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0章 太子万岁
    承乾被号角声惊醒。

    黑暗里牛角号惊天动地,慕容曦轻摇着他的手臂,“殿下。”

    承乾醒来,他昨晚跟慕容曦聊着天烤着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睁开眼,看着这个女人脸上犹带着些不安。

    揉揉眼睛,看见身上披着毯子,身着铠甲坐在火边居然能睡着,看来自己也确实太疲惫了。

    旅贲骑士却是在太子身后守了一整夜,毕竟帐里这么多个吐谷浑女人,太子怀里还搂着个吐谷浑大汗的妻子,就算太子身着几层铠甲,也总让人难以放心的。

    “殿下,要出兵了。”

    “就天亮了吗?”毡帐很厚实,在里面根本感觉不到天亮了。

    “天还未大亮。”侍卫如实道。

    承乾想站起来,结果腿脚发麻,侍卫搀扶着他站起,承乾一边活动着酸麻的手脚,一边让掀开毡帐,外面果然灰蒙蒙的,可整个大营却已经活了起来。

    喧嚣四起。

    士兵们有条不紊的在做着出征前的准备,喂马的拆帐篷的,收拾整理武器的,还有在做饭的。

    早饭是炖肉,昨天交战的死马、伤马,还有缴获的许多牛羊,有承乾放开吃的命令,所以不仅炖死掉残废的战马肉,也挑了不少牛羊一起宰杀。

    每帐一火十名士兵,都分到了不少肉,大锅里炖肉,再煮上炒米粥,营地里香气四溢。

    约两千名轻伤士兵留下,负责照看三千多名重伤的士兵,并负责看守一万多名俘虏,以及那些缴获的满山满谷的帐篷、牲畜等战利品。

    走出大帐,一夜大雪过后,踩踏泥泞的大地又重新被粉涮的雪白。

    营地里,军官们在喝令,传令兵在奔走,侦骑开始奔驰出营。

    武器碰撞,战马嘶鸣。

    号角声还在不停的吹,承乾能准确的听出其中传递的军令。

    “这不是战斗的号角,只是起床号。”他告诉慕容曦。“我一会就出征了,你就留在这里。”

    慕容曦看着这位年轻的太子,昨夜他那么霸道却又温柔,自己最后居然在他的怀里睡了一夜。

    心中不知道是期盼着他离开,还是留下。

    最后,也只说了一句,“保重。”

    她明知他将领兵去攻打自己的丈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我回来!”承乾笑笑,转身,将她拉入怀中,然后低头吻在她额头,然后是鼻尖,再接着脸颊,最后落到了她的唇上。

    最后还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慕容曦挣扎,想将他推开,可却推不动。

    承乾终于松开她,一阵哈哈大笑。

    慕容曦伸手却擦嘴唇。

    “你以后便是我的女人了,等着我回来,我带你回长安!”

    承乾大步离开。

    旅贲骑士牵来了太子坐骑,一匹雄骏的康居大宛宝马,在侍卫的搀扶下,全身盔甲的承乾跨上了战马。

    他在马上扭头转身,向她挥手告别。

    梁建方、席君买几员大将早就已经在远处侯着了,看着太子跟慕容氏的亲吻,不由的咧嘴大笑。

    “咱们这位殿下真是处处都像卫公啊,不仅用兵像,连这多情都一样啊。”

    “可不,这战场军中,居然也不忘风流,咱们殿下也确实了得啊,这慕容氏昨天刚被俘,一晚上就征服了?”

    “你看他们那模样,我敢说慕容氏肯定已经爱上太子了。”

    “怎么可能那么夸张!”高侃摇头。

    “所以说你虽是名门士族子弟,可却是个榆林疙瘩嘛,连女人心思都看不出来,你看慕容氏刚才那模样,看似拒绝,实则半推半就,甚至是欲拒还迎啊,也不知道太子究竟使了什么手段,能让这慕容氏一夜就爱上他。”高甄生一脸的羡慕。

    军营之中,女人总是最好的谈资。

    席君买也呵呵一笑,“估计也是跟卫公学的吧!”

    高甄生立即道,“那我下回也一定要找卫公好好讨教讨教一下。”

    承乾骑马过来,“弟兄们都养足精气神了吧?”

    “休息了一夜,恢复的不错。”高侃道,“殿下,我们炖了羊肉汤,殿下过去吃点先。”

    “嗯,正好饿了,边吃边聊。”承乾点头。

    雪地里,一口大锅边,承乾拿着个牧民的大木碗盛了满满一碗羊肉汤,站在马旁边喝的正香。

    那木碗也是缴获的战利品之一,很明显以前是哪位吐谷浑王公的用具,木料选的极稀少珍贵的品种,而且还雕刻有美丽的花纹,并镶金嵌银,嵌了许多宝石,整个木碗一下子就变的高大上起来,甚至碗底还有那位碗主人的名字头衔等。

    木碗甚至都有了层包浆,通透发亮。

    承乾倒没嫌弃这碗,也没把这个起码能值一百头牦牛的宝石木碗太当回事,直接拿来喝羊肉汤。

    “可惜这里没有葱,要是撒一把葱花,再加点胡椒粉,这羊肉汤才鲜咧。”

    高侃几位大将倒没那么挑剔,有新鲜的羊肉汤就不错了,想当初他们跟随卫公打吐谷浑,转战数千里,长途奔袭行军,行进在雪山冰谷之中,经常要穿越数百里的无人区,连头野牛都看不到,更别说牧民和牛羊,甚至一棵树都看不到,路上只能吃冰饮雪。

    抓上几把雪灌进水袋里,然后放到怀里去暖,暖化之后再一口冷水,就一口炒面,或者是肉松、肉干吃,盐都只能干吃。

    这还算好的,据说当年隋末大乱的时候,许多军将都曾经在围城或是围困中断粮,什么老鼠虫子都不值一提,吃人都多的是。据说在最饥饿的时候,头天晚上把战死士兵的尸体埋进土,结果半夜就有许多人偷偷把人挖出来吃。

    洛阳围城的时候,一两黄金买不到一斗米,甚至城里公然出现了人肉黑市,那些人公然把人肉摆上案板,将肉挂起来叫卖,还是天价。

    人要饿极了,什么都能吃,土都能吃。

    “还没有蕃骑的消息吗?”承乾边喝羊肉汤边问。虽然嘴上抱怨着少葱没胡椒粉,但太子吃起来却还是很香的,几大口一大碗羊肉汤就剩下小半了。

    席君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如实道,“早上刚有一支侦骑回来,寻到他们了。”

    “在哪,为何还没到?”承乾边问,一边拿勺子却锅里舀羊肉,动作熟练,汤锅里,一勺子下去,满满一勺羊肉就捞起来了。

    “拓跋赤辞他们先是迷了路,风雪中走错了方向,后来折回来,半路又遭遇到了吐谷浑一支来这边增援的人马,于是他们在风雪中仓促交战。”

    “哦,结果呢?别说他们三万骑还打不过!”

    “遭遇时,吐谷浑人只是一支前锋,拓跋赤辞那老家伙便有些轻敌,率军猛冲,打了个胜仗,然后便一路追击,结果中了吐谷浑人的埋伏,仓促之下被伏击,吃了一场大败,他们误以为遭遇了慕容承的大军,有的小蕃部便立马撤退逃跑·····”

    当时,三万蕃骑并不是全军出击,而是拉了几十里的行军路线,拓跋赤辞追击中伏,被围攻时后面大部都还没跟上,结果被伏的那几千人马中有小蕃部临阵逃跑,引的各部溃逃,拓跋赤辞大败。

    反被一路追杀。

    好不容易等细封步赖率部赶到帮他稳住阵脚,可吐谷浑人已经占据谷口隘道,把守有利地形。

    风雪交加,在狭窄陕要的山隘里,党项羌等三万蕃骑并没有什么优势,乱糟糟打了一天,结果都没击溃那支吐谷浑部落兵马,被拦在那里了。

    “哦,原来如此。”承乾并不惊讶,也没什么不安,埋头大口吃着炖的软烂的羊肉,“那侯君集呢,不要跟我说,他也迷路了?”

    “我们的斥候还没有找到侯君集,但这两天风雪很大,他们迷路的可能性不小,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跟拓跋赤辞一样,也遭遇到了吐谷浑人。”

    “毕竟咱们这百里奔袭,犹如一滴水落入了一锅热油里了,现在这百里之地,是起码三十万人马聚集,所以什么样的可能性都有。”

    承乾点头。

    “嗯,确实,所以我们暂时指望不上他们了,不过我的计划也没指望他们。真正的硬仗还得我们自己打,照原计划而行吧!”

    “殿下,我们还是觉得这个计划太险了,如今这里危机四伏,吐谷浑人全都警醒,外面又风雪交加,这很不利于行军作战。我们有一个想法,”席君买提出了一个全新的作战计划,“目前我们已经知道了三万蕃骑所在位置,离我们约有五十里,不算很远,而且在我们身后,现在被约两万吐谷浑人挡住了去路,我们不如暂且中止对慕容承的追击,杀个回马枪,先把挡在我们与三万蕃骑间的这两万吐谷浑部给来个前后夹击,将其击灭之后,再与蕃骑汇合·······”

    承乾吃碗一大碗羊肉汤,意犹未尽,又拿起勺子继续舀了一碗,半碗肉半碗汤,“没有胡椒粉和葱总是差点味道啊!”

    “你们说的这个新计划很不错,不过我不是那种朝令夕改之人,击溃两万多吐谷浑杂鱼,对我来说并没多大吸引力,我想要的是击溃吐谷浑的主力,甚至是趁慕容承没逃远之前,将他生擒活捉,当然,斩落马下也是可以的。”

    “殿下,请三思!”

    “我已经四思五思六思过了,我仍然坚信,我们这一万骑,仍然对慕容承有很大的优势,尤其是现在我们的这股军心士气正盛,不能浪费了。若是我们这一战能够斩杀慕容承,则吐谷浑的这场叛乱就此平定了。”

    “如果我们回身去打那两万杂鱼,就会放跑大鱼,到时慕容承会跑回伏俟城,甚至是河源,甚至是逃去白兰,难道我们要让战争一直持续下去,要继续被慕容承牵着鼻子走?”

    “不,战争是制人而不是制于人,我们必须始终掌握战略的主动权,让拓跋赤辞他们跟那两万吐谷浑部继续打吧,不管胜负如何,只要能拖住下他们,也算是立功了。”

    “诸位,不要再犹豫了,你们都曾在秦琅麾下,跟随着他赢得一场又一场漂亮的胜利,难道如今仅仅因为指挥的是我李承乾,便开始畏惧退缩了吗?”

    “请再相信我一次,跟随孤一起建功立业吧!”

    “我,会用一场漂亮的胜利,来证明我自己的!”

    “殿下,你是大唐的储君,根本无用向谁证明什么!”高侃劝说。

    “不,我必须证明自己!我得向圣人,向秦琅,向天下人证明,我李承乾配的上储君之位,我才是当之无愧的大唐太子!”

    远处军号呜呜,低沉而又悠扬,甚至让人灵魂都颤栗。

    一万关陇精锐战士已经吃饱喝足,全副武装执坚执锐,纷纷跨上了战马,人马口中喷出一股股白汽。

    承乾将那个价值一百头牦牛的宝石木碗随手扔在了地上,拔起自己立在地上的黑漆龙纹马槊,策马缓缓走向冰墙寨门前。

    高侃四将劝说不动太子,只能硬着头皮各自上马,紧随其后。

    黎明降临,晨光乍现。

    带着雾霾的晨光晓色之中,皇太子承乾催马前行,大唐的关陇骑兵犹如怒放的牡丹。

    铁骑缓缓驶出冰墙寨门,在旷野之中集结列队。

    一万骑兵,分成了五个营。

    席君买坚持由自己统领前军营,皇太子承乾坐镇中军营,高侃、高甄生二将,分领左右两军营,梁建方负责后军营。

    承乾坚持要自己亲自指挥中军营。

    骑士人皆双马,一夜休息过后,再次精神抖擞。

    长槊、角弓,铁骨朵、银锤、手斧、钢鞭、铜锏、狼牙棒、铁盾牌······

    承乾骑马在这钢铁骑阵前缓缓驰过,检阅着这支刚刚追随自己建立了奇功的军队。

    旗正飘飘!

    雪花依然在飘飘洒洒,年轻的太子在马背上身躯笔挺。

    “大唐,万胜!”承乾举槊高呼。

    一万铁骑齐声怒吼,“万胜,万胜。”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大唐万胜!”

    有人高喊一句,“太子万胜!”

    “万胜,万胜,太子万胜!”

    又有人高喊,“太子万岁!”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