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93.法号金刚
    [/]

    </p>

    距离各大禁军从旧元地回返大宋已经足足过去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以大宋禁军的行军速度,这会儿,便是距离着元地最远的大理保卫处的将士们也都已经回到各自的驻扎地。当然,由王子乾统领的留在元地继续执行任务的天哭军不算在内。

    朝廷的嘉奖令在年前就已经颁发下来,那些有军功的将士个个都得到表彰。这让不少得得以请假回家过年的将士很是大大出了番风头。

    虽然这嘉奖令不过是册子而已,真正实质性的譬如金银、将职等奖励,甚至勋章朝廷都还没有颁发下来,但将士们也不着急了。

    有着嘉奖令在前,朝廷的奖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刚刚从前线回来的各保卫处将士们也都理解,现在朝廷定然还有着太多的事情在忙碌当中。加官进爵便是极为复杂的事情,要在年前就弄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元帅也说了,只待得前线事宜处理妥当,皇上便会举国大封赏。到时候有功之臣谁都不会遗漏,肯定还有不少人能到长沙去受到皇上亲自授衔、授勋。

    试问谁不期待着?

    这些时日来,不管是大理保卫处还是建康保卫处等等,六个保卫处的将士们可都是在殷切期盼着文天祥他们从元地赶回长沙。

    因为他们回到长沙,便意味着尘埃落定。那时候,也就距离着皇室犒赏三军不远。

    有许多老将、老卒至今还对当初临安府那场大阅兵记忆犹新,那震撼的场面至今还在脑海萦绕。而这次,皇上灭元,不管是阅兵还是犒赏,场面都会要比上次临安更为震撼吧!

    而这时候,文天祥、陈文龙领军,尚且还没有出旧元地。刚刚到大名府。

    “皇上!”

    长沙皇宫内,御书房。

    张破虏兴冲冲从外面走进屋来,到赵洞庭旁边,道:“前线快马来报,军机令率领大军、带着元国的那些贵胄们于十日前已经河北西路的真定府。”

    “走得挺快的嘛!”

    正低着头批阅奏折的赵洞庭抬头笑笑,“按这样的脚程来算,岂不是最多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军机令他们就能回到长沙来了?”

    “是。”

    张破虏点头道。

    赵洞庭突然感慨了声,“等元帝他们被带到长沙来,把他们给安顿好了,那朕就真可以放松放松了。”

    说着忽的站起身,“今儿个心情不错,出宫去走走。”

    “好咧!”

    张破虏屁颠屁颠儿答应,“我去取便服。”

    不一会儿,两人便就出了宫去。

    赵洞庭以前就没少出宫,时刻都有备用的便服放在御书房里。除去腰间挂着九街令以外,换上便服,做了易容,估计没谁能够瞧出他的真实身份来。

    正值立春过去,雨水将至。这片广袤的没有受到污染的大地上充斥着勃勃生机。

    赵洞庭带着张破虏出宫,虽是走在长沙城内的街道上,但入眼也都是春的气息,路边树木都是生机勃勃。

    “春雨贵如油啊……”

    赵洞庭边走马观花地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时不时会对张破虏说句话。

    “是。”

    张破虏在稍后边应答着,“公子您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这上半年的收成,可就看这春雨是否滋润了吧?”

    赵洞庭点点头,“希望今年可别有什么地方受灾才好。”

    “公子菩萨心肠。”

    这时,在旁边忽的有人接口,“只是这泱泱大宋,又有哪年是太平无事的?旱灾、洪涝、蝗灾、震灾、鼠灾、疫情……这世间灾难数不胜数,又怎可能处处太平……”

    言语中似有叹息,又有无奈。

    赵洞庭偏过头,入眼的是颗油光发亮的光光脑袋。原来是个和尚,看年纪比自己都还要小。

    他便说:“小师父所言甚是,是我异想天开了。”

    “若真天下无灾……”

    小和尚双手合十,“那便用不得多长时间就会有人灾、有战乱了……”

    然后,就继续向着前面走去。

    赵洞庭咀嚼着这话,怔怔出神。

    若无天灾,便有人祸么?

    这话初听起来有些荒唐,但若细细去想,便又会觉得有几分道理。人的思维是永远不会停止的,生命,在于折腾。

    百姓们折腾,可能只为寻求更好的生活。而若是像是自己这样的人折腾起来,可不就动辄会有战乱?

    “可惜我不通佛理。”

    赵洞庭再看向前面那尤为显眼的小光头,道:“要是白玉蟾在这,应该会和这小师父聊得极为投机吧?”

    他似是来了什么兴趣,期待两人探讨佛理,对张破虏道:“破虏,你上去问问这小师父法号。再问问他今夜可是住在长沙,我愿替他安排住处。”

    “是。”

    张破虏答应,忙不迭向着那小和尚追去了。

    很快又回来,脸色却是有些古怪。

    赵洞庭瞧他这模样,问道:“怎么了?”

    张破虏道:“他……他说他法号金刚。住处他师父已经安排好了,多谢您的美意。”

    “金刚?”

    赵洞庭不禁是怔了怔。

    这是个已经有些时间没有想起,但注定这辈子都会深深烙印在心里的名字。

    在世佛无得老和尚嘉定拼死破军老宫主,为大宋力挫蜀中江湖之气。

    有几人知道,无得便是那雁羽堂的副堂主?

    不管是怒目的金刚,还是那悲天悯人的无得,都是让赵洞庭敬佩、感激万分的人物。

    “有趣的小和尚……”

    赵洞庭喃喃自语,“只这样的法号,你却还用不得。这世间,大概谁也用不得。”

    他忽的快步向着前面追去,追上那步伐不紧不慢的小和尚后面,“小师父说你法号金刚?”

    小和尚回头,“让施主见笑了。”

    赵洞庭摇头道:“不见笑,只是这法号,既然被我知道了,那就不能让你再用下去。你……还是再取一个法号吧……”

    小和尚没想到赵洞庭会说这个,不禁满是疑惑,“施主何意?”

    赵洞庭道:“这个法号对于某些人来说有着太重大的意义。小师父你……”他微笑着,“我也就直说了,还不配用这样的法号。”

    “可法号是师父给的。”

    小和尚倒也不生气,只是如此答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