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46章
    “女君,”晴儿走过去,递上来一碗燕窝,“今天你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连口水都没有喝,这样不吃不喝肯定是不行的。”

    夏夕绾没有抬头,她只是喃喃道,“晴儿,这上面记录了他两次注射赤子之血的过程,违背自然基因,强行逆天改命,你说…这世上怎么有他这么傻的人?”

    晴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夏夕绾又往后翻了两页,她清浅的勾起了红唇,“拔轩辕剑者,会心脉俱断,疼痛而亡,这本医学手册就像是他走过的路,我现在回头去看一看他曾经走过的路,才恍然间发觉他受过怎样的苦,熬过怎样的痛。”

    晴儿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温软的开口,“女君…”

    “晴儿,你退下吧,我累了,想休息了。”

    晴儿看了看那张干净的白纸,上面还是没有写出任何的文字,24小时已经在倒计时,夏夕绾却满身的疲惫。

    晴儿在想,不知道陆子羡是否知道原来他也可以让女君这样的疼这样的痛?

    晴儿退下了。

    夏夕绾并没有躺在床上休息,而是趴在书桌上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和陆子羡大婚那一晚,他用喜秤挑起了她的红盖头,在摇曳的红烛里她抬眸看向他,穿白色衬衫黑西裤最好看的男孩儿彼时换了一身红裳,俊颜如玉。

    他柔软的看着她,那双清亮的黑眸里都是光。

    那时她并不知道,那是他的最后一眼。

    夏夕绾想起很多年前在帝都街头的那一次邂逅,那时候的他好像刚满18岁,冠盖满京华,而她还是t大的一名学生,青春的少男少女们,匆匆一眼铸就了日后多少情深繁华。

    在她眼里,他始终是一个男孩儿,最干净的男孩儿。

    但是她不知,他已经成长成了一个男人,他给了她全部的爱。

    终究是…辜负了。

    夏夕绾突然觉得很冷,她缓缓睁开了眼,原来是眼前的窗户不知道何时打开了,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

    她怔忪的坐在椅子上,抬起纤臂,环住自己,想给自己一点温度。

    这时,身上突然一暖,原来是一件黑色大衣披在了她的肩上。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然后缓缓抬头,她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是她所熟悉的…那道清冷而风华的身影。

    陆子羡。

    陆子羡回来了。

    他穿着那件白色衬衫黑西裤,衬衫纽扣包裹着他干净精致的手腕,一如她记忆里的模样。

    陆…子羡…

    夏夕绾怔怔的看着他。

    陆子羡给她披上了一件大衣,又抬手缓缓为她关上窗,外面的寒风骤然停歇,他勾起薄唇,对她露出了一抹柔软缱绻的微笑。

    子羡…

    夏夕绾颤了颤纤长的羽捷,真的睁开了眼,她从自己的梦境里醒了过来。

    刚才只是梦。

    夏夕绾还趴在书桌上,并没有动,但是干涸刺痛的眼眶突然湿润,滚烫的泪珠再次砸落了下来。

    她知道,陆子羡回来过。

    他在她的梦里回来过。

    这时耳畔传来了“叮铃铃”的声音,十分的清脆,夏夕绾站起了身,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走了出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