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8章 刑陌登门
    “晴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龙浩见状立即急了,坐在沙发上轻轻握着赵晴的手询问起来。

    看到龙浩着急的样子,赵晴忍不住哽咽起来,摇摇头说道:“没事,我只是想贝贝了。明早你陪我学校看看好吗?”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走吧,先上去休息,睡醒了去学校。”龙浩长舒了一口气。

    洗漱完躺在床上之后,赵晴穿着睡裙直接走到了龙浩那边。

    “阿浩,我好想你……”赵晴说着,直接掀开被子躺在了龙浩身边。

    这一晚,赵晴是前所未有的主动……

    两人折腾了很久,一直到天明才沉沉入睡。

    清晨,田玉琴提着菜篮子从小区里走出来,她现在已经从原来的事业女强人变成了一个踏踏实实的家庭主妇。

    老赵的服装厂现在如日中天,儿子赵安管理的集团,也成为了南省的龙头企业,虽然赵安现在是单身。

    但最近到家里来给赵安说媒的人,门槛都快踩破了,田玉琴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

    她还在琢磨着给小安物色个学历和外貌还是事业都不错的女孩子。

    刚走到菜市场,旁边电线杆子下坐着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乞丐。

    这乞丐突然伸手抓住了田玉琴的脚踝。

    啊!

    田玉琴吓的尖叫一声,想要躲开,却被对方死死的抓着。

    “你干什么?你,你这个疯子,你快放……”

    “玉琴,玉琴,是我,是大哥,大哥啊。”乞丐立即拨开自己散乱的长发,露出一张无比蜡黄饥瘦的脸。

    看到田广佲,田玉琴整个人都愣住了。

    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衫,伸出的双臂之上长满了烂疮,一副脸已经不像人样了。

    “你,大,大哥……”

    “求求你,玉琴,求求你给我口吃的吧,我已经快要饿死了。”田广佲痛哭哀求起来。

    田玉琴左右看了一眼,心里既是害怕,又有些不忍。

    她害怕自己和田广佲接触被龙浩知道,又不忍看到如今的田广佲模样。

    “你,你快起来跟我走。”

    在旁边巷子里的一家早餐店内,老板很怪异的看着里面桌子上已经吃了五碗面条的那个乞丐。

    足足吃了六大碗面条的田广佲抬起头来,用肮脏的袖子擦了擦嘴,然后离开椅子,直接跪在地上朝着前面田玉琴咚咚的磕了三个头。

    “哥,哥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要给我磕头啊。”田玉琴脸色大变,立即弯腰去扶。

    田广佲坐在地上,痛哭流涕道:“玉琴,哥错了,哥知道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求求你给哥一条活路吧,父亲死了,你嫂子跟人跑了。”

    “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云城街上乞讨了啊。”

    “妹妹,你可怜可怜哥哥吧。求你了!”

    看到田广佲此时的样子,田玉琴是真的觉得揪心。

    毕竟是从一个娘胎出来的,之前田广佲所做的那些让自己心碎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田玉琴已经没那么在乎了。

    “哥,你不是不知道,龙浩他……”

    田玉琴站起身,话没说完,田广佲就知道这话的意思了。

    他怔了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吼道:“龙浩啊,还真是厉害,害死了我爸,还掌控了我妹妹一家。”

    吼着他就大哭起来,然后朝田玉琴深深看了一眼,转身就朝外面走了出去。

    一直看着田广佲消失的身形,田玉琴一口气就提到嗓子眼里没下去过,田广佲转身之前的那个眼神,带着怨恨,带着不解。

    田玉琴买了菜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里。

    刚一开门,她看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

    “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田玉琴吓了一跳,立即从门边抓住了一把椅子,满脸惊恐喊了起来。

    最大的惊恐是,门是锁着的,这里是十九层高楼,这个男的是怎么进来的?

    黑袍男子缓缓转头,露出一张白皙且年轻的面孔。

    他朝田玉琴笑了笑说道:“你就是赵晴的母亲吧?”

    田玉琴一愣,见对方似乎没有恶意,点点头道:“是,是,怎么了?”

    “我要让赵晴从龙浩身边离开,这一点需要你帮忙。”刑陌说着站了起来。

    听到这话,田玉琴下意识的笑了起来。

    “你要让晴晴从龙浩身边离开?呵呵,先生,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但是我现在请你马上滚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田玉琴厉声喝道。

    听到田玉琴的话,刑陌不但不生气,反而轻笑起来。

    “如果我告诉你,不管是从那方面来说,我都不会比龙浩差呢?”

    田玉琴闻言笑的更大声了,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先生,真的,我不骗你,如果你对我家晴晴有想法,就赶紧打消在脑子里。这样你还能多活几年,你可能还没见识过我女婿的厉害。”

    “你是说龙浩打架很厉害吗?你可以找个理由把他叫过来,试一试就知道了。对了,龙浩倒下了,你那个乞丐大哥日子也能好过一点吧。”

    田玉琴一下就愣住了。

    “你跟踪我?”田玉琴立马变得警惕起来。

    他知道田广佲这三个字是绝不能在龙浩面前提起的,但刑陌这么一说,她又想起了大哥离开面馆时看自己的眼神。

    “找个理由,把龙浩叫过来吧,我会让你知道,这世上,龙浩不是最强的男人。赵晴,必须要离开云城。”刑陌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

    田玉琴看着刑陌,她眉头紧紧皱起,然后轻声说道:“我要是不按你说的做呢?”

    “很简单,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再找下一个人。”刑陌笑着指了指靠外面的落地窗。

    田玉琴后退了一步,她想要跑,但是刚一转身,一阵劲风从耳畔吹过。

    黑袍刑陌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门前。

    “田女士,你是个聪明的人,而且我知道,你也没有那么爱你女婿对吧?”

    看着刑陌的双眼,田玉琴身躯开始颤抖,然后拿起手机拨出了赵源州的号码……

    “老,老赵,我们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快到了吧。你,要不要把,把龙浩他们叫到一起来吃个饭?”

    电话那边的赵源州一怔,然后笑了笑应了下来。

    “那,那要不就今天晚上吧,你找个酒店定下来,我给晴晴打电话,你给龙浩打电话。”田玉琴小声说道。

    那边的赵源州很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等田玉琴放下手机,刑陌笑着点头道:“做的很好,今天晚上,顺便把你大哥也叫过来一起吃饭吧,毕竟在街上乞讨可吃不好。”
为您推荐