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8章 沈三爷
    “懒得跟你扯嘴皮官司,昨晚那个侍童,审问得如何了?”白晚舟问道。

    南宫丞恢复正经,“牛何意刚刚派人来,已经有眉目了。早膳用完,我们准备去大牢一趟。”

    白晚舟挑眉,“这牛何意有两把刷子啊,那侍童以死明志,摆明不会张口,他竟然能审出来东西。”

    南宫丞微微一笑,“此人稳坐苏城知州这么多年,什么乱子都没出过,把苏城治理得这样好,怎么可能没有刷子。”

    裴驭吃了一口茶,淡淡道,“这样的人才,只做区区一方知州,着实有些屈才。”

    “不是人想屈他,是他自己屈自己,不肯入京受累。”

    裴驭哈哈大笑,“此乃大智慧。”

    “大牢湿冷,你就留在此间等我们回来吧。我肯定把这幕后之人捞出来,大卸八块让你丢出去喂狗。”

    许是昨夜太过劳累,白晚舟面颊颇现清减。

    南宫丞心疼,想让她多休息休息。

    白晚舟正好不想出门,便点头答应,“你们走之前,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把门口那群姑娘支使开,留两个就成。眼前晃的人太多,我眼睛疼。”

    南宫丞笑了笑,“小事一桩。”

    说完,走到门口,跟为首的大丫鬟说了几句什么,那些丫鬟果然一哄而散。

    白晚舟惊奇不已,“你跟她们说什么了?”

    其他人也好奇地竖起耳朵。

    “也没说什么,就说黄粱皇子昨晚没歇息好,伺候他泡个池子。”

    段山池跳起来,“我什么时候要泡池子了?”

    “反正审犯人你也不去,不如帮我媳妇把那些烦人的丫头们引开,也算做了点事。”

    白晚舟捂唇猛笑,这黄粱皇子年轻英俊,尚未婚配,要是能得他青眼,带回黄粱做个妃嫔媵妾,可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怪不得那些丫头跑得比兔子还快。

    “三哥,晚舟这厢先谢过则个!”

    南宫丞他们走后,段山池果然被丫鬟们架去了汤池。

    白晚舟闲来无聊,就叫唯二留下的两个丫头带她逛园子。

    昨晚看到的白花惊艳的很,这园子里奇珍异宝不胜枚举,转一圈儿,跟参观博物馆似的,挺有趣。

    再度来到花园,经过那白花之际,白晚舟又墩身去看。

    这花儿在夜晚摇曳生姿,白日里反而有些蔫吧,像是受不住日光的照射,慵慵懒懒的,不胜娇羞,连香气都比夜里收敛许多。

    靠近些,竟然有丝丝冷气袭来。

    此时已是仲夏,古代衣衫又层层叠叠,捂胳膊又捂腿,这股冷气扑到脸上,夹着淡淡香气,当真是沁人心脾。

    正看得起劲,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天山六月雪,生于天山之巅。日服一瓣,可保容颜如花瓣般白皙滑腻。王妃若是喜欢,我命人将花株运到王府上。”

    白晚舟吓得连忙回身,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青衫儒士,眉眼间带着淡淡笑容,正定定看着她。

    “这位是?”

    青衫客双手一拱,垂身作揖,“在下沈三,冒昧之处,还请王妃见谅。”

    白晚舟其实已经猜到了,这别院是沈三爷借给他们住的。

    白晚舟是女眷,以沈三爷的周到,断不可能让陌生男人进来乱闯,能出现在这内院的,只能是他自己。

    猜是猜到,可看着沈三爷这儒雅俊逸的外形,白晚舟还是吃了好大一个惊。

    一般富商不都是大腹便便、头顶半秃、年过半百、一脸油腻吗?最好嘴边再来个痦子。

    沈三爷本人,漫说不像个商人,简直比宫里的太傅还要文气。

    活脱脱一个隐世已久的居士模样,周身都是采菊东篱的气度。

    而且还这样年轻!

    商人长这样,叫天下书生怎么活?

    见白晚舟不说话,沈三爷温润一笑,“昨日便想拜访王妃,奈何王妃旅途疲累,不好打搅,今日唐突相见,着实欠妥,请王妃不要怪罪。”

    短短几句话,白晚舟已经感受到他的严丝合缝。

    方才说的见谅,现在已经改口不要怪罪。

    他的话术,在一点点加码,属实高超。

    他这样贸然出现,而且挑着南宫丞他们都不在的时候,说是巧合,鬼才信。

    摆明就是瞅着这个空子来堵白晚舟,白晚舟多少有些不快。

    但客随主便,还住在人家的园子里呢,总不好质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晚舟抿唇一笑,做出温婉矜贵的派头,做王妃这么久,这点营业技能她还是有的。

    “沈三爷言重了,这两日承蒙三爷照顾,感谢。”

    玩话术,白晚舟也是在这里跟着身边诸多老师学会不少。

    春秋笔法,看似道谢,其实没否认对他贸然出现的怪罪。

    她是王妃,天家媳妇,有这个资格怪罪任何唐突的男人。

    沈三也是聪明人,闻音知雅,“王妃救了犬子性命,沈三想当面道谢,一时情急,恐有冒犯,王妃若觉不妥,沈三这就走。”

    这个解释一出来,白晚舟哪好再说什么。

    人家的园子,难不成真把人家逼走?

    有这么做客的吗?

    打着太极带过这个话题,“本妃身为大夫,救死扶伤乃是天职,任何一个孩子,在本妃面前,受了那样的伤,本妃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不是因为你是沈三,才救你的孩子。

    自然也就不用你以沈三爷的身份来隆重道谢。

    “王妃医者仁心,沈三钦佩不已。不知可否请王妃到茶亭坐下一叙?”

    白晚舟看了看他指的茶亭,就在不远处,风光尚好,索性无事,也想搞清楚他这样急于见自己,是为什么,便点点头,“请三爷带路。”

    沈三爷便走在前头,“王妃仔细脚下。”

    到了茶亭,早有下人布置好茶具,越发可见沈三的出现,乃是蓄意。

    白晚舟不喜被人这样算计,眉心为不可见的聚了聚。

    沈三爷作为巨商,察言观色的本事无人能及,倒也不狡辩,笑道,“早闻王妃医名,本想进京拜访,不想有这样的缘分,能在拙园招待王妃,三生有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