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
    中原中也发现一件事,家里肉眼可见的有钱了。

    之前家里使用的电器大部分是威纶找来的二手货,还需要威纶修理并更换配件才能使用。

    但现在兰波直接买了全新的、价格更高、使用更便捷的家具,并让人开车送到了别墅门口,对方还负责登门安装。

    虽然中原中也总觉得上门送货的哥们看上去不是好人,可既然兰波表示没问题,中原中也就没多问。

    除了家具器械全部变成崭新的外,饭桌上的饭菜也变得越来越高档,食材丰富营养充足。

    恰巧中原中也正是成长的年纪,哪怕吃的再多,也没变胖,只是看起来壮实了一些。

    或者说,橘发男孩终于有了正常的十二岁少年的强健和活力。

    中原中也难得觉得异世界生活也挺美好的,唯一让中原中也有些疑惑的,是兰波和威纶之间的关系。

    按照威纶的说法,威纶来自异世界,以前不认识兰波。

    也就是说他们是陌生人关系,甚至之前还是敌人,关系紧绷,几次都陷入了生死战斗之中。

    如今因为两人都落到了异世界,才不得不暂时以一家人的同盟身份和睦相处。

    可是就中原中也的观察来看,这俩人真的以前不认识吗?

    中原中也吃饭时不止一次看到威纶静静地看着厨房里做饭的兰波,而中原中也也曾在学习法文时,无意间发现坐在身侧教导他的兰波正看着客厅里鼓捣什么的威纶。

    中原中也无端想起了在镭钵街外流浪的野猫们。

    那些野猫也是这样静静趴在墙头,悄无声息地盯着人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里的,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这天,兰波出门了,中原中也发现威纶正坐在窗户边画着什么。

    中原中也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一边喝一边走到威纶身边:“在做什么?”

    威纶没有回答,中原中也也不需要回答,他的全幅注意力都被威纶面前的画面吸引了。

    威纶居然在画速写,微黄的纸张上,简单几笔勾勒出了一个男人的线条和侧影,那是兰波。

    威纶画出的线条时而柔软时而刚硬,在他的笔下,简单线条勾勒出的兰波似乎活了过来,他眉宇间的傲慢与漫不经心跃然纸上,好像真人出现在眼前。

    柔软的铅笔擦过纸面,发出簌簌的声音,金色阳光洒在纸上,宛如给画中人笼上一层金色的光辉。

    中原中也喃喃地说:“真好看。”

    威纶的手顿了顿,仿佛如梦初醒。

    他啊了一声:“中也觉得好看吗?”

    中原中也重重点头,他兴奋地说:“威纶,你还会画画吗?”

    威纶的神色在一瞬间变得很复杂,他丢开笔,伸手摩挲了一下画面上兰波的脸颊,他微笑着说:“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

    随即威纶的指尖出现了细微的风,风似乎被人为拉长变成细线,紧接着威纶手中这张速写被风切割成了好几片。

    “你做什么啊?!”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伸手挡住威纶释放的风刃,却只抢过了零星几张碎片。

    威纶懒散地说:“画着玩的,留着干嘛?”

    威纶起身,纸笔都被他用风刃切碎,他走到旁边衣架,拿下自己的斗篷:“我出去一会。”

    中原中也满头雾水,他茫然地看着出门的威纶,再看看地上的碎屑,有些难过的咬住嘴唇,他恨恨跺脚:“太可恶了!”

    等兰波从公司回来时,就看到中原中也正趴在榻榻米的小桌子上玩拼图游戏。

    橘发男孩正全神贯注地将什么东西拼起来。

    兰波将烟灰色风衣挂在衣架,他抬手拢了拢长发,准备开始做饭。

    “中也?怎么就你一个人?威纶呢?”

    中原中也这才意识到兰波回来了,他猛地去看窗外,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天黑了。

    兰波走到男孩身边,低头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那是一张画着他的小像的速写,但被人撕碎了,男孩正努力拼回去。

    中原中也来不及遮掩,被兰波看到后,他有些沮丧地说:“……威纶画的,我觉得很好看,可他画完后居然直接撕了,然后他出门了,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兰波仔细看着画面,虽然线条不多,可是简单几笔就将兰波本人的神韵勾勒出来,尤其是那种纤细而精致的味道,哪怕是兰波看到了也忍不住在心里暗赞。

    原来在威纶眼中,自己是这个样子的吗?

    兰波微笑起来。

    有人被自己吸引,尤其这个人还是兰波想要试探的人,这个事实当然让兰波心情愉悦。

    兰波笑眯眯地说:“估计他今晚不会回来了。”

    威纶用风刃撕碎速写,显然是不想让兰波知道自己的心里变化,可都被中原中也看到了,再掩饰也没了意义,所以威纶才会直接出门。

    兰波漫不经心地开火做饭,唇边扬起一抹莫测的笑容。

    也许明早威纶回来时会喝得醉醺醺,衣领上还会多几个口红,并表示昨晚的夜生活多么美好,以显示自己很受欢迎……

    兰波想,那他要怎么应对这么【受欢迎】的威纶呢?

    是直接压上去撤掉对方的衣服,表示家里不能有别人的乱七八糟的味道,还是装作好奇,并和对方明晚一起去感受异世界的夜生活?

    还是说无视威纶的异样,一如既往?

    兰波在心里做选择题,无独有偶,威纶也在思考第二天早上回去时,要选择什么样的造型。

    最近这几天威纶几乎都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扎了鬓边小辫子,他自己和魏尔伦是两个人,随着他渐渐展现出自己的本性和气势,兰波几乎不会再将他看做是魏尔伦了。

    但这种时候……

    嘿,威纶想,魏尔伦的造型就是一种挑衅和回应了。

    兰波的确很有魅力,可魏尔伦还是背叛他了呀~

    从威纶的角度来思考,他可能被兰波吸引了,但又不能纵容自己真的喜欢兰波,那么让兰波来讨厌自己,就是很好的熄灭心头火焰的办法了。

    于是第二天清早,中原中也正在吃煎蛋,就听到门外咔嚓一声,门被打开,威纶回来了。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放下叉子,他看过去:“威纶?你可回来了,你昨晚……”

    在见到威纶时,中原中也不由得一愣。

    对方戴着一顶白色帽子,穿着白色西服,系着红色领带,里面是黑色马甲,手上还戴着白色手套,金色长发被黑色丝带束在脑后,还松松地编了一个小辫子。

    这造型是不是有点眼熟?

    咣当。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却见兰波手中的锅铲砸到地上,兰波面无表情,气质逐渐冰冷沉郁下来。

    中原中也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里,危险的感觉在空气中酝酿,橘发男孩总觉得这俩人下一秒就会打起来。

    威纶恍若未觉,他进门后将帽子和白色西装放在衣架上,并故意走到厨房,凑到兰波身边去看油锅里的煎蛋。

    “啊,好香,阿蒂尔做了煎蛋吗?我正好饿了。”

    威纶拿起白色盘子,他没有去装煎蛋,而是任由细腻柔软的风吹起圆盘,让盘子轻轻旋转着,他侧脸,淡金色的眼眸里满是揶揄和笑意。

    “我这身如何?昨晚可是很多人都在夸赞哦。”

    兰波听到这句话,本来冰冷的神色突兀消散,他眼中闪过了然和嘲弄之色。

    威纶这家伙是故意的,故意用魏尔伦来激怒自己。

    但既然威纶会这么做,难道不正说明威纶在意自己吗?

    “挺好看的,但这种风格已经被我抛弃了,不符合我现在的喜好。”

    兰波拉长语调,他没去管落在地上的锅铲,而是拿起叉子叉了一个煎蛋,轻易将煎蛋压在了不断旋转着的白色瓷盘上,连煎蛋和瓷盘一并用力压在了厨房桌子上。

    “我有了新的喜好,不要拿被我丢弃的东西来污染我的眼睛。”

    兰波拿起旁边的辣椒酱,猛地倒在了煎蛋上,并将盘子推给威纶。

    哪怕兰波知道威纶在故意激怒自己,但兰波不得不承认,他的情绪被挑起来了,心底终究有些意难平。

    黑灰色长发青年露出恶劣的笑容,他微微抬起下巴,同样挑衅起来:“你的早饭,希望你喜欢。”

    威纶的表情微僵,他端着盘子,看着上面被辣椒盖满的煎蛋,发出感慨。

    “啊,真辣啊。”

    也不知道是在说人,还是在说煎蛋。

    威纶端着盘子去餐桌前吃饭。

    中原中也敬畏地看着威纶,因为威纶居然不动声色地全吃下去了!!

    那可是半瓶辣椒酱啊!

    厨房里,兰波背对着餐桌站在煎锅前,他深呼吸,缓缓平息自己的情绪。

    这一波勉强算平手。

    兰波悻悻地想,威纶这家伙,真是有点意思。

    威纶心不在焉地吃着辣椒煎蛋,虽然口感爆炸,但当初在流星街,再恶心的食物都吃过了,区区辣椒而已,威纶当然能淡定地吃下去。

    他只是有些头痛,内脏伤势恢复缓慢,被辣椒这么刺激,一会恐怕要抱着马桶大吐特吐了,吐出胃酸不算什么,如果不小心吐血那就麻烦了。

    威纶花费了三秒钟就制定了新的计划。

    如果真的不小心吐出血,那就抱着马桶对兰波哭诉,自己有辣椒心理障碍,对辣椒过敏!

    挑衅完了就示敌以弱,威纶想,若是一直挑衅,兰波真动手了,自己现在可不是兰波的对手。

    中原中也虽然没看出威纶和兰波之间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汹涌撕逼,但他直觉觉得家里气氛有些可怕。

    橘发男孩飞速吃完早饭他不敢再留下去,快快跑出家门打小怪兽锻炼能力了。

    只是当下午中原中也回家时,愕然发现家里没人。

    不管是兰波还是威纶,都不在家。

    中原中也有些疑惑,他索性在家门口附近溜达,夕阳西下时,街道尽头走来俩人,正是兰波和威纶。

    兰波穿着烟灰色风衣,手挽在威纶的臂弯里,威纶侧头和兰波说着什么,两人神态亲密,似乎关系很好。

    中原中也伸长脖子瞪圆了眼睛。

    威纶换了一身衣服,他那头金色长发凌乱地散了下来,没有再扎什么小辫子,里面虽然也穿着白色衬衣,但没系领口和前两个扣子,衬衣微敞着,并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形状。

    威纶又换上了一件灰色和暖黄色相间的条纹格子风衣,下身穿着同色条纹长裤,整个人都花了好几倍。

    威纶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被兰波的胳膊挽着,另一只手提着好几个衣袋,还有超市提袋,里面放着各种食材。

    两人踏着夕阳从远处走来,在看到中原中也时,兰波还抬手招了招。

    中原中也用重力轻飘飘飞过去,橘发男孩看了看两个人,小心翼翼地问:“你们出去大采购了?”

    威纶的心情好像很不错,他笑嘻嘻地说:“是啊,兰波给我买了新衣服,好看吧?”

    他向中原中也展示自己左手拎着的衣袋和身上的条纹风衣。

    中原中也怔了怔,他下意识地看兰波。

    早上还差点打起来,兰波居然会给威纶买衣服?

    兰波微微别过脸,似乎不太好意思:“……威纶的胃不好,可能是辣椒的刺激,他中午咳血了。”

    “啊呀,都说了是意外嘛。”威纶连忙对兰波说:“和你无关。”

    兰波笑吟吟地问:“那今晚吃麻婆豆腐吧。”

    威纶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说:“好啊,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兰波轻笑起来,眸光流转间,一些琢磨不定的、宛如猫爪轻轻拨弄线球的感觉一闪而过。

    灰黑色长发男子手臂用力,他本就挽着威纶的胳膊,此刻一用力,威纶的身体自然地靠了过去。

    兰波像是在抓捕属于自己的猎物,又像是在拉近两人的距离。

    他温温柔柔地说:“算了,你胃不好,晚上煮粥吧。”

    威纶同样语气温柔:“嗯,听你的。”

    中原中也左看看兰波,右看看威纶,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第六感告诉他,有什么危险在逼近。

    男孩内心疑惑几乎要爆炸。

    到底是什么危险呢?他不得而知。

    ※※※※※※※※※※※※※※※※※※※※

    这本应该不太长的,不会太耽误流哥啦。

    +

    感谢在2021-02-21

    11:00:58~2021-02-23

    11:41: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axe

    57瓶;含笑九泉

    56瓶;琪花玉树

    30瓶;终南别赋、阿布

    20瓶;弥莱卡、楼封茶、千岁化琥珀

    10瓶;怀橘

    9瓶;影阎

    7瓶;23194291

    5瓶;狼犬

    3瓶;白衣祭酒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