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52章 礼物
    “这翡翠好与不好,您给掌掌眼。”

    唐洛说着,打开盒子,将红翡取出。

    “这是极品红翡呀!”

    乌老接到手中,露出惊喜之色。

    冯江涛也有些惊讶,他跟随乌老近二十年,当然见过大世面,但像这样手掌大小的极品红翡,还是非常少见的。

    “嗯,师父,成色还不错吧?”

    唐洛说着,坐了下来。

    “这何止是不错……极品红翡罕见,这样大小的就更难见了。”

    乌老细细打量着手中红翡,一时又有不解。

    “是不是跟梵若公司要参加过段时间的珠宝展览有关系,那你要雕刻什么?”

    “不是的……看来您也知道那个展览,若冰倒是说让我到时候多雕刻一些成品,还问我大师宴的时间。”

    唐洛道。

    “嗯,我明白韩总的想法,你和江涛的大师宴,一定会放在国际珠宝展览之前。”

    乌老点点头。

    “那将是一次很好的机会,等大师宴一成,你的作品再直接代表公司参展,那对你个人也将有极大好处。”

    “是,呵呵,那是肯定。”

    唐洛笑笑。

    他现在实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成为大师的事,毫不在意了。

    乌老说的好处,很大程度上是说他作为大师的声望,作为业内翘楚,会‘一炮而红’。

    他对这些,当然不会太在意,但是既然利于梵若公司,能让乌老欣慰,那他必然会认真对待。

    “现在梵若公司在大步拓展,对产品的需求量在加大,对真正大师作品也会与日俱增……大师宴之后,二师兄的身价必然会提高数倍,到时候我们一起参加那个珠宝展。”

    唐洛想到什么,看向冯江涛道。

    “呵呵,好啊。”

    冯江涛笑着点头,去参加珠宝展,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儿。

    虽然他是乌老的二弟子,看起来机会非常多,但一旦成了大师,那几乎就是要自立门户了。

    靠师父总不能靠一辈子,他今后要树立他的名望,那要做的可就不只是一心盯着雕刻了……

    有了唐洛和梵若公司的支持,他就会有更多机会去展示他自己的作品,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那就说定了,我们师兄弟一起出马。”

    唐洛说道。

    听着唐洛和冯江涛的对话,乌老心中甚是欣慰。

    “那你是要雕刻什么?这成色,倒是很像你之前给我看过的血玉,你不会又想刻那些东西吧?”

    乌老回过神,好奇道。

    “不,当然不是,那些……”

    唐洛没再说下去。

    那些假的血玉朱雀啥的,还在他骨牌的保险柜里。

    对这些,他也没法解释太多。

    同时,他也再次想到了血玉的事,刚回中海的时候,他就想过要解开血玉的秘密,方家争端一起,让他这两天又给忘了。

    “那小师弟是想雕刻什么?”

    冯江涛也疑惑道。

    “雕刻什么,我还真没想好,是这样,周六我一个兄弟订婚,算是我和若冰给他的礼物了。”

    唐洛解释道。

    “礼物?”

    乌老惊讶。

    好家伙,这小子出手可真够大方的,几千万的翡翠,还不算雕刻,价值就已斐然,竟然随便当礼物送。

    果然,年轻人……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他琢磨不透。

    即便,他也是有钱人……

    “是啊。”

    唐洛点点头,还有点好奇乌老的语气。

    当他看到乌老和冯江涛的表情时,一时间也反应过来了,是不是有装逼的嫌疑?

    “咳……那什么,师父,您看我雕刻什么合适,您老给拿个主意,最好能象征爱情的,像神话故事里那样一对的。”

    唐洛干咳一声,说着他的想法,也算是岔开了话题。

    “象征爱情,让我想想……”

    乌老思考着。

    “可那些家喻户晓的爱情神话故事的结局,难免有些不圆满。”

    这可有点难为他了,他一生雕刻种类繁多,却唯独没有在这上面动过太多心思。

    唐洛点点头,这跟他考虑的一样。

    “让我说,比起雕刻那些,你不如直接照着他们二人的面貌去雕刻就是,你之前不是常这样哄女孩子么,一样的道理啊。”

    乌老继续道,后半句明显是故意的。

    唐洛恍然,但又觉哪不对,这师父,话里有话啊。

    “我……”

    唐洛还想狡辩,但那还真是事实,他之前雕刻过他的母亲静安居士,还有韩若冰、安蓝、白菲菲……

    他还怎么好意思反驳……

    不过想想也是,他刚才一心只想雕刻别的,何不直接雕刻许飞跟王乐呢。

    一旁的冯江涛笑而不语,他也没想到乌老会这样说。

    “呵呵……不管怎么说,你小子算是知道来雕刻了,去吧,我要出趟门,一会回来。”

    乌老最后道。

    “得嘞,您忙着。”

    唐洛尴尬道。

    随后,乌老离开,唐洛则去了后面雕刻室。

    至于冯江涛,虽然他很想多跟唐洛学习,甚至是比赛一下,但乌老不在,难免需要他照应家里的事。

    雕刻室里,唐洛给许飞发去消息,问他要了一张他和王乐两人同框的照片。

    这是一张许飞和王乐在海边的照片,两人相互对视着,极尽柔情。

    唐洛并没有急于下刻刀,而是在细致地做着准备工作。

    “亏了咱不是单身狗,否则估计都能被这俩人甜的给齁死……”

    唐洛打量着照片,喃喃道。

    同时,他也在看着手上的极品红翡,想象着。

    十几分钟后,唐洛拿起刻刀,开始了动作。

    虽然许飞和王乐的容貌他完全可以不用照片,直接雕刻,但这照片上所表现的两人的那种状态,才是最重要的,他要真正展现到作品上。

    一时间,唐洛摒弃了所有的杂念,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甚至,连照片都不需要再去看。

    随着他雕刻,他感受到,无名决自行运转起来,让他状态变得越来越好。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雕刻也是一种修炼,甚至,要比他晚上个人的修炼更有效果,修为在快速增进。

    雕刻的过程也让唐洛感到极为踏实,仿佛置身于一个独立的空间,感受不到任何雕刻以外的事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