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89.高国使团
    "皇上……"

    在两人边说边笑时,刘公公从院外走进来,到赵洞庭的身侧,"外交部接待司员外郎求见,说高丽国使者团已到长沙,安顿在万国苑住下。https://www.xs321.com"

    "嗯。"

    赵洞庭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外交部接待司,顾名思义是朝廷内专门负责接待外国使者之类的衙门。员外郎是一司之副官,主官为郎中。

    于大宋整个朝廷体系而言,员外郎已经是品阶不低的官。但在长沙这地方,那真是多如牛毛了。

    其后刘公公领着进来的是一中年文弱男人,神情很是有些拘谨。他虽在朝为官,但不是外国有分量极重的使者团到,他也没法见着赵洞庭。迄今为止,面圣的次数仍然是屈指可数。

    "臣外交部接待司员外郎和安在叩见皇上!"

    到赵洞庭的近前,和安在给赵洞庭施礼。

    赵洞庭摆摆手,道:"和大人平身吧,此次……高丽国派来的使者以何人为主?"

    高丽国会派来使者团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是谁为主。赵洞庭还真不知道。并非是没有途径去知道,而是对这个不是特别在意。

    因为不管高丽国派谁过来,结果都不会有什么改变。

    和安在拘礼答道:"回皇上,高丽国使者团以其佥议中赞、上洛公金庆方为主使,副使是其长子金庆泽。"

    "嗯。"

    赵洞庭点头轻笑道:"原来是高丽国内这对虎父虎子啊!"

    他倒也是从这人员安排中感受到些许诚意。金庆方一家他是听说过的。在高丽国,是国主王昛的最有力的铁杆支持者。当初王昛在国内还能有些话语权,便是因为金家鼎力相助的缘故。

    三朝元老的影响力是非同小可的,连伯蓝也怯赤也不得不忌惮他们几分。

    至于现在,元国已经灭亡,伯蓝也怯赤在高丽的权势也随之土崩瓦解。备受王昛倚重的金家在高丽国的权势影响就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可以说,金家现在在高丽国是仅次于国主王昛之下的。

    和安在没有回答这话,只道:"皇上。这是金庆方求见您的文书,想于明日辰时觐见。"

    他从袖口里掏出一本红色的文书来。

    这种文书,都有严格的规格。不论是样式,还是行文,都透漏着皇室的严谨。

    赵洞庭却并没有接过,道:"不用看了,让他们明日觐见便是。"

    "是。"

    和安在答应,"微臣告退。"

    然后便就此离去。

    待他离开,蹲在旁边持着鱼竿的吴阿淼笑眯眯道:"非得等到这时候才忙着来觐见,早来多好啊!"

    "呵呵。"

    赵洞庭轻笑,"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你是高丽国国主,在局势还没有明朗的时候会抛弃自己的老东家转投新主吗?"

    "会。"

    吴阿淼难得正儿八经道:"稍微有点头脑都能知道元军不可能是我们对手,也就他们心怀幻想,不见棺材不掉泪。"

    赵洞庭愣了愣,没再说话。

    其实吴阿淼这话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

    大宋的国力早已经超越元国许多,元国败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并不难看出来。真金那些人。当真是当局者迷了。

    翌日。

    "宣高丽国使者觐见……"

    高公公那尖细的声音远远传出崇政殿去。

    殿内,赵洞庭高高端坐在龙椅上。下

    面,陆秀夫等长沙城内的顶尖大员们几乎都在。

    虽说高丽国不过是偏居一隅的小国,但其投诚也是大事。

    很快有十余人鱼贯而入,全是穿着高丽国服饰。这衣服样式,和大宋的颇有不同,要多几分艳丽,但少许多精巧。

    "高丽国使臣金庆方……叩见天帝陛下……"

    "高丽国副使臣金庆泽……"

    最前面的是满头白发,已然垂垂老矣的金庆方。其旁侧,则是也已经算不得壮年的金庆泽。

    "平身。"

    赵洞庭说。眼神在低着头的父子两面上扫过。

    金庆方和金庆泽施礼完,抬头看赵洞庭。眼眸深处不乏惊叹之色。

    赵洞庭的年纪早已经不是秘密,但此时见他的样貌,还是让人有种震撼的感觉。这般年纪,却是气吞山河,力挽大宋于狂澜,却覆灭大理、元朝,力压八荒,谁都会生出难以置信的感觉来。

    "天帝陛下。"

    连金庆方都是过几秒才回过神来,又拘礼道:"您英明神武,大宋国威震八方,我们国主对您心怀敬仰,对大宋国心怀敬畏,特命在下来向大宋投诚,请天帝陛下接纳。"

    "这是我国国主的一片诚意,请您过目。"

    金庆泽在旁边又跪下去。双手捧着一本红色的文书。

    赵洞庭偏头看向旁边高公公。

    高公公忙走下殿去从金庆泽手中接过文书,放到赵洞庭龙案上。

    赵洞庭凝神看的时候,殿内陆秀夫等人的眼神也全都落在他脸上。虽然定然很快就能揭晓谜底,但还是免不住好奇,高丽国主开的是怎样的条件。

    赵洞庭看完,抬眼,便知道这些老臣们心中的想法,轻笑道:"高丽国主也想让高丽国成为我们大宋的属国,为此,他愿意每年奉上高丽国一成的税赋作为岁币给我们大宋。另外,国内大军会裁撤一半,你们……以为如何啊?"

    "皇上。"

    钟健站出身来,对着赵洞庭施礼,然后看向金庆方,道:"不知贵国国内现有多少兵力啊?"

    其实大概数字作为副军机令的钟健当然是知道的,只是故意这么问而已。大宋安排在高丽国内的探子可不是吃干饭的。

    金庆方怔了怔,显然不知道钟健是何许人也。

    他来得匆忙,实在没时间对钟健这些人去全部了解一遍。

    钟健的年纪,同样让他觉得惊讶。甚至整个殿内,他发现。年轻面孔竟是不少,较之他们高丽国满堂大多数都是垂垂老矣的大臣,实在是有颇大差别。

    随即他道:"不知这位大人说的是哪种兵?"

    钟健道:"战时能上阵杀敌的兵。"

    金庆方想了想,答道:"大概有十万左右。"

    "皇上!"

    钟健转身,看向赵洞庭。"臣以为,我们大宋国土如此辽阔,禁军也不过四十万出头,高丽国国土狭小,裁撤一半兵力以后都尚有太多富余。臣以为,最多留一万即可!"

    "天帝陛下!"

    这话说出来,金庆方当即就急了。胡须都在哆嗦。

    十万到一万,那可是一眨眼就缩减了十分之九啊!他连道:"我们国内尚不安稳,万有海盗环伺,内有逆党作乱。如果裁撤如此多的兵员,必定生乱啊……"

    "不会的。"

    赵洞庭却哪里有松口的意思,直道:"你高丽既要成为我大宋属国,那便无需再保留那么多的兵力,一万足矣。海外的那些海盗,哪一支敢找我们大宋属国的麻烦?至于国内逆党,朕会让尚且还在你们国土内的大军顺便帮你们剿灭的。"

    &n

    bsp;  金庆方满脸苦涩,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才好。

    是啊……

    海盗和逆党,这对于大宋而言真是算不上什么。而没有这两点威胁,他也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保存兵员才好。

    甚至细细想。这未必不是好事。能减少许多军饷开支,只是,以后高丽国怕就很难有崛起的希望了。

    这终究是难以舍弃的希望,就像是当初真金等人始终要和大宋对抗到底一样。

    "皇上。"

    而这个时候,财务部尚书朱河琮也突然站出身来,道:"臣也有话说。"

    "说。"

    赵洞庭笑着道。

    朱河琮便道:"既然高丽国愿裁撤十分之九的兵力,那军饷便能节省许多。臣以为,我们大宋帮他们挡海盗、驱内贼,以后还要帮他们济民生、拓经济,他们每年向咱们进贡十分之二的税赋为岁币并不过分。还请皇上准奏。"

    金庆方霎时间就快哭了。

    一阵阵心痛如绞。

    看朱河琮的年纪,也不大呀……

    怎么大宋这些正当壮年的大臣,一个个都这么不好对付?

    倒是陆秀夫、王文富这些年迈的全部是老神在在的,只此时,也是眼中带着揶揄笑意。说不准,这些不遗余力狮子大开口的年轻大臣,就是这些老狐狸交出来的。

    金庆方不免腹诽,张开嘴,叫苦道:"天帝陛下……我们高丽物资贫乏,经济落后,如果进贡如此多的岁币。只担心国内若遇灾荒,会要饿殍遍野啊……"

    "无妨。"

    赵洞庭还是笑眯眯的,却一锤定音,"若遇灾年,我大宋自会有所帮助的。我大宋的属国。只要不怀异心,我大宋必定大力扶持。"

    "天帝……"

    金庆方还要再说,却是见赵洞庭抬起了手,"金大人无需再说了,朕知道你们高丽现在的情况。你们若真心想成为我大宋属国,那便裁撤九万大军,另外再每年奉上两成税赋以作岁币。"

    "是……"

    金庆方只得答应。看似面苦,其实心里还是稍稍松了口气。

    这条件,接近他心里的底线。但毕竟没有超过去。也既是说,虽然难受,但勉强还可以接受。

    "另外……"

    然后这时赵洞庭却是忽的接着道:"我大宋会安排一万禁军常驻你高丽国,助你们剿逆。军饷物资均不用你高丽国负担。"

    金庆方和金庆泽等人,真的有些傻眼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大宋禁军是何等的能征善战?

    一万禁军驻扎在高丽国,那他们便真是半点小动作都没法做了。以后,或许千百年都只有老老实实给大宋做属国的份。

    这一招,和釜底抽薪都没什么两样。

    但是看着赵洞庭双眼中那股不容置疑的神色,金庆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眼前这位年轻天帝显然是胸有成竹,他是吃定了高丽的。

    他心里这刻甚至在想,纵然现在不答应,又能如何呢?

    以这大宋天帝的年纪,大宋再延续数十年辉煌几乎是可以预见的。高丽国,哪会有什么条件和他叫板?

    "唉……"

    金庆方心中重重叹息了一声,并未反驳,拘礼道:"遵天帝旨……"

    他们的确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只希望,能够用"诚心"换取大宋信任。或许过些年,这天帝会良心发现,将他驻扎在高丽的大军给撤回去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