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4章 姜圣依的表白,温柔时刻,名场面
    “异域,有新帝诞生……”

    君逍遥沉默。

    漆黑的发,微微掩盖了他深邃的眸。

    无人知晓君逍遥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想到君无悔气息消失,再想到异域可能诞生了新帝。

    傻子都知道,这其中不可能一点关联都没有。

    “逍遥……”

    “逍遥哥哥……”

    姜洛璃,姜圣依两人上前,一左一右来到君逍遥身边,表情都是带着一抹担心和疼惜。

    君逍遥从未亲眼见过他的父亲。

    好不容易听到君无悔的消息,却是这样。

    换做是谁,都会有些无法接受。

    姜圣依有些揪心,姜洛璃眼圈也是微微泛红。

    “无妨。”君逍遥淡淡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眼眸深邃如同夜空下的海。

    “不愧是少主,这般心性……”战神蛮心底也是有着一丝赞叹。

    君逍遥的表现,并非是他不在乎君无悔,而是能控制自己的心态和情绪。

    心性比什么天赋修为都要重要。

    “少主,莫要担忧,阿九觉得,主上只是气息消失,倒也并非是真的出了意外。”阿九也是上前宽慰。

    “对啊,少主,且不说主上实力莫测,退一步讲,即便真有什么意外,那也不过是主上的三清分身之一而已。”战神蛮道。

    他之所以没有过于担忧,就是因为位于异域的君无悔,只是一气化三清的分身之一。

    哪怕出了什么意外,也不会对君无悔造成致命影响。

    “这个我明白,有劳前辈传递消息了。”君逍遥拱手道。

    “我此次从边关归来,倒也不单纯是为了给少主传递消息。”

    “主上曾说过,什么时候若他消失,那就是异域躁动的开始,接下来可能将会有大波澜,纷乱大世将拉开帷幕。”

    “所以我之后要回君家,将一些事情禀告,也好让君家做好应对的措施和计划。”战神蛮道。

    “嗯,那就有劳前辈了。”君逍遥郑重拱手。

    若不是战神蛮,他不会知道这消息。

    “那少主就保重了,对了,主上在闲暇时,经常独自眺望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皇州君家。”

    战神蛮对着君逍遥深深一拱手,然后直接离去。

    留下的这句话,让在场姜洛璃,姜圣依等女子,心中都是有着一股淡淡的酸楚,眼圈微红。

    英雄也有柔情。

    君无悔何尝不在意他的妻儿。

    只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负苍生不负卿,何其困难。

    强如无终大帝,都无法做到两全。

    君逍遥负手,一人离去。

    “逍遥……”姜圣依喊道。

    “你们都别过来,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君逍遥摆摆手。

    姜圣依和姜洛璃两女内心都有酸涩。

    阿九微微叹息道:“你们也不比过多担忧,我相信少主。”

    “逍遥他,太累了啊。”姜圣依嗓音带着疼惜。

    世人只看到君逍遥风光无限,横推古路,光芒万丈。

    却看不到他内心的孤寂与压力。

    独自一人,与天博弈。

    还有他孤身踏古路时,留下的那句。

    待我证道成仙时,敢叫日月换新天。

    君逍遥给自己定的目标,太高太高了。

    高到一般天骄,压根连想都不敢想。

    当一个人内心孤傲,站在巅峰时。

    他体会到的,不仅是无敌,还有孤独。

    强者,总是孤独。

    这也是姜圣依为什么拼了命都要努力修炼的原因。

    她希望自己变成一团火,能稍微温暖一下君逍遥孤绝高冷的心。

    整整十天。

    君逍遥待在一个古洞穴里。

    他没有修炼,没有参悟生书,没有做任何事情。

    只是放空自己的大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

    君逍遥明白,心态比什么都要重要。

    “还是太弱啊。”君逍遥叹息道。

    这话若让其他天骄听到,绝对直呼。

    君逍遥老凡尔赛了。

    这如果还叫弱,那这个纪元的其他天骄,岂不是要羞愧到自杀?

    要知道,君逍遥还很年轻,才二十多岁。

    这个年纪就有这般实力,已经是古史唯一了。

    现在,至尊境界之下,谁能对付君逍遥?

    “逍遥,我可以进来吗?”

    古洞之外,传来姜圣依柔和的嗓音。

    整整十天,君逍遥都在古洞内,她们有些担心。

    姜洛璃很苦恼,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所以姜圣依就前来查探。

    “圣依姐,进来吧。”君逍遥道。

    姜圣依进来了,看到君逍遥盘坐在地,整个人静如处子,若一尊俊美的神祇。

    想象中的颓丧,失落,并没有出现在君逍遥脸上。

    “怎么,圣依姐以为我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哭鼻子吗?”君逍遥笑了笑。

    姜圣依舒了一口气。

    还能开玩笑,证明君逍遥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我们都很担心你。”姜圣依道。

    “没事,只是偶尔也想停下脚步休息一下,之后还要上路,前往终极试炼地。”君逍遥道。

    姜圣依清澈眸子定定看了君逍遥一眼,然后忽然跪坐在了君逍遥身旁。

    “如果要休息的话,那就躺下来吧。”姜圣依玉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君逍遥微愣,然后一笑,也没有客气。

    直接躺下来,头枕在了姜圣依温软丰盈的大腿上。

    触感美妙无比。

    古路上无数男修仰慕的绝代女神级人物,此刻献上膝枕,谁能拒绝?

    也只有君逍遥,能得到这种待遇。

    “说实话,我其实是一条咸鱼,并不想成为像父亲那样的英雄。”

    “苍生于我有何干,只要我身边的人都安稳幸福就行了。”君逍遥说道。

    这个想法,或许很自私。

    但君逍遥的确就是这样的人。

    要他为毫不相干的苍生奉献,他是做不到。

    “逍遥,并非是英雄造时势,而是时势造英雄。”

    “在这个大争之世,注定会有人站出来,独断万古,镇压一切敌。”

    “而那个人就是你,逍遥,你注定是英雄。”

    姜圣依话语幽幽,伸出玉手,抚摸君逍遥俊秀的侧颜,美眸中有着复杂。

    其实并不是所有女子,都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因为英雄要流血,要牺牲许多东西。

    而她,舍不得。

    “呵……英雄吗?”君逍遥道。

    他莫名想起了前世一句很有名的话。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可能君无悔,就是有着这种信念吧。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留给君逍遥的护身符里,写下君子立命,一生无悔这句话。

    “多谢圣依姐,忽然觉得好多了。”君逍遥淡淡一笑。

    虽然他本身心态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和姜圣依聊天,却是让他的心变得很平静。

    姜圣依就是有那种能力。

    她就像是一个温柔可亲的邻家大姐姐,知性,成熟,美丽。

    “对了,之前我曾说过,等走完了终极古路,我会给你一个承诺……”君逍遥忽然想到了这个。

    谁知,姜圣依却是伸出了一根玉指,封住了君逍遥的唇。

    “逍遥,不必多言,我知晓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得知了你父亲的事之后。”姜圣依善解人意道。

    在得知了君无悔的事情后,君逍遥自然更有压力,想要修炼,变得更强。

    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心思去儿女情长。

    “可是……”君逍遥欲言又止。

    “没关系,让我等十年,百年,千年,万年都没有关系。”

    “只要最后那个人是你,就好。”

    姜圣依温柔一笑,清丽绝世。

    她这话很直白,几乎跟表白没什么区别。

    在经历了这么多后,姜圣依也认清了自己的本心。

    她此生唯有君逍遥。

    既然已有决意,那么又何必在乎那么多纷纷扰扰?

    君逍遥闻言,微微沉默,然后忽然直起身子。

    在姜圣依惊讶至极的目光当中,吻上了她的红唇。

    “逍遥,唔……”

    姜圣依话都没说完,就被堵住了芳唇。

    她心里难以平静,掀起波澜,没想到君逍遥会有这种举动。

    要知道,君逍遥性格一直都是清冷淡然,如白月光。

    对待感情之事,更是极为淡然,没什么追求,顺其自然。

    不知多少女子喜欢君逍遥,他身边也从来不缺少女人。

    但却没有一个女人,能从君逍遥那里得到一丝回应。

    而现在,君逍遥竟然主动了。

    这简直是破天荒,头一回。

    姜圣依美眸中有一丝晶莹,那是欣喜的泪。

    她也不再想什么了,闭上美眸,睫毛微颤,沉醉于温柔当中。

    她微张唇齿,丁香轻吐,热情地回应着君逍遥。

    而就在这般温馨的沉默当中。

    一道如莺出谷般的清脆声音响起。

    “圣依姐,逍遥哥哥,外面有人来找你们……”

    姜洛璃喊着,一进入古洞,便是看到了相吻的两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