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顺的仁政
    闻下面来报说是山上有鞑子跑下来投降,正和部将杨清泉吃喝的高杰把嘴一抹,抄上佩刀便去看看。

    到地发现果真是好几百鞑子跪在营外乞降,男女各占一半,一个个衣衫褴褛,面黄饥瘦,哪有半点从前的威风样子,同关内那些难民差不多。

    “高帅,是纳还是不纳?”

    闻讯赶到的耿仲明私下认为高杰这个翻山鹞子多半会把这些归降的满洲人给坑了,或是拿这些鞑子首级往京里报功。

    谁知高杰却是大手一挥,不仅纳了这些满洲降人,还要下面给这些人一人发两窝窝。

    军中的窝窝是昨日从通州运来的,这东西以糯米粉之,状如元宵,蒸熟后上作一凹,不仅好吃还能充饥,携带也方便,据说监国闯王对此物爱不释手,每餐必以肉沫配之。

    军中却没肉沫,多是以咸菜剁碎佐之,不过吃起来同样也可口。

    耿仲明恭维道:“高帅仁义,乃这些满洲的再生父母啊。”

    “是上面的意思,要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

    高杰没好气的说了句,昨天刚接到北京行营发来的军令,要求对放下武器投降的满洲人不得再行屠戮,并往通州移送,今后有可能会择地安置。

    有这道军令在,高杰再是胆大,也不敢乱来。

    不过待这帮满洲降人稍稍垫了肚子后,高杰却令所有男人集中。

    乌光、朗格领着一众交了武器的部下站在寒风中都有些忐忑不安。

    高杰冷冷上前,却是命这些满州兵立即割辫。

    “割辫?”

    众满州兵都是惊愕。

    “去辫蓄发,乃我大顺新朝雅政,今后尔等一切习性当如汉人,有不愿者,杀头。”

    高杰手一挥,立时有亲兵上前往人群中扔了十来把刀,以便这些满洲兵割辫用。

    短暂的沉默后,朗格第一个从地上捡起刀割断脑后的辫子,余人有样学样,不一会便有大半满洲兵割了辫子,可仍有数十人在那犹豫不决,其中竟然还有同朗格一起带领满洲人下山归降的乌光。

    乌光心中难过,辫子是他们族人世世代代的传承,今日一旦割了这辫子,他们可就再也不是满洲人了。

    其余不愿割辫的满洲兵大致也都是这个念头,从前他们的先祖在明朝治下时那明朝的官也不曾叫他们割辫,怎么今日这大顺却叫他们割辫。

    祖先传承以及民族认同的情感双重作用下,这些已经背叛了满洲一族的满洲人,却一个个的又生出了矛盾的心理。

    “你,过来。”

    高杰挥手叫来第一个割辫的朗格,“这些人交给你,如果有一人脑袋上还留着辫子,你的脑袋就要掉。”

    朗格吓了一跳,却不敢怠慢,赶紧去找乌光劝说,他可不能因为这帮蠢货丢了性命。

    “我等已经归降,为何一定要我们去辫?没了辫子,我们怎么和列祖列宗交待?”

    乌光的脑筋转不过弯来,竟然想让朗格替他向顺军求情,允许他们这些人留住辫子。

    话刚说完,脑后的辫子却猛的被人一把揪住,疼得他张嘴就要喊,脑后却突然又是一轻,转过头来发现自己的辫子已经掉在了地上。

    动手割掉乌光辫子的是朗格那个牛录的纠兵官哈礼。

    “你们割不割!”

    哈礼持刀走向那帮不肯割辫的同胞,目中满是杀意。

    “你想干什么?要杀掉我们吗!”

    离哈礼最近的一个满洲人气愤的向前一步,结果不等他说第二句话,哈礼手中的刀就落了下去,将他一刀砍翻在地。

    “不割,就死!”

    朗格带着其余有刀的手下也逼了过来。

    乌光则瘫坐在地上捧着他的辫子怔怔发呆。

    “拉他出来!”

    朗格刀指向一人,那人立时被哈礼他们强行从人群中拖了出来,其他人吓得不住往后退。

    “再问你一次,割还是不割?”

    那个被拖出来的满洲人害怕了,近乎求饶似的叫了起来:“不能割啊,割了辫子,我们就不是满洲人了!”

    朗格铁青着脸,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人,右手一挥:“砍了!”

    哈礼立时将大刀举起,不等那同胞求饶,也不等他后悔,就朝他脖子上砍了下去。

    “噗哧!”

    随着鲜血的喷溅,一颗脑袋齐致滚落到地上。

    人群一阵骚动,却是没有人敢惊叫,更没有人敢乱动,一个接一个老实的被朗格他们将辫子割断。

    远处的高杰冷笑一声:“这些鞑子就算割了辫子,也不会把自个当成汉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刚才那一幕让耿仲明真正领悟到这八个字的真谛。

    “高帅,既然这帮人和咱们不是一条心,何必费事留着他们,不如全部宰了。”

    杨清泉看向不远处被关押在一起的满洲妇孺,那些女人小孩倒不打紧,时间一长,哪个还记得自个是满洲人。

    “仗打完了吗?”

    高杰哼了一声,“留着他们总归是能给咱大顺统一天下出些力气,再差,到西山挖煤也是一个劳力。”

    ............

    第三参领两个牛录的叛逃让凤凰山上剩下的满洲人更是绝了任何希望,几千人在山上死气沉沉。

    多铎让贝勒尚善组织了一次突围,可还是被顺军拦了回来,而这次拦他们的就是随乌光、朗格叛逃的那两个牛录。

    那些满洲叛徒不但充当了顺军的走狗,更是每日不断在山下以满洲话叫喊引诱山上的人投降。

    第一天,只有十几个实在饿得受不了的女人带着孩子下山。

    第二天,有一百多个。

    第三天,有一千多个。

    第四天,伤口感染严重已经无法直立的多铎将堂侄尚善叫了过来,命令对方将山上的所有的女人、孩子全部杀死,绝不能让她们落到顺军手中,包括他的儿子、女儿及兄长多尔衮唯一的女儿东莪。

    尚善惊住,他下意识看向山洞外正在和妹妹东莪一起挖野草的灵格格,还有跟在她们后面的小多尼。

    “豫王叔,要是实在不成,我们...我们也...也降了吧?顺军那边对咱们的人还好,有给吃的。”

    尚善艰难的说出了想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