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9章 江晚的身世
    

    “妈咪……”

    小家伙看到妈咪的脸色果然变了,小脸上顿时挂上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爹地这坑队友的实力简直一百分,小家伙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江晚听厉漠琛这么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小家伙这最近发微博的频率可真是比以前高了很多,本以为是什么无良记者爆出去的,结果没想到是自己亲儿子……

    江晚可真是有些头疼。

    好在厉漠琛并没有追问太多。

    ……欧易廷开车将江晚做好的陶具带回自己的工作间,他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画,后面还有一个很小的窑炉烧制陶瓷,欧易廷简单的将陶具处理了一下,这才放了进去,七个

    小时候就可以出来成品了。

    欧易廷正坐在工作台前等待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过来看了一眼,是助理打过来的电话,想到了他方才吩咐下去的事情,欧易廷很快便按下了接听,“查到了吗?”

    其实,欧易廷的心里也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确定,他怕听到答案是肯定的,也怕听到是否定的。

    他没想过自己遇到当初的女孩会是怎样的心情,也不甘愿至今还没有找到她。

    “欧先生,我们刚才查到了江小姐的资料,对比了十二年前的新闻……”助理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是同一个人,是您在找的江小姐。”

    一瞬间,欧易廷好像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是她……

    他找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就近真的在今天这么意外的重逢了,他甚至没有跟她多说几句话。

    而且,欧易廷也有些怅然,他找了那么久,没有想到……她早就已经有了孩子。

    “欧先生,艺术展举办方那边让我问您一下,您大概明天几点飞机落地?他们好安排人去接您。”助理又问道。

    “我明天先不回去了。”欧易廷深吸了口气,“我明天还有点事情。”“欧先生……艺术展已经定在这周末了,您的所有作品我都已经让人送过去准备开始布展了……”助理微微的惊讶了一下,一直以来,欧易廷都是个极其有规划的人,他从来

    都不会临时打乱自己的计划。

    这次怎么……

    “我这周也不一定回去了,如果艺术展主办方需要我的致辞,我会把东西都发给你,你可以代替我致辞。”欧易廷慢声道,“我还有些事情,先挂了。”

    “欧先生……”助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那端就传来了一阵嘟嘟声。欧易廷挂了电话,放下了手机,思绪久久的没有平静下来,他觉得一切都仿佛是在做梦,他寻了那么多年的人,今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遇见了,甚至,她还已经有了一个

    五岁的孩子。

    欧易廷曾经想过许多重新遇见她的场景,但绝对不是这样。

    他叹了口气。

    “嗡——”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欧易廷拿起来一看,仍旧是助理的电话,他想来也是觉得助理还在劝他,本想不接的,但是欧易廷是个温和的人,犹豫了几番,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不用劝我了,我这周也不会回去的。”

    “不是的欧先生,刚才他们又传给了我一份江小姐的资料,”助理忙说道,“上面说江小姐的DNA跟秦老爷的DNA有亲属关系。”

    欧易廷愣住了,好一会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就是,资料显示今年的时候江小姐提交了一份DNA鉴定申请,数据库保存了江小姐的样本,而几年前秦老爷就在找他流落在外的外孙女,江小姐的DNA跟秦老爷匹配。”

    欧易廷握着手机,仿佛没能够听懂助理在说什么——秦老爷算是他的半个恩师,当初欧易廷在欧洲修艺术,而秦家本就是珠宝世家,他无意里认识了秦老爷,秦老爷年老而膝下没有子女,准确的说是,秦老爷曾经有过一儿

    一女,可儿子早早过世,女儿当初因为嫁人和他断绝了关系,而在分娩的时候难产过世。外人眼中的秦老爷的性格固执,为人冷淡,但欧易廷那时觉得他独身一个老人生活不方便,便常去拜访,一来二去终于跟秦老爷算是熟识了,也明白了秦老爷有多思念自

    己的儿女。所以,欧易廷曾经无意里听秦家的老管家说过,秦老爷早年的时候性格异常的顽固,而大小姐性格娇纵,秦老爷并不同意她的婚事,他对那个一穷二白的大学生没有任何的好感,而坚持给小姐找了同样出身名门的未婚夫,小姐这才离家出走并断绝了关系,秦老爷曾经动用手段逼她回来,可小姐非但没有回来,还私自的将孩子送了出去,

    这么多年,秦老爷始终都没有找到那个孩子的下落,这也算是秦老爷唯一的一个心结了。

    所以,欧易廷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次找到的江晚,竟然还是秦老爷寻找已久的外孙女!

    欧易廷简直有些难以消化这个巨大的消息。

    他冷静了一会,似乎思考了好一会,这才拨通了秦老爷的电话,准备告知秦老爷这件事情。

    “林妈,秦老爷方便接电话吗?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他。”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欧易廷深吸了口气,慢声说道。

    “老爷正在遛鸟,我这就把电话给他。”林妈笑了笑,应允了下来,将手机递给了正坐在桌前逗鸟的老人。“秦老爷,是我,”欧易廷说道,他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很有必要告诉秦老爷的,毕竟他寻了二十多年的外孙女,现在他意外地找到了,自然应该告诉他,他也不想让秦老爷

    带着遗憾过完余生。

    毕竟,他当初也是亲眼看到了秦老爷孤独的、思念一面,他有权利知道这些。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

    江晚应该就是秦老爷在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了吧?

    “什么事?”秦老爷似乎有些感冒,声音有几分沙哑干涩,“对了,你的第一场艺术展我没法去了,人老了,总容易生病……”“不碍事,以后我还会有展的,到时一定邀请您做特殊嘉宾,”欧易廷淡笑,而后严肃了几分,“对了,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