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0章 小女儿家的心思
    然而这是圣女和红衣大主教的共同决定,他也无法再做异议。

    在这其中,尽然是还有许多西域修行者,心中抱着同样的想法,但在此际,亦都选择了沉默。

    或许他们可用圣女年幼这条理由,拒绝执行圣女所下的命令,可红衣大主教也开了口。

    若然再拒绝,这就是等同于背叛了密宗。

    密宗乃是整个西域修行界唯一宗门,信徒不知千千万万,哪怕是今日活~佛的神话倒塌,却未有减少几分密宗的威严。

    所以在红衣大主教应允之后不久,在场的所有西域修行者,也唯有默认下来。

    既然,圣女固执己见,欲要发散所有西域修行者,罔顾密宗根本,前往其余四大修行界寻觅那名青年人的行踪,他们只有无条件执行这个命令。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央金达娃气道。

    见此,旁人不禁默然。

    看得出来,十三位活~佛集体消失,对于圣女的打击是非常之大,直至此时,都还未恢复过来。

    但细想之下,也责怪不了圣女。

    五大修行界强如密宗,这个神话,却在短短一日之间轰然倒塌,任凭是谁,都是难以接受。

    不过,圣女下达的这个命令......

    ......

    这,怕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四大修行界的修行者,几乎是不分先后地从心底深处升起了这个大胆的念头。

    换做是以前,西域修行界还有活~佛守护之时,有谁胆敢冒犯?

    不,甚至是一个亵渎的念头都没有。

    可今时不同往日。

    十三位活~佛,都失踪了。

    也就是说,这西域修行界就成为了一块无主之地。

    那岂不是说,谁先得手了就是谁的?

    ......

    有几道旁观的身影,在不经意间悄然退出,继而,就是又有了几道。

    他们都随着陆续发散出去的西域修行者,以及红衣喇~嘛,离开了西域修行界的中心腹地,回到身后教派通风报信去了。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显而易见的是,再过不久,这西域修行界,将成为一块灸手可热的必争之地!

    谁最先获得主动权,谁就占了大便宜!

    这么简单的常识,自是无需多作提醒,因此这些心急火燎离去的修行者,满脑子都是如何在教派之内立下大功。

    从而,忽略了一件事。

    今日,是大活~佛的朝圣日。

    却因那神秘青年的出现,导致了西域的十三位活~佛集体消失,致使密宗陷入了一个群龙无首的窘迫境地,所以这绝对是个趁虚而入的精妙时机。

    ......可是,他们忽略了,这个朝圣日,是给那位还没来得及现身的大活~佛准备的。

    ......

    不到一个时辰,这些折返而回的修行者,包括绝大部分的红衣喇~嘛都散了去。

    唯独红衣大主教还在。

    而从一而终,红衣大主教的视线都停留在央金达娃身上。

    突然,红衣大主教双手合十,沉声说道,“圣女,如此,我也告辞了。”

    “走吧走吧。”央金达娃不太耐烦地挥了挥手。

    一众五人目视红衣大主教飘然离去。

    半响,央金达娃才催促的道,“走吧,我们也赶快走!”

    接着五人便腾空而起,飞离了此地。

    只是陆羽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因为此际,他发现身边多了一人。

    方才,他的注意力,绝大部分都放在了大活~佛宫的那场变故之上,又是历经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时刻,万幸的是最后有惊无险。

    至此他才反应过来。

    而在此刻,黏着他的这个人,赫然就是格桑无疑。

    几年没见,格桑的变化不是一般的大,她已然从当初的青涩女孩,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

    察觉到陆羽的注视,她也是大胆地投以回望,只是她的双腮,立马就泛起了两朵淡淡的红晕。

    她鼓起了勇气道,“陆羽,那个时候你不辞而别,是不是觉得我还太小?但我长大了!”

    这一番话,顿时就引来了陈婉蓉惊愕的注视。

    陆羽也是为之一愣,却是很快就恢复了如常。

    或许是打开了话匣子,格桑银铃般的声音又传入了众人的耳里,“陆羽,我们去哪里?”

    至此,陆羽淡漠地回了一句,“送你回去。”

    “......啊!我不!”格桑一听,俏脸便有了几分慌乱,“我不走!”

    “不回去,你要去哪里?”

    这话一出,陆羽马上就知自己问错了问题。

    “你要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

    ......

    一旁被央金达娃捎带着的小光头,这时双目一亮,不禁望向格桑赞叹的道,“妙啊,妙啊!圣女,这是谁家的女孩?”

    央金达娃的脸色有些难看。

    “没有你的事,就少做点声不行?”

    “哐!”

    “哎呀!”

    小光头抱着脑地嗷嗷叫了起来。

    陆羽的身形顿了顿,就朝着一个方向飞了下去。

    ......

    “咦?这不是我家的方向?”格桑惊奇的问道。

    陆羽没有做声。

    “啊......陆羽,你带我回去,莫不是你想通了,要与我成婚?”

    陆羽还是没有做声。

    只是陈婉蓉不由转头,担忧地望了陆羽一眼。

    “那好,只要我们回了去,我马上就找上爷爷和父亲说明......不过陆羽,你放心,我家人很好说话,也不会难为于你......”

    说到这里,格桑的俏脸又是一红,“你也是知道的,我家里人一直都对你很满意......”

    ......

    如此,陆羽带着四人,由西域中心腹地离开,施展御气之术飞行了两日,为了保险起见,中途还穿插使用了瞬移之术,终是安然回到了与中土修行界的边缘之处。

    毕竟这西域修行界,现在看起来依旧是风平浪静,但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日子,即将再不复存。

    因为十三位活~佛的集体失踪,密宗的神话也随之轰然倒塌。

    这里,很快就会成为群雄割据之地。

    取而代之的,将是不知持续多久的动乱。

    当陆羽带着格桑回到这里,只有格桑的父母在,而哈驽达赤和索朗,应该还在赶回的路上。

    原本陆羽的打算,是将格桑送回到家,就是他离去的时候,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等到哈驽达赤回来再走。

    这是缘由他谨慎所致。

    哈驽达赤回来了,也就意味着这个小家庭安全了。

    只是,格桑终究是忍不住,没有等到哈驽达赤回来,就将心中打算,与单增夫妇道出。

    她的打算,也就是她与陆羽的婚事。

    虽说单增夫妇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始终是个过来人,又如何看不穿陆羽的态度。

    听得格桑喜孜孜的道明心中的打算,单增夫妇无言地对视一眼。

    其后,单增皱眉说道,“嗯......这个,格桑,你先与你母亲坐着,我先去找陆羽商量商量。”

    “啊,这......父亲,这么急?”

    格桑先是猛地一愣,随即就情不自禁地捧起了已然透红双腮。

    此时此刻,她褪去了西域人的直率大方,取而代之的,是小女儿家家的憧憬与羞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