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你是他的命
    第二天,贺隽樊真的没有再出现。

    俞菀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还是和前一天一样,醒了就在孩子的病房里呆着。

    虽然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但是俞菀站在旁边也能看一两个小时。

    该说的话任琦也已经说过,俞菀不为所动任琦也没有办法了,只能默默地陪着俞菀。

    又过了一天,在医生通知俞菀说今天可以将孩子抱出来,俞菀正兴奋着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到访了她的病房。

    脸色紧绷的。

    "赵律师?"任琦先是一愣,脱口而出的。

    赵景乾看了她一眼后目光就直接落在了俞菀身上,"俞小姐,可以跟你谈谈么?"

    任琦一眼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也不敢多问,立即起身出去。

    在看着她将房门关上后,赵景乾这才看向俞菀,"俞小姐。"

    裴梓宴的性格较为冷漠,因此之前贺隽樊的亲信反而是赵景乾和俞菀混的不错。如今赵景乾这样严肃的眼神,俞菀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和贺隽樊有关的事情。

    果然下一刻,赵景乾就直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恭喜你了!"

    恭喜?

    俞菀的眉头皱起,"什么意思?"

    "贺总刚刚告诉我的,他准备将名下除了永年外的股份和财产,全部转给你!"

    赵景乾的话,让俞菀的脸色都不由变了。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有些难以置信的,"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贺总修改了你们之前的离婚协议,他要净身出户!"

    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但是声音依旧平静,"我不要那些东西。"

    "贺总说了,东西先转到孩子的名下,你要将孩子带走,就必须将这些全部都带走!"

    "他疯了?"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

    "对,我也觉得他疯了。"赵景乾忍不住笑,"但是没办法,他跟我说的时候,样子看上去清醒的很,我就算是要带他去做精神鉴定都没有办法,你说,我能怎么办?"

    俞菀没回答。

    "而且,他还说了,这些。是给你的嫁妆。"

    俞菀原本是垂着眼睛的,在听见赵景乾这句话时,她立即抬起头来!

    "什么东西?什么嫁妆?"

    "贺总说了,边总的父母虽然已经不在,但是边氏在海城也有很多人盯着,所以体面的嫁妆还是非常有必要……"

    "赵律师。"

    俞菀将赵景乾的话直接打断。

    赵景乾立即看向她,眼睛里明显带了几分的期待。

    "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带他去做一个精神鉴定了,贺隽樊,一定是疯了。"

    赵景乾的眉头向上扬了一下。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边覃晓结婚了?"

    "你离开贺总不就是因为他吗?"

    "谁说的?"

    赵景乾没回答。但是俞菀已经从他的脸上知道了答案。

    贺隽樊说的。

    "你让他少脑补,我要带孩子去伦敦,和边覃晓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也不用帮我操心任何的事情!"

    "既然不是因为边覃晓,你为什么非要走?"

    "我走非要是因为个男人吗?"

    "要不呢?"

    俞菀和赵景乾无法沟通。

    赵景乾无奈的站起来,"俞菀,这是一个关系到你自己,贺总,还有你们孩子的事情,不站在贺总律师的角度,就作为一个朋友,我单纯的希望,你可以慎重考虑一下。"

    "你知道杜小暖现在在哪里吗?"

    俞菀突然的话让赵景乾一愣,"什么?"

    "杜小暖。"俞菀看着他,说道,"贺隽樊现在将她养在哪里了?"

    赵景乾皱着眉头没说话。

    俞菀看着,轻轻的笑了出来,"算了,我也不想知道……"

    "你要去看看她吗?"

    赵景乾的声音传来。

    俞菀一顿,随即回答,"不想。"

    "我可以带你去见她,你……真的不想看看她现在是什么处境?"

    ……

    容蓝别墅。

    在看见眼前这地方时,俞菀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很快的,她垂下眼睛,"原来,他依旧将她藏在这里。"

    "这别墅不是贺总的产业。"

    赵景乾的声音传来。

    "什么?"俞菀猛地看向他。

    "当年贺总离开海城还有贺家的时候。大少怕他过的不好,在北城给他置办的产业,所以,这是大少的地方。"

    俞菀从来不知道。

    赵景乾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来,下车!"

    俞菀抿紧了嘴唇,在过了一会儿后,到底还是开门下车。

    别墅门口守了两个人,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表情一丝不苟的。

    他们显然是认识赵景乾的,在看见赵景乾过来时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门打开。

    赵景乾带着俞菀入内。

    客厅里是一片狼藉。

    墙上的挂画都被砸在了地上,桌子和椅子也都是东倒西歪的,地上全部都是碎片,俞菀还没往里走,赵景乾已经将她拦了下来。

    "杜小姐?"

    赵景乾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

    赵景乾挑了一下眉头,"杜小姐,贺总吩咐我,说有话想要跟你说。"

    听见他这句话,楼上立即传来了声音,咚咚的脚步声,急不可耐的。

    但是,在她走到楼梯口,看见赵景乾身边的俞菀时,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那垂在身边的手也直接握紧了!

    "你怎么会来!?"

    俞菀也正看着她。

    她瘦了很多,整个人几乎只剩下了骨头,头发披散下来,加上她那苍白的脸色和松松垮垮的衣服,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鬼魅。

    "我是托贺总的吩咐来的。"赵景乾先开了口,说道。

    "贺隽樊让你来,你带着俞菀来做什么?!"杜小暖的情绪激动,就差上前来掐住俞菀的脖子了,"怎么,你是来炫耀的?"

    炫耀?

    俞菀皱起眉头。

    "杜小姐多想了,俞小姐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赵景乾的话说着,直接上前,将手上的东西送上,"这是贺总为您订好的机票,贺总说了,等你到了……"

    "我说了我不走!"

    杜小暖的声音尖锐,手想也不想将赵景乾推开!

    "我死也不走!"

    话说完,杜小暖三两步冲到俞菀面前,俞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是她就站在门口。这一退,后背直接抵在了墙上。

    杜小暖正要抓住她的衣领,赵景乾却是三两步过来,将她一把挡住!

    "一定是你!俞菀,一定是你跟他说了什么!我真的是小看你了!"

    "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说,你信吗?"

    杜小暖的情绪激动,声音尖锐,和她比起来,俞菀的情绪要平静多了。

    正是以为这样。杜小暖反而一愣,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如果不是因为你和贺隽樊说了什么,他怎么可能这么对我?!"

    "因为贺总不爱您了。"

    俞菀正想要问杜小暖贺隽樊怎么对她了时,赵景乾的声音传来。

    平静的。

    杜小暖的身体一震,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看向赵景乾,"你说什么?"

    "因为贺总不爱您了。"赵景乾又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次,"从他离开贺家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不爱您了。"

    "你胡说!"

    "要不杜小姐觉得,按照贺总的性格,真的深爱您的话,可能将您让给自己的哥哥吗?"

    "那是因为他放不下自己的哥哥!他们整个贺家都是如此!所以他喜欢上了我,我就必须要嫁给他,所以……"

    "杜小姐错了。"赵景乾将她的话打断。

    "贺总会那样做不过是因为在权衡之下发现,您并没有他哥哥重要,会离开贺家也是因为不想让大少知道这件事情难过,所以才会走的。"

    "你胡说!"杜小暖咬着牙,"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杜小姐现在这样激动,不过是因为不想承认罢了。"

    杜小暖不说话了,她的双手垂在身边,整个人都在颤抖着,仿佛要随时倒下去一样!

    "杜小姐,您还是听从贺总对您的安排吧,就算您留在他身边,贺总也说了。这辈子都不会见您。"

    一辈子……都不会见。

    杜小暖不由笑了出来,眼睛缓缓看向俞菀,"你知道吗?他说了,这辈子都不见我了,你开心了吗?满意了吗?"

    俞菀没说话。

    杜小暖的情绪又慢慢平复到了下来,"俞菀,我有话跟你说,可以吗?"

    俞菀皱起眉头。

    "赵律师,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还能做什么?我可以答应你们离开。临别前和俞菀说两句话,不过分吧?"

    赵景乾看向俞菀。

    后者的眉头始终紧紧的皱着,在看了杜小暖好一会儿后,缓缓说道,"好。"

    ……

    杜小暖进了楼上的房间,俞菀就跟在她的身后。

    "你之前来过这里吧?"杜小暖看着房间里的陈设,笑着说道,"听说,这里是隽詹给隽樊布置的,我从进门的时候开始就看出来了。"

    "和隽樊的性格不同,隽詹任何情况下都能考虑周到,照顾人的感受,所有人都喜欢他。"

    "但是好奇怪,这些年不管他怎么对我好,我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上他,俞菀,你说,爱情是不是真的好奇怪?"

    杜小暖的话说着,眼睛看向旁边的俞菀,"当年,他喜欢我也是这样的。"

    "我们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就认识的,我的家境普通,他却好像是王子一样,众星捧月,我有时候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但是,他就是喜欢上了我,因为校庆上面,我拉的一曲大提琴。

    那个时候,真的很好,虽然我还是有些自卑,不敢和他走在一起,但是我们每天都见面,每天都在一起,牵手,拥抱,接吻。"

    杜小暖的话说着,人一步步的走到她面前,声音轻柔,"我是他爱上的第一个女人,至于你俞菀……你不过是我的一个替代品!他怎么可能爱上你?他怎么能爱上你?!"

    "我和你,不一样。"

    俞菀看着她,说道,"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我跟你,不一样。"

    她眼中的笃定和自信让杜小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变,最后,她也终于恢复了笑容,"嗯,是不一样!他贺隽樊是谁?从来只有别人迁就他的份,什么时候轮到他来迁就谁?偏偏只有你……"

    杜小暖的话说着,牙齿不由紧紧的咬了起来!

    俞菀垂下眼睛。

    "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好的!"

    "那你觉得,你有什么好的呢?"

    "你说什么?"

    "你觉得我没什么好的。那你呢?你觉得你自己又有什么好的?当年为了荣华富贵放弃他,为了自己的幸福,甚至连深爱自己的人都可以下手,你就很高尚?"

    "你胡说!贺隽詹的身体不好,本来就没有多长的时间!"

    "所以他就该死?"俞菀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问我,我还想要问你呢,不知道贺隽樊以前是瞎了眼睛还是什么,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杜小暖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盯着俞菀看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只冷笑了一声,"对,但是他就是喜欢我,所以就算我弄死了你的孩子,他也还是不会对我……"

    "我的孩子还活着。"

    俞菀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杜小暖顿时愣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难以置信的,"你说什么?"

    "我的孩子,还活着。"俞菀将自己的话说完整了。"现在。"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在骗我!"

    "信不信由你,不过今天应该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杜小姐,后会无期。"

    话说完,俞菀不想要继续跟她纠缠,直接抬脚就要走,杜小暖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俞菀,你少得意了!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俞菀没有回答。抬脚,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赵景乾就在外面等着。

    看见俞菀出来后,他立即上前来,"你没事吧?"

    "没事。"

    俞菀的话说着,人往后退了两步,拉开和赵景乾之间的距离。

    "我要先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打车。"

    "听了这些话,你心里就没有半分触动?"

    赵景乾忍不住说道,"还是说。你现在已经不敢听了?"

    俞菀的脚步一顿,在过了一会儿后,这才说道,"不是。"

    "那你现在跑什么?"

    "我想回去看孩子。"

    "我说了,我送你回去。"

    赵景乾的话说着,直接拖着俞菀上车。

    "我要回医院!"俞菀咬着牙说道。

    "我知道,但是在去医院之前,我还有个地方要带你去。"

    "我不想见贺隽樊!"

    赵景乾原本还想卖个关子,怎么也想不到俞菀居然猜出了自己的意图。眉头不由向上扬了一下。

    "俞菀,你刚刚也听见了,贺总准备将杜小暖送出国,这辈子也不会再见她,这样的处置结果,你还不满意?"

    "他们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不想知道,也不关心!"

    "你要真的不关心的话今天就不会跟我去容蓝别墅了,还听杜小暖说了那么大的一堆废话。"

    俞菀转过头看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刚刚我骗了杜小暖。"赵景乾只顾自说自话,"当年贺总会离开贺家,到底还是因为她杜小暖。"

    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

    "所以呢?你是想要跟我说,刚刚只是骗杜小暖的,让我不要当真?"

    "不,我要告诉你的,是另一件事情。"

    ……

    "当年贺总是真的喜欢杜小暖,他母亲也是先见过杜小暖的。但是杜小暖的家境普通,所以不同意两人之间的事情,贺总为了杜小暖,甚至连放弃永年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就在他和他父母僵持的时候,大少遇见了杜小暖,一见钟情,执意要和她结婚。

    和贺总不同的是,大少从小都是要什么有什么,甚至夫人在知道这件事情后,居然也同意了杜小暖进门,在得知杜小暖也同意结婚后,贺总这才心灰意冷,离开了贺家。

    他到了海城后每天几乎都是纸醉金迷,你知道,为什么他能振作起来吗?"

    "因为你。"

    赵景乾说到这里的时候,俞菀的脸色都变了,眼睛也猛地看向他,"你在胡说什么?"

    "当年贺总遇见你的时候我没看见,但是的确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贺总开始认真运作手下的产业和股份,后来才创办了智和,这些,都是和你相关的,所以之前贺总才说……你是他的命。"

    "我不信。"

    俞菀的嘴上这样说,双手却是紧紧的握了起来!

    赵景乾也不管她,自顾自的继续说,"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这些年贺总为你做的事情和改变,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半分感觉,那是他的母亲!他力排众议的,直接将她送去了疗养院,这还不够!?你还想要他怎么做?"

    俞菀紧咬着嘴唇,"所以说到底,你今天还是来说服我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是还不……"

    "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