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75章 杨华胜偷鸡摸狗
    ,

    上回姜二躺在门板上,晴儿都摸了姜二的脖子,发现了死因诡异。

    事后也没见晴儿有哪里不妥,小叔是自家人,又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也算是寿终正寝,照理是没事的。

    打发走了孙氏,杨若晴重回刘氏好老杨头这边,发现刘氏也劝不进去。

    “老汉啊老汉,你这是要绝食吗?小叔刚走,难道你又要跟上?咱可忙不过来呀!”刘氏最后气馁的说。

    老杨头压根就不想搭理刘氏,即便是劝人的话,从三儿媳嘴里说出来,跟从四儿媳嘴里说出来,完全两种感觉。

    杨若晴过来了,她也接过了刘氏手里的碗,对刘氏说:“四婶,你去屋门口帮我把风。”

    刘氏知道杨若晴要实施计划了,有点小激动,眼角余光瞥到床上的小老杨头,刘氏又雀跃不起来了。

    屋子里,杨若晴和老杨头两人大眼瞪小眼。

    老杨头看着杨若晴手里端着的碗,说:“你就不要再劝了,今个谁劝都没用。”

    杨若晴哂笑一声,把手里的碗放到桌子上。

    “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不劝,像你这个年纪的老汉饿个三五顿也死不了。”

    老杨头愕然抬头,愤怒盯着杨若晴。

    杨若晴浑然不惧,还冲老杨头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我来,是要跟爷说,我小爷爷尸骨未寒,这家里就有人盯上了他的棺材本……”

    没一会儿,杨若晴推着老杨头出了厢房,老杨头手里还捧着那碗饭。

    刘氏很意外,这时,老杨头开了声:“还愣着做啥?去灶房给我倒碗热茶过来。”

    刘氏又看向杨若晴,杨若晴朝她点头,刘氏赶紧去了。

    杨若晴推着老杨头来到堂屋,此时堂屋里也没有其他人,因为大伙儿都去杨华忠家那边吃饭去了。

    晌午饭孙氏她们是在这边烧的,结果发现这里灶房的锅灶根本承载不住那么多人的吃喝,尤其是下昼的时候杨永进他们都回来了,人更多,所以孙氏她们商量了下打算去杨华忠家烧饭。

    这里的小灶房就烧点热水啥的,所以老杨头才有此一说。

    刘氏去了灶房,杨若晴陪着老杨头在堂屋里坐下吃饭。

    饭是孙氏用保温的食盒装着送过来的,温度正好,但老汉真的没啥胃口,吃起来恹恹的。

    但老汉想到杨若晴先前说的那些话,咬着牙,捏着脖子也要把饭菜往嘴里吞。

    “你说那个畜生会不会来?”老杨头扒拉了几口饭菜,抬起头看了眼屋外,此时外面夜幕已落下,院子里挂着白灯笼,在风中摇摇晃晃。

    杨若晴说:“动了歪心思的人,八成会来的。”

    老杨头叹口气,既希望杨华胜过来,好让他逮个正着,好好的训一顿。

    可同时,老杨头也希望杨华胜不要过来,希望他不要做那么缺德的事,不要再次刷新他对人性的认知。

    但老杨头不明白的是,他在害怕刷新对人性的认知,可他以往做的那些糊涂事,早已刷新了家里子女们对他的认知……

    “大伯,吃饭呢?”

    “呀,晴儿也在啊?”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个人披着一身夜色进了堂屋。

    杨若晴看清来人,唇角轻轻勾了下,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讽刺,还有对愚蠢者的悲悯。

    但这些情绪皆一闪而过,根本不留给对方半点痕迹。

    而老杨头在看清来人的时候,那脸色顿时就变了。

    眼神也彻底的黯淡下去。

    “今夜不是让你们都回去歇着么?华胜你咋又过来了?不累啊?”

    老汉毕竟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脸色不好看,但语气听起来跟先前无异,甚至在杨华胜听来,老汉似乎还有点心疼他这个侄子的味道。

    但这压根不会动摇杨华胜的决心。

    他面色凝重的来到老杨头跟前,说:“小叔没了,作为侄子,我受点累也是应当的。”

    “大伯,倒是您老上了年纪,真不应该在这里耗着,让他们年轻人来守灵!”

    老杨头摆摆手:“他们吃完饭爷要过来的,我就想最后陪我弟弟坐会儿。”

    杨华胜点点头。

    这时,杨若晴突然站起身,“爷,华胜叔,你们先聊着,我进去给我小爷爷再添柱香。”

    杨华胜立马站起身:“晴儿,你挺着个大肚子还是别去了,叔替你去。”

    “华胜叔,那咋好意思呢?”杨若晴说。

    老杨头说:“晴儿你就让他去吧,都是自家人。你四婶先前去给我倒热水,到这会子都没来,你看看去。”

    杨若晴点头,托着大肚子笨拙的出了屋子。

    老杨头也抬起筷子埋头接着吃。

    杨华胜目光左右瞄了几眼,心跳骤然加快。

    他按捺着紧张和激动,对老杨头说:“大伯,那我就先进去了。”

    老杨头眼皮子都没撩一下:“嗯,去吧。”

    杨华胜进了厢房,直奔墙角的衣柜……

    衣柜里啥都没有,除了几件小老杨头的旧衣裳,还有几件老太太的衣裳。

    杨华胜猜测这应该是当年小婶子的,小婶子去世后,小叔偷偷留了几件下来做念想。

    真是晦气,全都是死人的衣裳。

    杨华胜在心里暗暗骂了几句,又蹲下身去翻找衣柜下层的衣裳。

    这些衣裳几乎都是小孩子的,有几个月大的,有几岁大的,还有十几岁的,最后还找出几件成人的男女衣裳。

    杨华胜揉着那些皱巴巴的料子,衣裳也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没拿出去见日头的缘故不,黏糊糊的,他脑子里突然跳出了堂兄和堂妹的身影。

    可不就是小叔家的一双儿女嘛!

    完球了,又是两个死人的衣裳,老子特么的这手是摸了粪?咋这么晦气?

    最后杨华胜气馁的关上了衣柜门,转过身定定望着床上直挺挺躺着的小老杨头。

    他身上盖着一条白布,脸上蒙着香纸,双手交握着放在胸前。

    不知是不是这屋里光线晦暗,还是这白布的缘故,这样看过去,小叔躺在那里没有驼背的状态下拉伸了双腿,整个人都显得修长了很多。

    杨华胜的那双三角眼缓缓眯起,咬着牙,脸上的肌肉绷紧。

    最后,他松开拳头,轻手轻脚往床边靠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