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屡次昏厥
    霍单瞥了他一眼:“不够使唤又能如何?箭在弦上难道不发?就这么灰头土脸回去,不得让大人好好收拾一顿?”

    李旭叹了口气:“谁知道大人如此冲动呢,这好歹是西厂的大本营,一不留神让他们抓住,咱们都得完蛋!”

    “行了,别说这丧气话了,赶紧点了火跑就是了,能烧多少全看天意,出不了事的。”

    “但愿吧”

    西厂大门前,有两名番子来回踱步巡逻,不过观其神态,疲惫中带着些许放松。

    毕竟这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西厂,没有人敢来这儿撒野的,他们干了这么些年,没出过一回事。如往常普通的夜晚一般,今夜对他们来说,亦是如此。

    但就在思索着明日早上是吃包子还是馒头时,一群黑色的身影悄然靠近。

    在贴近番子,即将被发现时,霍单朝身后属下使了一个眼色,于队伍正中,两人突然跨出,以猛虎扑食的迅猛速度冲向巡逻的两位番子

    番子听到声响,急忙望了过去,入眼间两名黑衣人的身影不断放大,这二人转瞬间便来到了自己跟前,他们慌乱的拿起腰间别着的大刀,但刀还未出鞘,两记手刀已经劈到了他们后颈。

    力道不强不弱,刚刚好让二人昏迷,在二人即将丧失意识的时候,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群黑衣人。

    坏了,今夜要出事了

    这是他们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

    霍单压低声音:“赶快动手。”

    放任两名昏倒的番子不管,他们从带来的木桶里一瓢一瓢往外盛着黏稠的液体,接着又把这黏稠之物倾撒在西厂大门上。

    这是他们早已备好的菜油!

    想要放火,自然少不了菜油的辅助,有了它,会让火势更加猛烈。

    不仅仅是大门,就连围墙、四周的树木,全都裹上了这层黏稠的菜油。

    将五大桶的菜油全部用完后,霍单等人集合于西厂正门之前。

    不知是西厂戒备松懈,还是众人动作快、声音低,直到现在,都没有一名西厂番子察觉到他们的诡计。

    霍单大手一挥,压低声音道:“放火!”

    话音刚落,刚刚被点燃的火把不要钱一般扔在大门、围墙以及周围的树木身上。

    菜油遇火则燃,很快,西厂四周燃起小火,低空弥漫着一缕缕黑烟。

    霍单见大计已成,大呼道:“兄弟们,风紧扯呼!”

    一帮黑衣人装扮的锦衣卫们迅速撤离

    他们前脚刚走,紧跟着便有西厂的番子开门巡视,在西厂里面的人闻到浓浓的烟味,他们当即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开门查看。

    可这一看不要紧,西厂已经陷于火光当中

    “钱公!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距上次钱山病发,大夫诊断留药一事,没过去多久。钱山因祸得福,他发现大夫留下的安神药物着实有效,这几日的睡眠质量已经提高不少。

    但就在今夜,也不知是因为对药物产生免疫力,还是由于睡前回忆了太多令他发愁的东西,以至于到了后半夜还难以入眠,

    就在方才,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呼吸逐渐沉重起来,甚至有了一丝做梦的意向

    突然,两声高昂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将他吵醒。

    钱山坐直身子,浑身颤抖,怒气冲天,他抓起枕头,一把手摔到门上:“是谁扰了杂家清梦!今儿杂家非要处死你!”

    这种事发生一回两回还好,但在钱山身上,类似的事已经有那么五六次了,他总觉得有些太过巧合,以至于猜测是否是这帮崽子们故意为之,以此来戏弄自己。

    今夜,若门后的番子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他非要杀一个来证明自己的威严!

    “钱公!饶命啊!”

    “给杂家滚进来!”

    “吱钮”一声,门由外打开了,番子果真听话,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滚”了进来。

    “若你口中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杂家非要了你的命!”钱山不跟他多言,开门见山道。

    “是是是”番子神情惶恐,连忙道:“西厂失火了,从大门到围墙,都着了!”

    “什么!”由不得钱山震惊。

    正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这些日子他已经够不顺了,为何如今还遇到这一码事!

    “快扶杂家起来瞧瞧!”

    钱山也顾不得惩罚这名番子,急忙穿衣起身。在番子搀扶下,两人来到屋前,钱山抬头远眺,只见面前上空飘着又黑又浓的长烟。火光冲天,照亮了周围的半边天

    “这是怎么回事!”钱山的脸颊已经能感觉到炙热的温度。

    番子连连摇头:“下人不知情!听巡夜的人说,他们忽然看到一阵黑烟,然后身边的温度便开始升高,开门一看,西厂大门,连带着围墙四周,已成为一片火海!”

    “这是何人所为!”钱山被气的不轻,说话时嘴角抽搐,心中似乎被一团火焰灼烧。

    番子继续摇头:“小人不知,开门出去查看,西厂外一人没有,只看见两名咱们的守卫昏倒在地。想必想必不是咱们自己人的疏忽,而是有贼人作祟!”

    “反了!反了!杂家执掌西厂数十载,何人敢对西厂不敬!如今真是气煞杂家!什么人都敢骑在西厂脖子上拉屎撒尿!杂家非要找出这帮贼人,扒皮抽血!扔到山里喂狼!”

    钱山情绪激动,破口大骂,虚弱的身子经不住如此折腾,“蹭蹭蹭”往后倒去,也就是身旁番子手疾眼快,又注意力时刻在钱山身上,这才搀扶着他,没让他摔倒。

    不过钱山眼前逐渐黑了过去,他头一歪,失去了意识。

    “钱公倒了!钱公倒了!”

    番子向四周急忙呼喊,心中担忧无比,生怕钱山在自己手里出了事,若真如此,他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

    他这后半辈子,就因为今夜的禀报,而彻底毁了。

    钱山也钱山,你可要坚持住,千万别有事!

    虽然西厂番子们平常无比憎恨钱山,但在此刻,他却比任何人都希望钱山转好。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