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结局)
    “陆……陆原?”

    当赵思思被带到陆原面前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

    心里各种滋味交集在一起,一时之间,十分复杂。

    “对不起,陆原,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误会了你,我不该认为你回来找我是为了赔偿金,我不该相信他们的话,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最关心我的人,其实是你,一直都是你……呜呜……”

    想起之前自己错怪了陆原那些事,赵思思真的是又羞又愧。

    “没事了,没事了。”

    陆原轻轻拍着赵思思的肩膀,“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说到这里,他沉吟了一下,又补充道,“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们娘儿俩了。”

    安慰赵思思的时候,他的语气是温柔的。

    但是转过头,陆原的语气一瞬间就变得森然,“彻查赵宝良的死因,凡事与这件事相关的所有责任人,包括隐瞒包庇之内的,都严格查办!江阳市积弊太久,岭南所也该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地方了!”

    “是,三少爷!”

    王奉天立即恭敬回应。

    其实这个时候,陆原的身份,已经不是少爷这么简单了,他已经是陆家的一把手,七十二所统领。

    但是他依然保留了这个称呼。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某种纪念。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陆原牵起赵思思的手,上了车。

    “你们刚才听到三少爷的话了?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人,24小时接受岭南所调查!”目送陆原离开,王奉天转头喝道。

    崔家的人,赵家的人,以及张莲香他们一大家子,此时所有人都面如死灰,但依然可以隐隐看到之前脸上那凝固的惊愕。

    “爸,女儿来看你了。”

    写着“赵宝良之墓”的坟前,赵思思悲怆的跪在地上,黑灰色的纸钱迎风飞舞。

    “赵叔叔是个好人,他是真正的父亲。”陆原坐在旁边,感慨道。

    “再也不会有人像他那样疼爱我了,照顾我了,爸爸……”赵思思又哭起来。

    “会的,会的。”看着赵思思哭的这么悲痛,陆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充盈心头,“我曾经答应过赵叔叔,我会保护你,照顾你,疼爱你的……”

    “你,真的会吗?”赵思思抬起头,泪水朦胧的看着陆原。

    “会,当然。”

    她那本就美丽不可方物的脸蛋,加上这雨打梨花一般的样子,陆原只觉得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爱意。

    不,我这只是保护她,接替赵叔叔去疼爱她,绝不是有所企图,我没有对不起周允。

    赵思思脸突然微红起来。

    她低着头,不说话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的人,已经治好了你的妈妈,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她吧!”

    陆原看着手机里,章九发来的信息说道。

    “好!”

    赵思思悲伤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好转。

    此时此刻,妈妈这个词,对她的意义,已经只有曹凤了。

    张莲香做的那些事,已经让赵思思认透了她的人品和本质,也彻底和她断绝了关系。

    所以当岭南所在调查张莲香的时候,张莲香数次向调查人员哀求,表示她的身份是赵思思的妈妈,“你们的三少爷身边那个女孩子,是我的女儿,我是她妈妈,求求你们给我女儿转个话吧!我女儿是三少爷极其重要的朋友,我也是,你们可不能胡来啊!”

    调查人员当然也知道赵思思的分量,所以也不敢怠慢,口信自然也传到了赵思思这里。

    当然,当赵思思此时此刻知道了张莲香真实人格之后,也没有理会了。

    而对于曹凤,也许是血脉的联系,也许是因为那次曹凤短暂的清醒之后的母女交谈,她对曹凤日益思念起来。

    “那走吧!”

    其实,周尚此时此刻,也想立刻见到曹凤,因为,他也有很多话要问,很多话要说。

    直升机载着他们两人,在太平洋上飞行了两个小时左右,终于,慢慢的降落在了陆家的桃花岛上。

    “妈!”

    一看到曹凤,赵思思就立刻想冲过去。

    “等等,赵小姐,你妈妈刚刚恢复,现在正在熟睡中,等她醒了,你们母女自然就可以相见了,现在,你可以去休息一会儿,或者就在这里看着你妈妈也行。”章九急忙拦住赵思思说道。

    陆原隔着病房的玻璃墙幕,静静的看着正躺在洁白床上熟睡的曹凤。

    此时曹凤的模样,早已不是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的样子了。

    得力于章九的照顾和治疗,曹凤已经恢复了神采,她皮肤白皙,虽然岁月的痕迹抹不去,但是依然风韵十足,昔日曾经的曹大小姐的模样中,更多了一种成熟。

    周尚的心里,突然渴望和曹凤在这个二十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了。

    不过,此时此刻,他当然更愿意让赵思思和曹凤这一对母女先见面了。

    “章九,辛苦你了。”桃花岛的一间控制室内,周尚示意章九坐下来,然后缓缓说道,“另外一件事怎么样了?”

    “至于周大小姐的事……”

    章九脸上陡然就凝重起来,他知道,这件事对于少主来说,胜过世界上任何一件事,“少主,从你一开始吩咐我,命令就已经下达了,目前为止,包括大夏红旗在内世界排名前十的所有超级计算机群组已经取消了一切关于航天航空和粒子碰撞天气模拟之类的科学计算,全力进行人口匹配查询,全世界七大洲所有人口的数据正在地毯式被搜集,所有女孩子的全息相貌和身体都会被收集进入数据库,少爷,你看这个大屏幕上,匹配工作正在24小时不分昼夜进行。”

    章九指着控制室里的屏幕,上面飞速闪动一排排数据。

    “不过目前为止,无论是从容貌还是性格甚至是人生轨迹,都没有找到能匹配周大小姐的人……”

    章九叹了口气。

    不过陆原静静的听完,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失落的样子。

    但章九知道,少主并非是对周大小姐的思念减轻了,反而应该是更重了!

    只因为思念更重,所以少主一定做好了用很长很长时间甚至一生时间去寻找的准备,所以才不会介意短时间里找不到。

    是的,周尚此时心里那种迫切似乎没有了。

    那只是因为,寻找周允,已经深深的刻印在他的心里了,似乎和他的人生纠缠在一起了,就像是蚕的一生是为了破茧,知了的一生是为了成蝉,而他的一生是为了寻找周允。

    所以,蚕会隐忍三个月化蝶,知了会蛰伏三年才会破土,它们不疾不徐,是因为他们这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为这件事做准备。

    而陆原,也会如此。

    “疑似匹配!”

    但陡然,大屏幕上突然弹出了四个粗体红色的大字,在整个屏幕上疯狂的抖动着!

    “少主,这是自从匹配计划开始后,第一例出现疑似!”章九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画面也第一时间,在屏幕上显示了。

    陆原猛然就站了起来,紧紧盯着那画面。

    画面比较模糊,显示的好像是一栋楼的楼顶。

    “少主,这个匹配对象是卫星扫描得到的,所以分辨率没有那么高清,为了寻找周大小姐,不但动用了全球超一百万军队进行地毯式人口普查,还动用了几乎地球上空百分之三十的卫星进行地面搜索,这一次的疑似匹配,正是‘列文虎克’号军事卫星扫描地面时候发现的。”

    章九一边急速的给陆原介绍,一边开始对着总控台下达命令,“调动所有卫星,对图像优化处理!”

    刷刷刷!

    很快,又好几张图片刷新在大屏幕上。

    这一次,终于可以看得更清楚一点了。

    这果然是一栋高楼,因为是卫星拍摄,所以是一张俯视图。

    从画面周围其他的建筑物对比来看,这栋楼非常高,而且这显然是在某个大都市里。

    “旁边的是……”

    “是河流……有河流穿过的大都市……”陆原心里陡然一动,“那是黄浦江,是上海,那栋楼,是东方明珠!”

    “报告!疑似目标被发现,位于大夏上海东方电视塔塔顶!已经调动一切资源前往目标地点!”传来的报告里,也证实了陆原的判断。

    刷刷刷!

    又几张镜头拉近的照片刷新了。

    “少主,那里。”章九紧盯着屏幕,颤抖着手,指着东方明珠塔顶的一个人影。

    陆原只看了一眼,心就突的跳了一下。

    虽然模糊,但很显然就看出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少女,因为那种优雅曼妙的身姿,是地球上除了女孩子这种生物之外,没有别的可以做到。

    那身姿显得瘦弱轻盈,站在塔顶,仿佛随时可以被风吹走一样。

    刷刷刷!

    又是几张照片。

    陆原的心跳得更快了。

    因为此时传来的这几张照片,已经不是卫星拍摄的了,而是无人机在空中拍摄,看来搜索组织已经有人到达了东方明珠了。

    照片上,那女孩的身姿更清晰了,甚至能看到她的发丝在风中缭乱着。

    这身影和陆原记忆中的几乎一致。

    而同时,百分之二十,旁边之前显示的柱状匹配度疑似率此时也开始暴涨,就仿佛是暴雨下的玻璃瓶里的水面,很快就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让无人机再近一点!”章九命令道。

    “报告,没法再近了,目标发现无人机,情绪有激动之色,如果再靠近,恐怕会对目标产生不利影响!”

    果然,此时电视塔顶的那个少女,身影晃的厉害,似乎在驱赶无人机一样,她就站在塔顶的边缘,本来就瘦弱的身躯,迎着塔顶的强风,此时再加上这样,就像是狂风中被一根细线栓住的塑料袋,似乎随时都可能挣断细线而飞落。

    “章九,备机!”看着屏幕上那少女,陆原的心好痛,不管她是不是,都让陆原又一次回忆起了曾经的初次相遇。

    那一次,你正准备投湖,而这一次,你却又站在楼顶。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是了,不是你不珍惜。

    是这个世界,总是不给你活下去的理由。

    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从来没有,哪怕一次……

    “少主,直升机已经备好。”

    “我要战斗机!”

    一道呼啸划过黄浦江上空,在接近东方明珠之前的某个瞬间,一个人影脱离了战斗机,依靠着对惯性和风阻的精确把握,恰到好处的落在了东方明珠的塔顶。

    “看呐!”

    此时此刻,塔底早已挤满了无数的人。

    这里本来就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平日里观光者旅游客就极多,周围也是商业写字楼林立,更何况这里也是全国最知名的地方之一,所以,塔顶有人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上海,甚至整个国家。

    陆原此时就站在塔顶,从战斗机的一跃而下对于他来说自然其实本就是小意思,而至于造成的惊世骇俗的影响,他此时也顾不得了。

    眼前的少女,距离他不过就是十多米,就站在边缘,她的脚尖,甚至都伸了出去,凌在空中。

    少女淡黄色的长裙,裙裾飞扬着,和在空中飘舞的秀发一样,轻盈而灵气,像极了她的样子,从背影来看,简直是一模一样。

    陆原的心,一时泛起无数情感。

    就算不是她,自己也要救下这个少女,替她解决一切困难!

    “你……请你……不要跳……”

    陆原轻轻的说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为什么!”

    少女没有动,也没有回头,只是突然开口说话了。

    身后突然来了人,她似乎也没有觉得奇怪,也可能是因为她也根本不在乎。

    “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少女的声音很好听,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悲愤和绝望。

    她的声音并没有和陆原记忆里的她一模一样,但是说话的那种语气,让陆原的心,就像掉入了一块石头的深潭,荡起了无数的回忆。

    那一次,金陵大学的湖边,自己救起她的那个时刻。

    “没事,真的,一切都没事的……你怎么了,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吗……”

    陆原尽力让自己的声音稳定,但他的眼睛开始发酸,一种冥冥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来了,自己似乎感觉到了!

    “为什么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却最后又分开,剩我一个人无依无靠留在这个世上……”少女声音里陡然又充满了悲伤。

    她的样子,她的声音,本就让人有怜爱之心,此时这样的悲伤,更让人怜惜了。

    陆原身体晃了一晃,整个人差点没站稳。

    他的心疯狂的跳动着。

    “不,也……也许,你们还会遇到的,还会在一起的……他一直会等你的……”陆原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了,他微微颤动着,眼角也开始湿润,此时此刻,他好像把心里无数的话说给这少女听。

    不管她是不是她!

    “是他抛弃我的,他说过爱我,说过永远在一起,但是他违背了诺言,他抛弃了我……我恨他,但又恨不起,我想和他在一起,但也不可能,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少女说着,已经站在边缘的她,竟然又向前迈了一小步。

    “对不起,对不起!”听到那少女的话,陆原整个心彻底失去了防线,“都我没能保护好你,我答应过你却没有做到,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和折磨,但我一直在寻找你啊,永远也没忘记你的身影和样子,我一直都在为我们再一次见面而努力,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辜负你……”

    说着说着,他声泪俱下,他不是在哀求,也不是在自责,那只是分离跨越了多少个岁月多少个人生不得见的爱意的爆发。

    “你不过是一个救援谈判专家,你只是个普通人,你根本不懂我和他之间那些事情……你根本不会懂,甚至不会相信……”

    少女声音带着几分哀婉,身形一晃,人已向外面投去。

    “我当然懂……不要……”

    少女动的一刹那,陆原只觉得整个人都掉入了冰窟,但他的身体却没有僵,他身影一动,几乎是下意识就扑了过去。

    抓住了……

    少女的手腕。

    那柔滑就仿佛是春雨一样,迅速滋润并且安定了他的心田,那一瞬间,他幸福的几乎要哭出来。

    “周允,是我啊……”陆原轻轻的拉起少女,塔顶上,他轻轻拨开少女眼前的长发。

    “陆原……”

    少女的声音很轻柔,“你恐怕永远也没想到,竟然会是我吧!”

    只一个瞬间,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迅速笼罩上了陆原的全身。

    一只手,少女的手,迅速暴涨,几乎同时刻,她的手,已经握住了陆原的脖子。

    “是你……”

    陆原艰难的看向那个少女,此时他的眼睛也充满了不可思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采薇不爱我了!”少女,不,此时她已经不是少女了,帝凰撕去了伪装,露出了她原本狂傲的样子,只不过她脸上早已没有了以前那种自信快乐的模样,此时只是癫狂和极度的扭曲,“为什么,为什么我找到了她,我最爱的她,现在却要分开,为什么她在我耳边说过爱我,现在又不理我了!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让采薇不爱我了!为什么让采薇抛弃我!”

    “我,我不知道,不管……我的事啊……”陆原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现在,他终于明白刚才帝凰说那些话的意思了。

    原来,她说的是她和采薇之间的事。

    “不管你的事……”帝凰突然冷笑,“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所以采薇才不爱我了!”

    “我?”

    陆原愣了,“可是,采薇喜欢的是你的性格,我和你完全不一样啊!为什么会因为我?”

    “是的,你这种懦夫完全就是我的对立面,采薇本应该根本不会正眼看你才是,她本应该全心全意的爱我!可是,她看到了你的成长,自从你接手了陆家从前的权力之后,你逐渐开始变得果断,而那个剑灵的失踪,也让你逐渐明白了专一的爱情,你虽然是懦夫是垃圾,但是你的总人格太复杂了,所以你会成长,你让采薇看到了她以前没有看到的一面,终于,她开始不喜欢我,到厌恶我,现在她离开我……”

    “哈哈哈哈!”

    突然,陆原笑了,是的,他真的笑了,替采薇高兴的笑,“我早就说过,你的性格太极端,采薇喜欢你,是我深深遗憾的一件事,现在她离开你,我真的很替她高兴!”

    “废物,我杀了你,等到你消失,采薇慢慢就会忘记你这样的人,她会重新回到我身边的!”一瞬间,帝凰脸上都狰狞了。

    “杀我?别忘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杀不了我的,就算杀了我,你也会死。”

    “那就一起死!”

    帝凰目光里陡然爆发出一种狂热的决心,她的手掐的更紧了。

    陆原只觉得呼吸顿时变得困难,眼前也变黑了。

    而帝凰的呼吸声,也变得沉重了许多。

    但她显然并没有松手,反而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陆原想挣扎,但是他越挣扎,自己脖子上的力道反而就越紧。

    “别忘了,你我同体,你挣扎的力道越大,我得到的力道也越大,所以你越挣扎,我只会掐的更紧!”帝凰狞笑着说道,“这就像一个人上吊自杀,他越挣扎,死的就越快!你认命吧!”

    认命?

    绝不!

    周尚眼前不断的发黑,但那个轻灵倔强的身影却愈发的清晰。

    几道闪光突然爆发!

    轰!

    三发导弹轰在了帝凰的胳膊上,塔顶上空爆发出巨大的火团,两架战斗机交叉着俯冲划过。

    “天呐,真的毫发无损?!”一个战斗机驾驶员惊恐的看着在导弹中依旧完好的帝凰和陆原。

    “废话,我刚才就说了,准备二次发射!”章九坐在旁边,目光凝重的盯着下方。

    当陆原坐着战斗机赶来的时候,章九也跟着赶到,一开始他跟着众人站在下面用望远镜看着,心里暗暗替少主高兴。

    不过当他发现那女人竟然是帝凰的时候,他就知道不好,所以立刻召唤战斗机群。

    “导弹虽然对帝凰起不到伤害作用,但至少可以干扰一下,少主应该可以趁机行动了。”章九暗暗心道。

    “干得好,章九!”

    当帝凰被导弹干扰,手上力道稍微一松,陆原已经趁机挣脱了她的掌控。

    “再见!”

    陆原说着想溜,并不是怕她,但是何必和她争斗,更何况两人本就分不出胜负。

    “走吧,但他们因为你而死!”

    帝凰突然一挥手,一道巨大的红色光芒爆破而出,光芒没有冲向陆原,反而冲向的是东方明珠塔下围观的群众。

    这一道能量要是打中,整个陆家嘴都会翻个身。

    轰!

    空中一道爆音,空气像是圆月弯刀的剑刃一样震荡,迅速的以超音速几倍扩大,哗啦啦,以东方明珠范围十几公里之内,周围所有建筑物距离地面八十米这个高度的所有楼层,几乎是瞬间,玻璃全部碎裂,整个天空都是晶亮一片。

    “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天上。

    此时,半空之中,陆原硬生生接住了帝凰那一击的能量。

    只是,这一下,他也又一次被帝凰缠住了。

    帝凰在上,陆原在下,两人就仿佛是天和地的代表,在空中僵持着。

    能量不断的从帝凰身上倾泻,她全身周围的空气都已经被完全电离,爆裂的闪电在空中穿梭,每一道闪电,都有东方明珠塔那样的粗细。

    陆原丝毫不让的抵挡着。

    他已经无法分开了,巨大的能量,把他和帝凰紧紧的束缚在一起。

    这女人疯了,她是真的在求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原只觉得眼前开始发黑。

    难道自己撑不下去了?

    “是不是觉得眼前开始发黑?”帝凰突然说道。

    “没有……”

    “承认吧,但是你放心,不是因为你精力流失而发黑,而是这天,在变黑。”

    陆原听到这里,心里一动,急忙四周看去,果然,刚才还是晴日朗朗,现在正在开始变黑,不过这变黑也很奇怪,从空中开始变黑,慢慢的向下面移动,就像是一张白纸,从上面开始慢慢的向下一点点的涂黑。

    “快看啊,太阳不见了!”

    “怎么上面全是黑乎乎的!上面是什么?好像是黑雾!”

    “好像还在向下移动!”

    人群也终于发现了,恐慌开始蔓延。

    章九坐在战斗机里,他抬起头,因为在空中,黑雾距离他更近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笼罩着他。

    这种感觉让他更恐惧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恐惧感!

    “第二次导弹发射!”

    眼看着黑雾越来越近,他不再迟疑,下达命令!

    轰!

    两发导弹,带着尾焰,冲向帝凰。

    章九盯着导弹,目光收缩。

    不要求导弹击伤帝凰,只要能影响一下,让少主脱身就可以了!

    但突然,他的脸上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就好像见到了最可怕的事情一样。

    那两发呼啸着疾驰的导弹,竟然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了空中,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拿着它们一样。

    而从上而下的黑雾,也恰好刚刚到达导弹所在的地方。

    “死寂时刻!”

    章九脱口而出,同时,他整个人都瘫坐在座椅上了,从来没有的恐惧感,彻底笼罩着他。

    “我们都会死,所有人,所有事物,一切的一切,回到宇宙大爆炸之前的那个时刻了……”

    他的话没说完,也说不完了,因为黑雾从上面开始笼罩住了战斗机,然后,战斗机完全停止了运转,如果用放大几千万倍的显微镜观察,会发现战斗机内部的灰尘都静止了,甚至构成战斗机的每一个分子每一个原子都完全停止了震动。

    一切都停止了,时间也为〇,一切也都不存在了。

    黑雾开始笼罩一切,底下的人群开始逃跑,但是没人逃得过,黑雾从天而降,延伸出地球,延伸出了太阳系,延伸出银河系,延伸总星系,涵盖了所有的河外星系,延伸无穷无尽……

    宇宙没有安全的地方。

    桃花岛上。

    “妈,你看外面!”

    赵思思正在和醒来的曹凤聊着天,母女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真的有无数的话题,也有无数的泪水。

    但突然,赵思思感觉到了外面的异常。

    曹凤一看,虽然不知道黑雾是什么,但是那种可怕,让她从心底感觉到恐惧。

    “思思,你想不想知道你亲生父亲是谁?!”曹凤突然抓住赵思思的手。

    “我……”赵思思迟疑着。

    “我们母女聊了这么久你都没有问,我知道你心里对你亲生父亲有点怨恨,但是我想,我必须告诉你了!”曹凤看着窗外的黑雾,急促的说道。

    是啊,至少临死前,让女儿知道这个事啊!

    此时,黄浦江上空。

    黑暗已经笼罩了一切,周围全是死一样的寂静。

    “世界要因为我们而沉寂了,我们……也分不出胜负的……这样下去……我们只会永远这样相互抵抗着……”陆原艰难的说道。

    “那就这样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意义,这样下去……”

    “为什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采薇抛弃了我,我已经是一个人了,所以,你也要是一个人,我们就这样坚持下去,永永远远的坚持下去,你也再也不会见到你想见的那个人,那个低贱的剑灵!哈哈,这样就公平了,我们都永远也回不到自己心爱的人身边了,哈哈哈!”

    帝凰狂笑着,整个宇宙,都是她的笑声。

    “你,好卑鄙。”

    “哈哈,你永远也别想脱身了,我们实力一模一样,我会永永远远的钳制住你的,你永远也别想摆脱我!”

    “那也未必!”陆原陡然大喝一声。

    砰!

    一声爆裂,一道血柱从陆原的右胳膊上冲窜而出,陆原的鲜血奔涌而出,也就是在此时,一道汹涌的能量在陆原心里陡然爆发,巨大的能量之下,陆原感觉到上面的帝凰都开始松动了。

    “血祭!用自己的鲜血化为能量,哈哈,好,废物,你终于领悟自己的血脉力量了,不过,别忘了,我和你是一样的,来啊!”

    帝凰一声娇喝,砰!

    她的胳膊上也立刻震裂了一个血口,鲜血也箭一般涌出。

    陆原就觉得上面的力道陡然增加了数倍,自己又无法抗动了。

    “来的更猛烈些吧!最好让心脏爆裂吧,让我们两人在爆发中灭亡吧!”帝凰狂呼道。

    “疯子,你简直就是疯子!”

    那一瞬间,陆原知道完了,彻底完了。

    无论是血祭到底和帝凰同归于尽,还是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一切都完了,自己永远没法脱身了。

    他突然很难过很难过。

    怎么,怎么结局会这样啊!

    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结局啊!

    那个身影,他再也见不到了。他此时此刻,真的好想好想能看一看她,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叫一声她的名字,听一声她的回应。

    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有,那该多好啊。

    他还会娶她,一定娶她,再一次娶她,他们会生孩子,生一个也好,很多也好。

    她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叫她妈妈,她的孩子叫自己爸爸……

    “爸爸……”

    恍惚中,有声音似乎在这死寂中游走。

    “爸爸!”

    不是幻觉,是真的有人在呼唤,陆原的心,迅速被拉到现实里。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自己也很熟悉的身影。

    “我刚刚才知道,你是我的亲生父亲。”那身影抬头看着陆原,“妈妈临死前告诉我的。”

    “什么?你在说什么?”

    陆原心里说道,但突然之间,他猛然就明白过来了!

    赵思思是自己的女儿!

    是自己和曹凤的女儿!

    是的,也正因为她有着自己的血脉,所以不会被这死寂湮灭!

    “知道你是我的爸爸,我又难过,又高兴。”赵思思继续说道,“爸爸,我现在后悔一件事,后悔我曾经说了不想见亲生父亲那些话,后悔说亲生父亲不是好人那些话。”突然之间,她目光里噙满了泪水,她定定看着陆原,“我很开心这一辈子有过两个爸爸,一个抚养我长大,一个给了我生命,我很开心你是我的亲生父亲。”

    “思思……”

    陆原的心里一下子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爸爸,我爱你。”

    赵思思看着陆原,突然微笑了起来。

    “思思,别!”

    那一瞬间,陆原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赵思思的动作没有任何迟疑,她手一挥,一道鲜血迅速洇染了她雪白的脖颈,随之,就是赵思思的鲜血瞬间爆起,血雾盈满了整个天空。

    当她血脉觉醒的时候,她的本能会告诉她很多事情。

    那是赵思思的血,也是陆原的血。

    “不要……思思!”

    一瞬间,陆原只觉得体内的能量无穷无尽。

    他几乎没有主动用力,任凭体内的能量自己喷涌。

    “世事难料……”帝凰临终前最后一句话,之后她已经被陆原的能量击飞不知何处了。

    思思思思!

    陆原体内的能量依旧无穷无尽的喷涌着。

    一直到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平复。

    “思思……”

    陆原跪在地上,抱起赵思思,女孩子柔软的身躯,无助的在他的怀里弯折,没有一丝丝的生气。

    复杂的泪水,夺眶而出。

    四周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生命。

    天上地下,只有他一个人。

    黑暗笼罩着一切,一切都仿佛让人喘不过气。

    陆原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胸闷。

    终于,他毫无来由的狠狠的向这浓浓的黑暗混沌中挥去!

    一声巨响,轰隆隆!

    甚至数日都不绝!

    时间此时已经毫无意义,陆原呆呆的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混沌中,轻的东西漂浮了起来,慢慢的,汇聚成了蓝色的天空,曾经的黑色的重的东西,向下面积尘,慢慢的形成了地面。

    陆原抱着赵思思的遗体,站在这天地之间,头顶着天,脚踩着地,仿佛是天地之前的巨人。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发现地上出现了一只蚂蚁,蚂蚁艰难的想拖动一块沙粒,但是总是拖不动。

    “你想拖动这个吗?”陆原无聊的问道。

    蚂蚁点点头。

    “那好,我把这个沙粒起名叫飞来峰,我教你一句法号,你只要一念法号,就可以移动飞来峰了,但是这个法号只能使用两次,知道吗,记住,只能使用两次!”

    说着,陆原就教那个蚂蚁背住了法号。

    蚂蚁恭敬的在地上拜了几下,然后爬上沙粒,接着念动法号,只听忽的一声,蚂蚁和沙粒无影无踪。(结局一)

    蚂蚁没了,天地之间又一片空寂。

    陆原突然感觉到好累好累,终于,他躺在了地上,不知不觉的,他掉的几根头发,变成了庞大的山脉,他的汗水,变成了海洋和湖泊……

    陆原感觉到自己这个时候,似乎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了。

    他昏昏沉沉,嘴里迷迷糊糊念着:“周允……周允……”

    “陆原……陆原……”

    迷糊之中,有声音在轻轻的呼唤。

    “周允……”

    陆原心里一个激灵,猛然坐了起来。

    “醒了,他醒了!”

    耳边,突然传来了惊喜的喊声。

    “我靠,奇迹啊!”

    “天呐,太不可思议了吧!”

    “真的醒了啊!”

    呼喊声,脚步声,感叹声,吵嚷的声音,迅速的包围了陆原。

    “怎么回事?”

    陆原完全傻了,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里显然是医院的病房,icu病房,此时一大群人围着他,有其他的病号,也有医生和护士。

    外面,更多的人围过来,挤在病房外面,张望着,还有更多的人不断的蜂涌过来。

    “你呀,昏迷了五十多天,现在终于醒了,你自己都不知道了吧!”一个白大褂医生进来,给陆原量了量身体的数据,当看到都很正常的时候,也不禁啧啧称奇,“达到出院标准了。”

    “我在医院?”陆原更愣了,这是咋回事?

    “哎呀,这小子不会失忆了吧。”有人说道,“小子,你是自杀的啊!”

    “我自杀?为什么?”陆原说道。

    人群开始吃吃笑起来,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流淌。

    “小伙子,你是因为没有女朋友自杀的,你从小到大从来没谈过女朋友,心里不平衡所以自杀了。”

    “不可能!我有女朋友,她叫周允!”陆原大叫道。

    “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你的遗书。”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把一张纸递给陆原,扑闪着大眼睛说道,“你真的是因为没有女朋友自杀的哦,这遗书写的可感人了,你昏迷的时候,大家传着看,很多人都看哭了呢,我也看哭了哦。”

    “什么!什么什么啊!”陆原真的急了,不可能啊,怎么回事!

    他心里急,但还是瞟了一眼那遗书,只看一眼,回忆就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是啊,那是自己的字迹!

    还有那遗书中记载的自己刻骨铭心的那些自己内心的孤独的伤痕,如此的深刻,怎么会忘记!

    “原来,只是一场梦……”

    泪水无声的滑过陆原的脸庞,他捏着病床的被角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风聆,袁灵,曹凤曹倩,慕容若兰,熊老,爷爷大哥二哥天赐,还有思思,那么多人……他们竟然都只是一场梦……

    还有,周允……

    那么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发梢,熟悉的那张倔强的脸庞,怎么可能会……

    “唉,看他那个样子,恐怕是昏迷时候做了美梦了吧,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依然是个吊丝单身狗,恐怕落差太大了哦。”有人笑着说道。

    “弟弟,弟弟你醒了!真的醒了吗!”

    一个女孩子挤开人群闯了进来,一把抱住陆原,大哭起来,“呜呜,阿原,你终于醒了!”

    “姐……”

    陆原叫起姐来还有点生疏,但是他终归还是想起来了,眼前这个长相漂亮穿着朴素的女孩子,正是他姐姐陆晴。

    “好了,你弟弟醒了大家都很开心,他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一会儿你去办理出院手续吧,至于住院费这些事情呢,因为你们姐弟家庭贫困,有社会慈善机构帮你们结算了,你们不用付了。”医生过来交待了几句,就走了。

    “走吧,阿原。”

    陆晴给陆原收拾了一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开心笑着,带着陆原离开医院。

    来到外面,看着都市里的车水马龙,和曾经梦里的金陵也没什么不同的,想到这里,陆原又不由一阵惆怅。

    “给,阿原。”陆晴说着话,递给陆原几样东西,又说道,“你身体刚好,刚刚出院,本来姐姐应该陪你一起去的,但是我刚才是偷跑出来的,现在要回去打工,这是我这几个月找到最好的工作了,这份工作也是丢了,你我吃饭都成问题了,我不能陪你一起去的,你别怪姐姐哦。”

    “啊,去哪啊?”

    陆原此时还有些傻傻的,毕竟一时没那么快恢复。

    “金陵大学啊!你考上金陵大学了啊!姐姐为你骄傲!你已经昏迷五十多天了,现在正好开学了,你赶紧过去报道吧!公交车来了!”

    说着,陆晴赶紧把陆原推上公交车,目送离开,这才赶紧向工作地点跑去。

    金陵大学门口。

    陆原愣愣的看着“金陵大学”几个字,和梦里的差不多,当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毕竟以前他也路过金陵大学,知道门口是什么样子的。

    “同学,报到证呢,哪个专业的啊?”

    热情的学长学姐围住陆原。

    今天正是开学日,门口熙熙攘攘全是学生,金陵大学的美女资源是全省都有名的,各种美女琳琅满目,不过陆原一点心思都没有。

    他想起姐姐给自己的包,急忙打开,果然,里面有报到证,除了报到证,还有一个面包,一个山寨的安卓手机。

    “管理学院的学弟啊……”有人看着报到证说道。

    管理学院?陆原心里一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人群骚动起来。

    “哇,美女哎……”

    “长得那么漂亮,怎么……”

    “这不正好吗,说不定咱们也有机会呢?”

    陆原听着人群议论纷纷,忍不住挤了进去。

    只进去看了一眼,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眼前一个少女,穿着肥大的老式牛仔裤,上身穿着移动运营商送的t恤,正拖着一个大麻袋,极其费力,慢慢的走着。

    没有家人来送,没有朋友来送,只有她一个人,拖着巨大的行李,在众人毒辣的目光下,挪动着。

    烈日照在她的身上,裸露的皮肤都被晒的起皮了。

    那些穿着时尚打着太阳伞的女生们,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指着那个少女窃窃笑着。

    少女没有理会任何人,似乎这样的嘲笑她早已见得多了,她低着头,拖动自己的行李,就好像走在无人的街道上。

    长发垂落在她的脸侧,露出微微翘动的耳朵,以及脸颊那一抹倔强之中带着几分高贵和线条……

    扑通。

    众人只听一声闷响。

    就看到一个男生跪在了地上大哭起来,他哭的是那么大声,那么放肆,仿佛遭受到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一样。

    所有人都看向那么男生,但是唯独那个少女没有,她似乎不关心任何事,也似乎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关心任何事。

    “这人神经病吧!”

    “瞧他那个样子,穿的那么吊丝,举止那么怪异,肯定是个怪胎。”

    “希望不要跟他一个班!”

    众人议论纷纷着。

    陆原当然全部都没听进去,别人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我是对的,周允是真实的,真切的存在!

    周允,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等了有多久,经历了多少磨难啊!

    陆原终于仰起头,他的脸上满是泪痕,但是脸上却带着一种好像终于卸下了包袱的笑容。

    他静静的看着周允已经走远的背影,轻轻呼吸着,美好从内而外的充盈着全身。

    “吊丝!”

    众人骂了一声,都离开了。

    滴!

    就在这时候,山寨手机突然来了一条信息。

    “陆原先生,你好,我叫熊四光,我将告诉你一个信息,请相信我,无论你听到什么,这条信息都是真实的……”

    (是结局,也是新的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