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留药
    虽然钟逸很不愿承认,但凭他的实力,显然是拦不住木璇的,不仅拦不住,甚至在她谈笑间,自己便有可能一命呜呼,经过上午一战,钟逸再次对这个可怕的女人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以后就算辜负天下所有人,都不能辜负木璇

    心里虽然这么想,不过钟逸仍是嘴硬道:“她?女流之辈,我为何拦不得?我不光要拦,更要狠狠教训她!”

    话音刚落,马车外传来一阵风声,忽然间,一道青影闪了进来,木璇就如此突兀的出现在了车厢内。

    她冷眼望着钟逸:“听说你要教训人?”

    钟逸一张脸憋得通红,看着面前想要又不敢笑的李旭,一脚踹了上去:“没错!我要教训我这不成器的属下!连璇儿你都看不出,我一醒来你便不见了踪影,可让我好生着急,我真怕你遇到什么危险,现在相见,总算能让我放下心来”

    李旭平白无故得到这一脚“赏赐”,很是无辜与委屈,不过面前两位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角色,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不住点头,附和道:“大人说得是,小人办事不利,该教训,该教训”

    再次从钟逸嘴中听到“璇儿”这声亲切的称呼,又有一番亲密的关切,让她心中突然出现一团火焰,对于方才钟逸背后的“强逞英雄”,她也就不计较了,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翡翠葫芦小瓶:“这是我平日练武时涂抹的药,对治外伤有奇效,方才我离开,正是返回海津城取药。”

    接过木璇手中的药瓶,钟逸笑出了声:“多谢璇儿。”

    “药已送到,咱们京城见!”

    说话间,木璇飞出马车外不见了踪影,等钟逸追出时,仅能看到一抹青色。

    再次返回车厢,李旭如好奇宝宝一般凑近钟逸身边问道:“大人,能让我看看那瓶药吗?”

    钟逸眉头一皱:“不就是类似于金疮药这种治外伤的药物,这有何可看?”

    李旭连连摇头,正色道:“那可不一样,神仙出手,哪有凡品!”

    钟逸随手将药瓶抛给李旭,仰卧在车厢一侧,面色忧愁,不知思索着什么

    李旭接了过来,左瞧瞧右看看,如至宝一般捧于手心。

    观赏片刻,李旭终于舍得打了开来,一股淡淡的芳香从瓶子口喷涌而出,很快,整个车厢内都弥漫着这股不知是何花的香味。

    李旭嗅着沁人心脾的香气,称赞道:“不愧是仙女!这是属下头一次闻到带着芬芳的药味!真的好香”

    钟逸的嗅觉很灵敏,他坐起身来,从李旭手中抢过瓶子,将里面的粉末涂在自己伤口上,片刻,受伤的地方便传来阵阵暖意,疼痛瞬间消散不少。

    “果真神奇!”钟逸心想,若能从木璇手中得知此药的配方,或许能大赚一笔。

    但转念一想,如今他又不缺银子,钻研一门生意让人实在有些疲惫,他犹记得第一次制作香水时的艰辛。

    不过也凭借现代知识的香水,让林家所有人对他这个“入赘姑爷”刮目相看,从而令林家的香料事业独霸一方。

    回首望去,来到这个时代已有几个年头,他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辛,不过也异常坚定踏实

    对于瓶子里为数不多的药物,钟逸并不吝啬,在李旭肩膀、胳膊、大腿,各处伤口都抹了一些。

    不出多时,便能从钟逸、李旭所在的马车里听到阵阵舒爽、痛快的呻吟。

    “你给我收敛点!不然让外面的校尉听到,还以为咱们在车厢里干什么呢!”钟逸严肃警告。

    他是一个直男,绝不愿意收到异样且暧昧的目光。

    李旭模样荡漾,捂着嘴巴,断断续续道:“大大人,不是我不想,实在实在是我控制不住啊!仙女留下的药,用起来太太舒服了!”

    如今他这幅猥琐淫荡的样子,令钟逸不忍直视,甚至在心底发出阵阵自责与质问,为何这样的人会成为自己属下,而且近乎左膀右臂的存在,简直是自己瞎了双眼啊!

    等药效过去一些,李旭总算恢复了正常,他也自知在钟逸面前出了丑,脸颊难得的红成了猴屁股,李旭转移话题道:“大人,为何不把西厂那帮人关押在囚车里,还让他们坐两辆马车,这种待遇,连属下我都没有呢”

    钟逸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如今专门令锦衣卫放出消息,为的就是迷惑钱山,让他以为刘雷等人已全部阵亡,若是动用囚车的话,这不相当于告诉天下,刘雷还没有死,是锦衣卫在说谎吗?”

    李旭连胜拍着马屁:“大人高明!大人果真是当时诸葛!属下对大人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大人您”

    话还没完,便被钟逸打断了:“你说我高明,那你说说我到底高明在何处呢?”

    “额”李旭哑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钱山要是知道刘雷等人存活于世,必定会提前对他们的家人动手,又或者想方设法暗杀他们,这会给咱们增添不少麻烦。所以才传出谎言,以此蒙蔽钱山,从而为咱们争取时间,但钱山是否这么容易上当呢?他可是只老狐狸”

    钟逸不止一次与钱山打交道,两人都是老对手了,钟逸清楚钱山狡猾,就像钱山能预兆到钟逸日后会成为西厂的大祸害,这就是两人之间的默契。

    李旭恍然大悟,他思索道:“一旦将刘雷等人押入诏狱,钱山要想动手,就没有那般容易了。”

    钟逸点点头:“是这个道理,但难免诏狱里亦有钱山的耳目,锦衣卫是否铁板一块,仍是存疑”

    “大人想如何回礼?钱山半路设伏,欲治大人死地,大人绝不能轻易放过他!”

    “这是自然。刘雷等人便是他的催命符,就算不将他彻底扳倒,至少一段时间内内元气大伤,伤筋动骨!”

    历朝历代皇家最厌恶什么,钟逸比任何人都要明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