要那些钱财,而是因为你我有缘。小伙子,你不会忘记我了吧?”

    “老人家,我怎么会忘记您?我在附近上学的时候就常来这里,当时您还和我说了很多道理。当初您让我坚持跑步,我这一跑就是十来年了。”

    “哈哈……难得你还能记得我,那个时候你总是逃课到这里来,我本以为你是个坏小子,后来发现,你逃课到这里,只是为了找个僻静地地方背书。我还发现,你经常站在烈士碑前沉思。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个简单地孩子。”

    “老人家,想不到我们还会再次相见,不过我不明白地是,你有这么好的功夫,为什么会在这里扫地呢?我相信以你的本事,随便做点什么,也比这个好呀。”

    “呵呵,孩子,那我问你,你穿这身军装是为什么?难道也是为了钱吗?”

    “我……我和你不一样……”龙兵被老人给问得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果说是为了金钱或者权力当兵,龙兵还真不是的。

    “哈哈……孩子,我守在这个地方是为了等一个人,而今天这个人终于被我等到了。”

    “等人?等谁呀?”

    “等你呀,你叫龙兵,你的父亲叫龙魂,而你来这里是寻找一件东西的。我说得对吗?”

    “啊!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究竟是谁?”这一次龙兵是真正吃了一惊,他这一次外出请假,具体原因连郑大队都不知道,只有何大队一个人知道,眼前的老者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既然是为了等你这个人,自然会知道你的一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你不用去找那个东西了,因为你找到那个东西,也找不到你想找的那个人了。”

    “为什么?”

    “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也就是你的师爷爷。在你父亲死后不久,他就死了。他临死前,让我到这个地方来寻找一个带龙形‘玉’佩的人,‘玉’佩上刻着“龙魂”,也就是你身上的那一块‘玉’佩。”

    “啊!”龙兵一时接受不了那么多的信息……

    “龙兵……我渴……”突然一旁地方婕微弱地叫唤着龙兵。

    “小婕,你现在怎么样了?”龙兵一边关切地问询着方婕,一边起身寻找茶水。

    “你照顾一下她,‘玉’佩也可以拿出来了。扶她到‘床’上休息一下,就是有点脏,希望不要嫌弃。我去给她熬点‘药’水。”

    “我们都是当兵的,没有那么多讲究。”龙兵将方婕扶到老人的‘床’上。其实老人还是很讲究的,‘床’上看起来很干净。龙兵将方婕放了下来,铺了一些衣物在头下,尽量让她舒服一点。

    老人则去一旁引火熬‘药’去了……

    龙兵安顿好方婕,将她嘴里的‘玉’佩取了出来,这时候,那块‘玉’佩是通体变成了红‘色’,只有‘玉’佩上的龙形图案依旧是青‘色’的。而在龙的嘴边似乎在对抗‘玉’里面的红‘色’。过了一会,‘玉’身渐渐变成了原来的颜‘色’。感觉好神奇。

    龙兵见方婕已无大碍,来到了老者的身边。

    “老人家,你还没有说你和我师爷爷是什么关系呢。”

    “呵呵,我是他的师弟,也就是你父亲的师叔。”

    老者一边回答着龙兵的问题,一边摇着蒲扇给炉子加火。

    “那你就是我的二师爷爷了。孙儿给您老磕个头。”龙兵说完就要跪拜,却被老者一把拉了起来。

    “咱们不用讲究那么多,你是军人,更不能随便跪拜。你以后就叫我爷爷吧。不过是三爷爷。我们本是师兄弟三人。我是老三,你师爷爷是老二,而老大是你的爷爷。”

    “爷爷是你们的大师兄?可是……”

    “可是什么,你想说你的爷爷功夫不行吧,其实你的爷爷是我们三个当中资质最好的,也因为如此,我的师傅才把这块镇派之宝传给了他。只是后来你爷爷学了一半的功夫,非要嚷嚷着去抗日。这个事情把我们的师傅差点气死。他让我们看住你爷爷,不让他下山。可是你爷爷一心要参军,半夜乘着我们不防备,偷偷溜下了山。”

    “那不是要把太师祖气死吗?”

    “谁说不是呢,他听到你爷爷偷偷溜走的消息后,勃然大怒,把我和你师爷爷大骂了一顿。我想他大慨是痛惜失去了一个资质上佳的人才吧。后来这个事情也就平淡下来了。直到有一天……”

    “我爷爷牺牲吗?”

    “是的,那是你师爷爷下山办事才知道了,你爷爷牺牲的消息。你太师祖知道以后,大哭了一场。后来,他让你的师爷爷下山接走了你的父亲。”

    故事说到这里,龙兵也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三爷爷,你们功夫这么好,你们是属于那个‘门’派的?”

    “我们本是无‘门’无派,后来你爷爷牺牲后。你的太师祖才定了‘门’派的名字。它叫“救国‘门’”。”

    老人说了那么多,似乎想起了很多往事,他明显感觉到了疲惫。

    “三爷爷,我来看着火,您去休息一会吧。”

    老人没有和龙兵客气,佝偻着身体,蹒跚着脚步向里面的一间小屋走了进去,那里有个老式的藤椅,老人家靠在椅子上面,睡了。龙兵见他已经入睡,从方婕旁边取出另外一条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龙兵也感觉有点疲惫,不过他现在还不能睡,炉子上还熬着方婕的‘药’呢。

    龙兵乘着空闲时间,将自己的上衣脱下,其实这已经不能算是一件上衣了,是沾满血污的碎布条了。

    龙兵倒了一些热水,擦洗了一下伤口,疼得他直打颤,刚才光顾着照顾方婕,又和三爷爷聊了那么久。现在一看自己‘胸’前的伤口,那是两条又深又长的伤口,血‘肉’都翻了出来。

    还好,龙兵有九大队特制的刀伤‘药’。贴上去以后果然有效果。

    还有一条伤口,九大队的特制‘药’已经没有了,龙兵想着‘玉’佩既然能够解毒,疗伤应该也会有效果吧。

    他将‘玉’佩慢慢地贴近那条伤口,奇迹出现了,本来还在流血的伤口竟然止住了血。而且疼痛也在慢慢地减轻。

    过了一会,龙兵感觉一丝清凉沁入心脾,让他感觉非常舒服,再看那条伤口竟然在慢慢地融合,就连另外一条伤口好像也不那么疼痛了。

    等到伤口完全愈合,他连忙收起了‘玉’佩。他怕用久了会损伤‘玉’佩。具体的事情还是等明天问三爷爷吧。

    其实龙兵忘记了一件事情,他的伤口早就有了,而经过那么久的‘激’战,他都没有倒下,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早就体力不支,失血昏‘迷’过去的。而让他坚持那么久得原因就是,那个时候‘玉’佩已经在给他疗伤了,只不过‘玉’佩离着伤口有一定的距离才没有刚才那样的效果。

    龙兵的换身衣服都在车上,所以现在只能光着上身了。

    这时候,方婕的‘药’也好了,不知道三爷爷熬得是什么‘药’草,竟然如此芳香,只不过看上去却是黑乎乎地。

    龙兵将‘药’水过滤后,倒进碗中,端着走向了方婕。他将方婕摇醒。此时的方婕已如正常人一般了。

    “姐,来把‘药’喝了。”

    “我不喝,我都好了,不用喝这个‘药’了。”方婕看着碗里黑乎乎的‘药’水,连忙推碗拒绝。

    “不行,这是三爷爷‘交’待的,一定要喝。姐姐乖……听话……喝完,老公什么都答应你。”

    龙兵硬得不行,又来软的,哄着方婕。

    方婕见拗不过,只能捏着鼻子将‘药’碗端了起来。

    都以为良‘药’苦口,所以方婕才不愿意喝的,她一口喝下去后,感觉一股清新甘甜的味道传入她的味蕾。那种感觉让她飘飘‘欲’仙。

    刚才还死活不愿意喝,她喝了一口以后,竟然抱着大碗大喝起来。喝完以后,还感觉意犹未尽。

    “哈哈,小姑娘,刚才你不是还死活不愿意喝得吗?怎么现在……”

    不知道什么时候三爷爷已经起来了,站在‘门’口笑呵呵地看着方婕。

    方婕看了一眼老者,又看了看龙兵,一脸地疑‘惑’。刚才她一直处于昏‘迷’和睡着的状态,对于龙兵和老者一无所知。

    “姐,他是我爷爷的师弟,你就叫他三爷爷。”

    “三爷爷,你这个‘药’真好喝,能不能告诉我怎么配置的。”

    “哈哈……鬼丫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肯定是想帮你父亲搞个配方的吧?”

    “龙兵,你怎么把爸爸的事情也和三爷爷说了?”

    “我……我哪里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龙兵感觉百口难辩。

    “丫头,你不用怪他,这些事情不是他说的。另外你也不用为你父亲搞配方了,我决定收你为徒,教你配‘药’。”

    “啊,真的吗?三爷爷,你真是太好了。咦,不对,应该叫师傅。龙兵,那你岂不是应该叫我姑姑了吗?嘿嘿。”

    龙兵和三爷爷直接被方婕的思维给雷到了……

    本书来自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