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8章 父子为了女人反目
    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灌入耳畔,叶翎抬眸看他。

    她的眸子撞入了他的眼底,他深邃的眼底落满了她的倒影,那样的坚定而从容。

    “哥,我是不是…闯祸了?”

    顾夜瑾摸着她的小脸,然后淡淡的勾了一下薄唇,“有事就叫哥,没事顾夜瑾,你这个女人还挺现实的。”

    “…”

    顾夜瑾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她肌肤娇,刚才花姐已经用冰块给她敷过脸了,但现在还是又红又肿的,他压低声,“有人打你了。”

    叶翎别开了小脸,没说话。

    顾夜瑾收回了自己的手,“我先去洗个澡。”

    他推开了沐浴间的门,很快,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流声。

    他已经在洗澡了。

    叶翎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掀开被子下床,将他丢在沙发上的黑色大衣和西装挂在了衣架上,衣服上都是他身上的味道,健康干净的男人阳刚。

    几根纤柔的手指攥紧了西装上冷硬的布料,她将自己的小鼻翼贴上去嗅了嗅,这种成熟而熟悉的男人气息,让她莫名的心安和迷恋。

    有他在的地方,就算山崩地裂都是心安的,这就是他身上散发出的特有魅力。

    叶翎知道,他呵护了她这么多年,有些东西是深入自己骨髓的。

    就算剔骨挖心,她都无法磨灭他留在她身上的印迹。忽然之间,她的眼眶变得红红的。

    这时沐浴门被推开,一股清爽的冷气侵袭而来,顾夜瑾出来了,站在她的身后,“想什么呢?”

    出来的瞬间他就看到了这一幕,她抱着他的衣服傻傻的发呆。

    叶翎止住了双眼里的泪意,“哥,我想离开这里,离开顾家,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上一次离开,她刚从顾夜瑾的床上下来,这一次回来,又错上了顾贤的床。

    她觉得恶心。

    太恶心了。

    “翎翎…”顾夜瑾伸出健臂搂住了她纤柔的腰肢。

    可是刚碰到她的瞬间,叶翎软若无骨的身体迅速僵硬的像个冰块,她拧起了柳眉,小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一副难受的样子。

    “怎么了?”顾夜瑾问。

    下一秒叶翎推开他,直接跑进了沐浴间,她趴在马桶上,开始吐。

    她什么都没有吃,这一吐就吐的昏天暗地,将胃里的苦胆汁都给吐出来了。

    顾夜瑾站在门边看着她,她脸色苍白的像张纸,如同破碎的洋娃娃,一点生机都没有了。

    他的眸色晦涩不明,她性.冷淡他是知道的,他不知道的是如今的她已经这么抗拒男人的触碰了,抱一抱她都不行了。

    勉强止住了呕吐,叶翎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欲坠。

    顾夜瑾伸手将她打横抱起,送到了柔软的大床上,为她盖好了被子,他柔声道,“翎翎,睡一会儿,我要处理一些事情,等处理好了,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叶翎将苍白的小脸埋在了柔软的枕头里,她知道他要去处理那些烂摊子,现在外面恐怕已经乱的天翻地覆了,她闭上眼,浑身累的只想睡觉。

    视线里一黑,顾夜瑾俯下高大的身躯吻了吻她的额头,“睡吧,晚安。”

    叶翎闭上了眼,很快就入睡了。

    顾夜瑾低着头,看着她巴掌大的睡颜,疏淡的灯光里,他缓缓眯起了那双清寒的黑眸,眸底溢出了一股冷厉阴森的戾气…

    ……

    翌日清晨。

    叶翎是被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吵醒的,缓缓睁开惺忪睡眼,身边空空的,顾夜瑾已经不在了。

    她起的太晚了,现在已经清晨八点钟了,晨曦的阳光透过层层纱幔洒透了进来,一室的温暖。

    她已经不在顾家了。

    她熟睡的时候,顾夜瑾将她抱了出来,现在她睡在自己公寓的床上。

    伸出纤柔的小手将床柜上的手机摸了过来,她按键接通,“喂,花姐。”

    是助理花姐的电话。

    “翎翎,你休息的怎么样,如果休息好了,我们就离开海城吧,你还有很多行程安排。”

    离开海城?

    昨天在婚宴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花姐也说了她的星途要到头了,怎么一夜之间狂风暴雨骤停,已是风和日丽艳阳天了?

    “是顾夜瑾,对吗?”

    “是的翎翎,顾总已经替你摆平了一切,昨晚顾总封杀了海城影响力巨大的八大娱乐报社,上面出事了,那些记者纷纷吓跑了,还有微博上,关于你所有的话题都被压了下去,视频和录音还没有见光就一夜消失了,顾总以雷霆手段血洗了整座四九城,现在关于你,已经成了禁词。”

    顾夜瑾血洗了整座叶城。

    这位俊美儒雅的海城首富顾夜瑾,很少人有机会看见他出手,但是他一旦出手,必是毁灭性的雷霆之势。

    对于这起世纪性的丑闻,他没有任何言辞,他只是将自己的手遮在了这座四九城的上空,让她栖居在他的怀里,为她挡住了所有的风雨。

    叶翎的心脏一点点的蜷缩了起来,昨天晚上他一身风雨的回归,表面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是他竟然在外面雷霆杀伐。

    “翎翎,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叶翎从花姐的话里听出了催促的意思,花姐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花姐好像很想她立刻离开。

    “等等吧,我想见了顾夜瑾再说。”说完叶翎将电话给挂了。

    ……

    此时的顾家。

    顾贤怒气冲冲的坐在客厅里,他将一个茶杯用力的摔在了地板上,“顾夜瑾呢?快点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不让我出门,这是要将我囚禁在这里?”

    佣人战战兢兢的站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深怕顾贤将这把怒火烧到他们的身上。

    顾管家身上也出了一层的冷汗,昨天晚上叶翎来敲门,本来是好事一桩,但是谁想到竟然惹出这么大的风波,他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一群黑衣保镖冲进来就将顾贤和他扣压了这栋别墅里,并在守在门边,不让他们出去。

    这分明就是囚禁!

    顾家要乱了,做儿子的为了一个女人将老子囚禁在了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