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4章 危险的感觉
    华哥的别墅在港督最有名的坪山半山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不能用富来形容,而是顶级富豪和高层政客。

    每一栋别墅都有巨大的独立花园和前坪,对于业主的私密保护极好。

    就算是窜门,也得走上二十分钟才能抵达。

    不算奢华但很大气的客厅里,佣人刚送上来一些点心和热茶。

    云姐和赵梦梦坐在两侧的椅子上,龙浩和华哥坐在沙发上,因为晚饭几乎没吃,华哥还算细心。

    但这会儿,似乎除了龙浩都没心思吃东西。

    “嗯,这桂花糕不错,绿豆饼也香甜。”龙浩一边吃一边点评,又端起新鲜奶茶喝上一口,挺舒服的。

    “姐夫,你没看到华哥心事重重的样子吗?你还有心情吃。”赵梦梦撇嘴不悦。

    就在这时,龙浩突然抬头朝客厅外看去,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身体突然如炮弹一般朝外面弹飞出去,把华哥等人吓的不轻。

    龙浩眨眼间冲到了别墅外面,站在台阶上,双目凝视着看向前方的黑夜……

    除了四周园林中的虫鸣鸟叫,没有任何异常。

    龙浩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眼中闪过疑惑之色,转身朝客厅里走了进去。

    刚才,他明明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的危险,但出去之后什么都没发现。难道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种情况很少。

    龙浩走进去的时候,华哥三人一脸疑惑。

    “龙,龙先生,是不是外面有什么情况?”华哥皱眉问道。

    龙浩还未开口,青狼从外面走了进来。

    “青狼,刚才进来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异常吗?”龙浩立即扭头问道。

    后者一怔,摇了摇头。

    龙浩更加疑惑了……

    与此同时,在距离华哥别墅最西侧的一套别墅屋顶上,两道黑影如幽灵一般立于月亮之下。

    一男一女,金发碧眼,都穿着黑色的风衣。

    “卡尔大人,那个家伙的警觉性似乎很强。我们还没完全靠近,他就发现异常了。”面色白皙的女子凝视着华哥别墅的方向皱眉说道。

    被称为卡尔的金发男子邪魅一笑,冷声道:“不急,一定会找到对付他的办法的。”

    两人纵身一跃,直接从别墅顶端跳下,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别墅内,龙浩在抽完两支烟之后,一直没有开口的云姐有些忐忑的看着龙浩问道:“龙,龙先生,那梦梦明天的演唱会还开吗?”

    龙浩没有直接回答,朝赵梦梦看了过去,看到她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小云,演唱会的事情,我认为要推迟一下。就算龙先生在这里,若是孙家真的发难,这样会很难收场。”华哥说着朝龙浩看了过去。

    “孙家的人怎么说?”龙浩朝青狼看去。

    “看样子,不服。”青狼稍稍沉默给出了答案。

    这是习惯,八部统帅都会这样,不管天龙问什么问题,都会斟酌后给出最准确的回答。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回答,会决定天龙下一步的做法,青狼更甚。

    “不服是吗?那就把孙家的所有赌场给封了。叫罗刹派人动手,我就在这里等着孙家人来找我。”龙浩一挥手。

    坐在旁边的华哥心头狂跳。

    奥城博彩业的巨头家族,在这位的眼中就像是捏蚂蚁一样简单吗?

    青狼点头,拿出手机给罗刹去电。

    不一会儿,龙浩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罗刹的号码,他快速放在耳边。

    “天龙,我们情报查到孙家在奥城一共有三家大型博彩酒店,六家小型赌场,这些场子一共有六百多名打手或是保镖在周围。”

    “我担心对方抵抗的话……”

    “杀。”龙浩给了一个字回复。

    放下手机,龙浩朝赵梦梦看去,笑道:“梦梦,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就好。”

    “休息不好,明天的演唱会你嗓子会不舒服的。”龙浩轻笑起来。

    赵梦梦朝云姐看了一眼,两人点点头起身朝外面走去。

    因为华哥的关系,赵梦梦和云姐就住在他隔壁的另一栋别墅内,不过只是暂住。

    九点四十,在港督清水山殡仪馆门前,一排长长的车队快速停在了门口。

    前面三辆都是劳斯莱斯系列的超级豪车,第一辆车门打开,一个身穿浅蓝色开襟短褂的白胡子老子一脸寒冷走了下来。

    后面车上立即下来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扶住了老爷子,其中一人开口道:“爸,您等下千万不能激动,阿辰已经遭难,您要保重身体。”

    这一左一右两人都是孙万宁的兄弟,孙彬彬和孙辰的叔叔。

    得到噩耗,孙家几位管事人都赶过来了。

    老爷子面色凝重走进殡仪馆,后面跟着涌进来至少三四十个黑衣保镖。

    不论是港督还是奥城,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的历史中,都是处在混乱的管理中。

    所以能在本地崛起的家族还是势力,都会习惯性的培养或是雇佣大量的打手,保镖。

    老爷子颤颤巍巍走到冰棺前,一抬眼,看到的是被红布包裹着的孙辰的尸体,一张脸几乎已经变形。

    这还是在入殓师处理之后的样子,若是之前,孙万宁都不忍直视。

    跪在旁边的孙彬彬看到爷爷来了,连滚带爬到老爷子跟前,抱着他的腿哭喊道:“爷爷,大哥死的冤枉,您一定要给大哥报仇啊。”

    旁边的孙万宁双目赤红,整个身躯都在颤抖。

    “到底是怎么回事?万宁,你给我说清楚。”老爷子双目含泪,朝大儿子看了过去。

    孙万宁立即将自己知道的事,还有之前被青狼警告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老爷子听完之后,啪的一下,抬手重重的拍在冰棺上,眼中寒光炸裂,咬牙道:“好一个华哥,以为自己有点人气,竟然勾结内陆人害我孙儿。”

    “万福,你马上带人去给我把华哥请来,还有那个开演唱会的小贱人,还有那个姓龙的小子,全部给我带过来。”

    老爷子几乎是咆哮着朝身后一个身穿黑色运动套装的中年男子怒吼。

    万福还没转身,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他作为孙家头号保镖,下面所有保镖和打手都是他管理的。

    万福拿起手机到耳边,突然浑身一颤,惊吼道:“你说什么?场子全部被封了?还死了十多个兄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