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0章 强大气场
    阮安西在县医院被救醒之后,立刻转院到了花城的某私立高端医院。

    这里更贵,但安静,也更安全。

    等阮安西输完液后,宁染准备要走了。

    但阮安西不许她走,理由是他现在就一个人。

    万一他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这个理由听起来很悲凉,但也好像很无赖。

    宁染无奈,“你这是赖上我了?”

    “不算是,我可以付给你护理费,你要多少都行,一天十万够不够?”

    这是一句听起来财大气粗的话,但事实上财大不大宁染不清楚,但气粗是没有的。

    因为阮安西现在的状态不是气粗,是气若游丝还差不多。

    “十万确实不少,可我不愿意干!有钱了不起?有钱你不也躺在这儿?有本事你倒是爬起来跑啊!”宁染怒道。

    阮安西气得咳嗽起来,“你这样对一个将死之人说话,真的很不道德!”

    “和你这样的人还讲什么道德?有必要吗?”

    阮安西边笑边咳嗽,“好像也有道理,道德算个屁。”

    “你的那些手下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一个人都没见?”宁染问。

    “我让他们走了,我不要他们跟着我。”阮安西说。

    “为什么呀?”

    “因为我想安静,不想他们跟着。”

    “你想安静地死去?所以你喝酒是在自杀?”

    “没有,我要自杀的话,可以直接吞枪或者服用其他药物,为什么要喝酒?”阮安西反问。

    宁染竟然也觉得有道理,答不上来。

    “你叫他们离开,他们就离开了?”

    “当然,他们要是不听我的,他们就得死,没有人敢违抗我。”

    宁染冷笑,“你还真威风。”

    “过奖,但跟着我的人就得绝对服从,就算是我让他们开枪打死我,他们也得服从,不然他们就得死。”

    这话宁染相信。

    阮安西是那种典型的没人性的生物,什么事他都干得出来。

    “这样说我倒也理解了,我要是你手下,我明知道你要死,你让我走,我也会走。”宁染道。

    “对,所以他们就走了。等我召唤他们,他们就会又回来。”阮安西说得轻描淡写。

    “你就不怕他们背叛你?如果他们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不会考虑背叛你,夺你的一切吗?”

    这个问题宁染纯粹就是因为好奇才问,因为这并不关她什么事。

    阮安西苍白地笑了笑,“我的一切如果那么容易被夺走,他们早就下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宁染竟然觉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你让你的人回来照顾你吧,我真的要走了。”宁染又站了起来。

    “你现在又不拍戏,陪我说说话每天就能赚十万块,这多好的事,你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

    感觉这话也挑不出毛病。

    宁染自问脑子也没毛病,所以她也确实不该和钱过不去。

    可是如果因为钱而被阮安西绊住,好像又很不甘心的样子。

    “我可不是为了钱会出卖灵魂的人。”宁染倔强地说。

    “我当然知道,我也不需要你出卖自己的灵魂,你就陪我说说话,等我出院了,我付你钱,你还是你,没有任何损失。

    你可能觉得收我的钱会低人一等,其实不然。

    这世上最有意义的付出,就是为了钱而付出。

    如果我说因为我和你是朋友,你不能在我有可能死的时候离开,这是道德绑架,你如果因此而留下,显得你很高尚的样子。

    但其实那恰恰是愚蠢,普通人都是这样愚蠢的。

    你因为朋友而付出,有一天我们可能就不是朋友了,那付出就不值得。

    但如果你收了钱,就算是出了医院我们就反目,你的钱是真的,就是值得的。”

    宁染有点懵,感觉快要被阮安西的这些歪理邪说给洗了。

    这货能在道上混成让人胆寒的魔头,看来还真是有两下子。

    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他病殃殃的却有那么高的江湖地位了。

    “好吧,我留下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不开心?”

    阮安西没有回答。

    他还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所以他也不是真的对任何事都无所谓,他有自己不能言说的秘密。

    而且那一定是巨大的秘密。

    宁染又想起了他扔在车里的白花和黑纱。

    算了,既然他不肯说,那就不再追问。

    白花与黑纱,总是会让人联想到死亡。

    而死亡,一向都不会是让人开心的事。

    宁染拿出手机,准备玩一会,然后发现没电了。

    没带充电器,准备找医院的工作人员借一个。

    这是高端私立医院,昂贵的费用也换来星级酒店一样的服务。

    跟工作人员说了充电器的事后,工作人员立刻表示,马上去给宁染买一个新的。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要是换普通医院,医护一个个像大爷似的,借给你都不可能,更别说是给你买一个。

    但在这样的高消费的私立医院,病人和家属才是大爷,医护全程陪笑,虽然笑容并不真实。

    不真实的笑脸,也比冷脸容易让人接受。

    宁染坐在医院一楼大厅的软沙发上,坐等工作人员给她买充电器回来。

    医院里人很少,医护们说话都很小声,努力保持着安静。

    只有前台接待的两个小姐姐一直在窃窃私语,她们应该是认出了戴着口罩的宁染,就是那个明星。

    好在这里有严格规定,无论在这里见到什么人,都是不许外传。

    因为来这样医院的都是高端人群,都不会希望被拍照。

    但这时那两个小姐姐也突然安静下来,同时宁染听到传来一阵脚步声。

    要知道每个人走路的频率是不一样的,所以脚步声也不一样。

    宁染仿佛感受到了她熟悉的频率。

    她没敢抬头。

    心砰砰地跳,跳得非常厉害。

    虽然没抬头,但她也能感受那个男人凌厉的注视。

    她真的没有看到,但她也真的感受到了,一定是他,没有别人。

    那两个停止说悄悄话的小姐姐,肯定也是因为被他太过出色的外表所吸引或者是震慑。

    毕竟他一向都有着让人闭嘴的强大气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