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67章 慕总的下属
    “好,谢谢淘淘。”念穆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姐姐,苹果好吃吗?”淘淘眼巴巴看着她,询问道。

    “好吃。”念穆又咬了一口,苹果是吴姨挑的,她挑的,绝对好吃。

    淘淘也拿起一块苹果来吃,依偎在念穆身边,他一边吃苹果一边看动画,十分开心。

    动画播放过后,念穆便催促着孩子洗漱上床休息。

    孩子们也很听话,一个小时后,念穆分别确定了他们已经乖乖上床休息后,便回到自己的卧室。

    拿起梳妆台的手机看了一眼,好多个未接电话,她的心顿时慌乱。

    点开的瞬间,发现未接电话都是阿木尔打过来的。

    念穆立刻拨打回去。

    电话被接通,念穆立刻问道:“阿木尔,你执行完任务回来了吗?”

    电话码头的阿木尔声音有些疲惫,“嗯,我回来了。”

    “一切都还好吧?”念穆担心道,他把手机留在这里,然后再去执行任务,虽然给她留的信号说是不是特别难的任务,但她还是担心。

    “都很好,任务完成了。”阿木尔说道。

    “你没有受伤吧?”念穆见他对自己的状态还有任务细节都不说,她很担心。

    “我没有手上,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你留下的字条就打电话给你。”阿木尔说着,声音依旧是有气无力。

    念穆注意到他的状态不对劲,很担心,但是现在别墅里只有她,要是把孩子放在家里,那也不安全。

    “刚刚我没看手机,所以没有及时接到你的电话,阿木尔,幸好你没事。”念穆语气里,带着愧疚。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阿木尔说道,虽然声音疲惫,但是给她的承诺,还是十分坚定。

    念穆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阿木尔的状态不好。

    “阿木尔,今天晚上我不方便出门,明天我们见一面吧。”她说道,不亲自确认阿木尔没事,她还是放心不下来。

    现在阿木尔接的所有任务,都是跟她有关系的。

    阿贝普心眼小,他见不得有人要守护自己,所以才故意派阿木尔去执行其他困难的任务。

    听着念穆的话,阿木尔心头一股暖流在流淌,“好,我去找你。”

    “你先休息,我明天早上有些事情,等事情结束了,我再去找你。”念穆没有忘记答应软软的事情,孩子的事情,她不能食言。

    不然孩子会失望,以后也不会再相信自己。

    “好。”阿木尔有些失望,他以为,念穆会迫不及待的过来看看自己。

    她现在应该在慕少凌那边,所以,不会过来,也是正常吧……

    阿木尔结束通话后,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缠绕的纱布。

    他这回的任务,是去东南亚那边,跟一个团伙交涉,交涉注定是失败的,因为他代表着阿贝普过去,与之同时,阿贝普给出的条件,是对方不能接受的。

    所以,交涉没有几分钟,便起了冲突。

    最后,他花时间,精心策划了一场冲突,直接把对方拿下,为阿贝普所用。

    但是,他也因为这场冲突受了伤。

    简单处理过后,因为担心念穆,他没有在那边养伤,而是直接回国。

    看着纱布渗出了血液,阿木尔眉头皱了皱,直接脱下衣服,对着镜子解下纱布,狰狞的伤口露出,他拿起一旁的碘伏,喷洒进行消毒后,便拿着药粉直接倒在上面,最后拿起新的纱布,进行包扎。

    他不太注意这些,平时在恐怖岛也没有接受过这些包扎的训练,所以包得特别丑,幸好是冬天,穿上外套看不出来,不然到了夏天,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念穆看见,一定能看出来。

    阿木尔没打算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念穆,免得让她担心。

    虽然她的心,全在慕少凌那里……

    翌日。

    念穆把淘淘跟湛湛送去兴趣班学习以后,便开车带着软软来到星星游乐场。

    软软拿出演出证,便不用购票入场,带着念穆走向游乐场的中央地区。

    孩子们表演的舞台搭建在这里。

    念穆把软软送到后台,老师正在那里等着软软,因为她是这场芭蕾舞剧的主角,所以老师格外的重视。

    “软软小朋友,你来啦,东西都带了吗?”老师看着软软,眉开眼笑,她是这几年来,带过最有舞蹈天赋的学生。

    老师本来想让软软专门学舞蹈的,但是之前便跟慕少凌提及过,他表示现在孩子还是以学业为重,以后她要怎么发展,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老师明白他的意思,毕竟慕家家境优渥,的确不需要孩子去赚钱。

    所以她现在带着软软,格外的用心,希望保持住孩子的这份兴趣,以后若是她打算成为芭蕾舞演员,也可以优先考虑自己去带她。

    软软回头看了一眼念穆,东西都在她哪里。

    “老师,这是软软的演出服,还有鞋子跟头饰。”念穆把两个袋子的东西递给她。

    软软接过,对着老师说道:“老师,我先去换衣服。”

    “好,你快去。”老师笑了笑,目光又落在念穆身上,她昨天便看见念穆来接送软软,所以一直好奇,她的身份。

    “老师,有什么事吗?”念穆对上老师的目光。

    老师笑了笑,连忙解释道:“请问你是软软家的亲戚吗?”

    她看着念穆,这身装扮也不像是佣人,但是之前也没看见过她的出现,所以好奇。

    “我是慕总的下属,慕总出差了,所以让我来照顾孩子。”念穆说道,没有用亲戚自称。

    毕竟亲戚跟母亲,是不一样的。

    她可以不跟他们相认,但也不能,把自己当成他们的亲戚。

    因为没有哪个亲戚,比她更爱他们。

    “哦,原来如此,那这么说,今天软软的家长是不会来看表演了,是吗?”老师知道她不是亲戚,态度没了之前的热切,但还算礼貌,没有让念穆不舒服。

    “嗯,是的,慕总在外出差,慕老爷子身体也不好,受不了长时间的在外面受冷。”念穆解释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