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24章 底线
    第1824章 底线

    “叶医生,怎么了?对这里还满意吗?”

    就在这个时候白廷议走了进来。

    叶睿对他的不请自入有点不满,深邃的眸子眯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靠在阳台上,背着手随意的打了一个手势。

    暗中的叶梓安微微一愣。

    这是他和叶睿的惯用手势,叶睿让他稍安勿躁。

    大哥知道他来了?

    叶梓安的唇角突然轻轻一勾。

    叶睿不当兵真的是可惜了。

    他让所有人按兵不动,一时间沉寂下来。

    叶睿也不知道叶梓安看到了自己的手势没有,看着白廷议冷冷的说:“白先生不知道进门要敲门么?”

    他对白廷议也好,立爷也好,说话从不委婉。

    白廷议虽然有心理准备,不过依然被叶睿抢白的有些脸白。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叶医生,我今天是为我儿子来的。”

    “我还是那句话,让我救人可以,但是也要率先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救你儿子,你也得放过我的家人,包括我弟弟和我未来弟媳,这事儿没得商量。”

    叶睿说的十分坚定。

    白廷议有些为难。

    “不是我不答应,而是你也该知道,在这里我说话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除非是立爷放权给我,不然我在这里连个保镖都比不上不是吗?”

    这话说的有些苦涩。

    叶睿看着他,不知道他是肺腑之言还是试探之法,淡淡的闭嘴不言,抬头看向了窗外。

    今天的天气万里无云,晴朗的很,连带着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白廷议见叶睿不再说话,不由得咬紧了下唇说:“叶医生,只要你能够救了我儿子,我可以答应你作三件事儿。这三件事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

    这话倒是让叶睿楞了一下。

    他是医生,看多了生死,也知道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心疼孩子。

    按理说孩子的存在直接阻挡了白廷议获得立爷的重视,以人的自私面来说,这个孩子死了未必不是白廷议的机会,毕竟他现在是立爷唯一的子嗣了。

    所以叶睿微楞一下之后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白廷议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叶睿。

    叶睿索性直接把话说开了。

    “你儿子的存在让你变得十分尴尬,如果他不在了,你或许会成为立爷的唯一选择,所以这种情况下,你让我不顾一切的救治你儿子,我就想知道为什么。”

    白廷议显然没想到叶睿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听到之后楞了一下,然后自嘲的说:“在你们眼里,是不是我们这些坏人的心都是黑的?黑的可以不顾念父子亲情?”

    叶睿没说话,但是显然算是默认了。

    白廷议再次苦涩的笑了笑说:“如果有得选,谁想做坏人呢?谁不想活在阳光下,堂堂正正的做人?”

    这话倒是让叶睿有些意外。

    白廷议也不管叶睿信不信,他径直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拿出香烟想要点燃,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睿,见叶睿的眉头微皱,他又将打火机放起来了,反倒是拿着香烟把玩着。

    叶睿看着他这么细微的动作就知道这个人一直习惯了照顾别人的情绪,所以他其实本性不坏?

    在立爷身边做事儿,实际上是为了获得亲生父亲更多的关注吧?

    叶睿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你比那个所谓的立爷有人情味。”

    “其实是生活环境不同。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立爷,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农村孩子,做事读书都中规中矩的。后来养父去世了,目前带着我一个人生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单亲家庭的孩子有多么的没有安全感。所以我其实真的希望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陪伴着孩子长大的,可惜事与愿违,我居然还有立爷这么一个父亲。”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当时知道自己还有个亲生父亲时候的心情。我觉得自己的家终于圆满了,我以为等待我的讲师没满的人生,可惜我的父亲并不承认我。”

    “他嫌弃我来自农村,嫌弃我小家子气,他送我去读书,把我一个人扔到国外,在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度,我举目无亲,我害怕,惶恐,我给他打求救电话,我说我要回来,可是他不同意,甚至拿着我母亲的命来威胁我,如果我完成不了学业,如果我考的不好,我母亲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一刻我才知道,对父亲而言,我其实什么都不是,但是他是我的父亲,我想要获得他的认可,所以我拼命的学习,拼命地适应,我以为我毕业之后父亲会对我另眼相看,可惜并没有。等待我的是一个接一个的任务,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叶睿听着白廷议絮絮叨叨的说着,目光阴暗不明。

    他并没有插嘴,只是安静地听着,仿佛是一个垃圾桶一般让白廷议倒着苦水。

    白廷议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里,嘴角的苦涩越来越大,他甚至有些躁动。

    “叶医生,我走到这一步倒不是说谁逼我的,而是我真的真的很在乎我的儿子。他是我的血脉,我不希望有一天他像我一样埋怨自己的父亲。在我有能力的时候我如果没办法给他一丝希望,如果我没有能力了呢?我儿子会如何?他还那么小,他的人生还没开始。你们医生不是都是救死扶伤的天使吗?看到这样的病患为什么还可以和我谈条件呢?”

    这才是白廷议想不明白的。

    不管是萧念微还是萧韵宁,亦或是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医生,在抢救病人的时候都是不顾一切的,可是叶睿却冷血的让人有些胆寒。

    这样的叶睿超出了白廷议的预估,他是看出来了,叶睿是真的没打算救儿子的。

    所以他才慌了。

    叶睿对上他疑惑的眼神说道:“我学医是因为我喜欢研究这个东西,我也知道作为医生需要遵守的法则是什么,但是这些的前提都是在我家人不受威胁的时候执行。白先生,你有你的执着,我也有我的底线,而我的家人就是我最后的底线。如果不能护着家人安稳,舍了我这一身医生和这条命又能如何?毕竟我是叶家人,我这条命是我父母给的,我弟弟妹妹敬着的。诚如你所说,你不希望你儿子将来有一天埋怨你,我也不希望我弟弟妹妹和父母们觉得白养了我这个儿子,是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