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5章 大前提
    接着开始开会。

    会议的主题是听取上半年全县农牧业和扶贫开发工作报告,研究下半年的相关工作。

    分管副职把有关材料发给大家,然后开始介绍情况。

    这是乔梁了解凉北农牧业发展和扶贫开发/情况的一个好机会,同时还可以借机初步熟悉一下各位副职。

    在分管副职发言的时候,乔梁听得很认真,边看材料边快速做着记录。

    分管副职发言结束后,尚可主持,大家开始讨论。

    因为乔梁对凉北的情况不熟悉,他不参与讨论,只是认真听认真记。

    从大家的讨论中,乔梁对县里的情况又增加了一些了解,对这些同行又有了进一步的熟悉。

    同样不参加讨论只是做记录的,还有府办主任。

    会议开到上午11点半,看大家讨论地差不多了,尚可看着乔梁:“乔副县.长,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乔梁摇摇头:“我刚来县里,对县里的情况基本一无所知,所以,我今天参加这个会议,只带了耳朵,主要是听,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和讨论,我觉得很有收获。”

    “乔副县.长谦虚了。”尚可道,“乔副县.长来自经济发达的江东省江州市,那边很多发展农业和扶贫开发的经验和做法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既如此,乔副县.长不妨传授一二,让我们开开眼界。”

    听尚可这话说的有道理,大家点点头,看着乔梁。

    乔梁这时感到有些被动,自己一直在市里工作,对县里的具体工作是不了解的,现在尚可让自己谈经验和做法,在这些熟悉县里工作的同行面前,是不能班门弄斧的,不然会贻笑大方。

    于是乔梁诚恳道:“我在江州,一直是在市里从事相对务虚的工作,虽然在宏观上,对县里的工作有一些了解,但距离熟悉还有很大距离,所以,我来凉州挂职,第一是扑下身子向大家虚心学习,第二是脚踏实地熟悉最基层的情况……所以,现在向大家传授经验和做法,我是真的不敢当。”

    尚可呵呵笑了下:“江东省和西北省是对口支援省份,我本来以为乔副县.长来凉北挂职,是来帮扶凉北经济发展的,原来是来学习,只是来学习啊。”

    尚可显然是话里有话,带着几分嘲弄。

    乔梁呵呵笑了下,然后看着大家,神色郑重道:“我来凉北挂职,一定会牢记组织的嘱托,在向大家学习和熟悉县情的基础上,一定会努力作为,为凉北的发展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当然,这需要时日,而这时日,我一定不会让大家、让凉北全县人民失望。”

    乔梁这回答很含蓄,含蓄中又带着某些意味。

    尚可心里哼了一声,大话谁不会讲,时日?狗屁时日,老子不会给你时日的。

    接着尚可开始做总结讲话。

    这是乔梁第一次听尚可做工作发言,不由十分留意。

    随着尚可的发言,乔梁发现他的口才很好,思维很缜密,逻辑很严密,分析问题很条理很到位,对下一步的工作,思路很清晰,需要采取和加强的几点措施很明确。

    乔梁不由暗暗点头,尼玛,尚可的口才快赶上自己了,看来尚可虽然有强大的靠山,但他似乎并不是废柴,在工作上还是有一定的思路和能力的。

    尚可讲话的要点,乔梁都认真记录下来,通过这些,也可以增加对尚可的了解。

    会议结束后,大家起身陆续往外走,乔梁走在最后。

    出了会议室,走在前面的周志龙停住,回头看着乔梁,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老弟,今天的会议感觉如何?”

    “感觉很好,很有收获。”乔梁笼统回答。

    “咱们尚县.长的口才不错吧?”周志龙道。

    乔梁点点头,由衷道:“确实很好。”

    “但工作是干出来的,不是光凭嘴巴说的。”周志龙道。

    乔梁接着笑了下:“这倒也是。”

    “还有,怎么干,还得另说。”周志龙似笑非笑道。

    乔梁看着周志龙有些莫测的神情,这家伙话里有话,不知他想表达什么意思,不知他为何要跟自己说这话。

    初来乍到,乔梁内心里是很谨慎的,他不会轻易和任何人轻易流露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于是又笑了笑。

    看乔梁似乎对自己有所保留,周志龙也不介意,呵呵笑了下,然后走了。

    看着周志龙的背影,乔梁眨眨眼。

    此时,西州,西州市一把手办公室,西州书记腾达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西州组织/部长王世宽,两人此刻的神情都很严肃。

    今天早上一上班,王世宽就接到了尚可打来的电话,告乔梁打自己,说的情况就是他告诉丁晓云的版本。

    得知此事,王世宽感到此事很严重,决定给腾达汇报,但腾达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外事活动,此时不方便接电话,于是他赶到活动现场等着,等活动一结束,就把尚可说的事情告诉了腾达,腾达一听,立刻重视起来,午饭都不陪客人吃了,和王世宽一起来自己办公室商议此事。

    腾达点着一支烟吸了两口,看着王世宽:“世宽同志,此事你怎么看?”

    “我认为此事很严重,而且还很复杂。”王世宽眉头紧锁道。

    “严重在哪里?又为何复杂?”腾达不动声色道。

    “严重是因为尚可被打,因为尚可是刘部长的亲外甥,复杂,则是因为乔梁是挂职干部,而且是江东省来挂职的,如果他只是市里管的一个副处,处理起来就简单多了,但现在,显然要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王世宽继续紧皱眉头。

    腾达点点头:“那么,你认为尚可反映的情况属不属实?”

    “这个……”王世宽摇摇头,“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好说。”

    腾达抽了一口烟,慢条斯理道:“世宽同志,我们都是刘部长多年栽培的老部下,刘部长把尚可放到凉北来任职,这是刘部长对我们的高度信任,是我们的无比荣幸,现在尚可出了这种事,我们没有照顾好他,辜负了刘部长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应该感到内疚啊。”

    “是的。”王世宽做愧疚不安状点点头,“虽然尚可是刘部长的外甥,但我们都知道,他把尚可是当做儿子来疼的,此事不知刘部长现在知不知道?知道后又会作何感想。”

    腾达沉吟片刻:“此事不管刘部长知不知道,我们都有必要给他做一汇报。”

    王世宽点点头。

    腾达接着摸出手机开始拨号,拨完号后看了一眼王世宽,接着按了免提。

    电话接通后,腾达片刻恭敬道:“刘部长您好,我有一个事情要向您汇报……”

    接着腾达把尚可被打的事情告诉了刘昌兴。

    刘昌兴听完后沉默片刻,然后道:“腾达同志,尚可是西州的市管干部,他的事情轮到直接给我汇报吗?”

    腾达笑了下,接着道:“按说是不应该打扰您的,只是我觉得……”

    “只是你觉得尚可和我的个人关系,所以要如此?”刘昌兴不客气地打断腾达的话。

    听刘昌兴带着责问的语气,腾达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刘昌兴接着道:“腾达同志,你告诉我的都是尚可的一面之词吧?”

    “嗯,是尚可给世宽同志反映了,世宽同志又告诉了我。”腾达道。

    刘昌兴道:“也就是说,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还有待调查,对不对?”

    “对对。”腾达忙点头。

    “那么,你们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吗?”刘昌兴道。

    “知道,我想我们应该马上派人去凉北调查。”腾达道。

    “然后呢?”刘昌兴道。

    “然后……”腾达小心翼翼道,“然后,然后请您做指示。”

    刘昌兴道:“按说此事在目前这个程度,我是不应该给你做什么指示的,但既然我知道了,还是要提醒你们三点:第一,调查要本着对组织负责对当事人负责的原则,必须要实事求是,不得有任何主观倾向和人为夸大;

    第二,乔梁同志是江东省派来的挂职干部,既是来锻炼,也是来支援西北省建设的,你们在调查此事的时候,必须要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必须要站在维护江东和西北兄弟般关系的高度来认识这个问题;

    第三,按照有关规定,江东省来的挂职干部,在组织上由省组织部统一管理,他们出现的问题,由部挂职干部管理办公室协调处理,所以,对于此事,你们可以调查,但没有处理的权力,这一点必须要有明确认识……”

    腾达边听边点头,王世宽也听得很专注。

    刘昌兴说完这三点,然后就挂了电话。

    腾达收起手机,皱眉沉思着。

    王世宽看着腾达:“腾书记,既然刘部长指示了这三点,那你看……”

    腾达抬眼看着王世宽:“刘部长的指示精神,你领悟透彻了没有?”

    “这个……”王世宽笑了下,“似乎,还需要往深处再琢磨琢磨。”

    “对。”腾达点点头,“落实好领导的指示精神是一门技术活,我们在领悟领导指示的时候,不能光根据他说的话的表面意思简单理解,还要做好结合文章,还要充分考虑到其他因素,作为刘部长一手的栽培的老部下,我们贯彻他的指示,不能机械照搬,要学会换位思考,要学会站在领导的角度去分析去认识,要主动学会替领导分忧……”

    “腾书记言之有理。”王世宽点点头,“此事到底该如何办,你做决定吧。”

    腾达抽了两口烟,如果想看的更快,留意弟一二九一蔁中的提醒,然后把烟头在烟缸里摁死,道:“世宽同志,关于此事,虽然我们只需要做调查,但这调查,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对尚可负责,必须要对刘部长负责,必须让刘部长满意,这三个必须是决定一切的大前提,在这个前提下,要认真落实好刘部长的三点指示。”

    王世宽心领神会,点点头:“我明白了,此事我想这么办……”

    说着王世宽凑近腾达低语了一番。

    腾达听完点点头,干脆道:“立刻落实,选派得力人手,马上出发。”

    王世宽答应着起身离去。

    腾达接着又点着一支烟吸了两口,沉思片刻,走到办公桌前,找出一个号码本翻了一会,接着拿起座机话筒开始拨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