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93章 诈降取关
    虎头关内,犹焦仓促回城,命人收拢败军,严加守卫。

    只有不到一百牦牛军败兵逃入关内,向犹焦报道:“伊比斯中伏被擒。”

    犹焦急得直跺脚,叹道:“伊比斯中计,连牦牛军都不是对手,我们只能严防死守了。”

    众将默然,犹焦立刻派人向本部求救兵相助,命守军连夜再加弩箭檑木,将山中几处小道都砍伐树木阻断,同时分派人手监视,以防敌军偷袭。

    第二日坚昆大军逼近关下,投石车排开,井阑监视关头动静,开始发动攻击,但这些简陋的器械威力大不如汉军所造,对关上的守军威胁没有多大。投石车的射程大大降低,靠得太近便进入对方弓箭手的射程范围,太远了石块上不了城头,只打在关墙上,那黄土夯筑的土墙要想砸烂恐怕要花费几天时间,更何况投石

    车也不够坚固,只是几轮进攻,就散架了好几个。

    井阑虽然高度够了,但没有硬弩的装配,只能监视敌军动静,却没有威慑力,无法配合投石车攻城,也是聊胜于无。

    胡奋和同罗哥契帅兵攻关,见投石车收效甚微,便催兵猛攻,只见关上檑石弩箭,如飞蝗而下,两波冲锋无法靠近城下,反而损伤人马无数,只能无奈退兵。

    用惯了精良军器,此时忽然变得简陋,羊祜等将竟然有些不会攻城了,完颜策和同罗哥契他们更是没有攻城经验,众人回营后叹息连连。

    刘封思索片刻,命人将武松叫来商议,问道:“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又经常打猎,此关还有别路可通雪狼部落本部么?”

    武松答道:“只有二条路,北山中还有一条小路可通后方,但这条路在悬崖上,犹焦早就派人把守,其他小路人多无法通过,大军不能前进。”

    王浑闻言蹙眉道:“如此说来,唯有强攻了?”

    羊祜问道:“可连夜赶造投石车,再造几辆冲车来,我看那关门是用木板连接而成,十分简陋,可强行冲破。”完颜策言道:“国师,这个犹焦在雪狼部落有智狼的称号,十分聪明,颇有些机谋,所以翕侯才派他来守关,虎头关是雪狼部落的门户,他们一定会死守,如果只是攻关,

    恐怕要损失很多兵力。”

    毕竟军中主力是坚昆军,完颜策不想让太多兵力白白消耗在这里,这是坚昆所有的家底,如果打光了,以后自保都成问题。

    刘封自然知道完颜策担忧,看向武松问道:“那犹焦对你信任如何?”

    武松答道:“犹焦对属下和牦牛军十分看重,已经召集了一千人准备以后组建牦牛军,还有意拉拢属下,想帮他坐上翕侯的位置。”

    刘封抚掌笑道:“如此便好!我欲用诈降之计,派你重新入关去见犹焦,你可敢去?”

    武松抱拳道:“只要主公帮我报仇,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愿意去闯,请主公下令!”

    刘封吩咐道:“黄昏过后,你听到营中吵闹,便立刻带领麾下人马逃走,去见犹焦,就说营中坚昆和丁零人争吵起来,内部不和,让他今夜来劫营,我自有部署。”

    羊祜点头道:“若诈降成功,里应外合,取关不难矣!”

    武松问道:“若是犹焦不肯中计出兵,该如何是好?”

    刘封笑道:“若犹焦谨慎,便约定四更时分里应外合起事,你在关内放火扰乱守军,设法夺取关头接应,我们从外强攻,只要打开关门或者占住关头,此计便可成功。”

    “遵命!”武松授计领命而去。

    他知道关中除了犹焦之外并没有什么大将,只要犹焦放他入关,此计便成了大半,哪怕凭一己之力也能搅乱关内。武松走后,刘封对同罗哥契吩咐道:“稍后埋锅造饭,待士兵吃喝一半,你便以分功不均为由吵闹,与坚昆军争斗,羊将军从中斡旋,然后将人马分出大营,到北面山脚单

    独扎营,天黑之后胡将军自会来与你相会行事。”

    众将各去准备,刘封留羊祜、胡奋和罗宪三人布置任务。

    不觉已到黄昏时分,坚昆营中士兵正在休整吃饭,忽然左营吵闹起来,不多时叫喊声愈烈,传来兵刃撞击之声,士兵起了哗变。

    周围的士兵前去观望,才知道是丁零人因功劳分得太少而心生不满,打了两位坚昆武将,双方士兵闹起来,原本被压制的矛盾瞬间激发,甚至还有几人受伤。幸好羊祜和完颜策及时赶到,拦住了双方,同罗哥契怒气不休,大骂坚昆人不讲信用,带领族人离开大营,远远到北山脚下扎营,打算天明便返回部落,不再与坚昆合作

    。消息传开,营中一片混乱,坚昆军虽然占了上风,但内部不和,让刚刚打了胜仗的士气变得十分低迷,他们虽恼恨丁零人不讲理,但也明白没有丁零军的加入,独自对付

    乌孙军还是十分吃力的。

    就在双方各自恼怒,军卒懈怠之时,武松趁机闯入后营,将俘虏的牦牛军士兵救出,偷了几匹马逃出大营,直奔虎头关而去。

    等守军察觉,他们已经离营数百步,坚昆军在黑夜中不敢追出太远,叫喊着追了一阵便返回,武松带领二十余人来至关下,已是半夜时分。

    在关前大叫开门,守军在关头上亮出火把,他的相貌独特,身形高大,认得就是武松,赶忙报知犹焦。

    此时的犹焦正在关中坐卧不宁,如热锅上的蚂蚁,白日的进攻虽然被打退,但那投石车和井阑总让他心觉不安,长此下去,关墙迟早要被打塌。

    但刚才斥候来报,坚昆营中忽然士兵哗变,双方争吵起来,随后丁零人退出大营,躲到山脚下扎营,似乎是为了分配资源而翻脸。这可是个好消息,乌孙各部落之间经常为了一些资源而争吵甚至打斗,更不要说本来就是敌人的坚昆和丁零了,虽然他们在汉军的撮合之下暂时同盟,但这个隐患必定一

    直存在。犹焦也不是没有趁机派人联合丁零人的想法,但又担心这是汉人的诡计,正为此事烦恼,忽然听到伊比斯逃回,急忙披衣到关上亲自来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